fun88体育

Fate Prototype 苍银的碎片

作者:樱井光
状态:
连载中
原名:
别名:
更新时间:2017-05-10 23:33
最新章节:[第五卷 Knight of Fate]插画
标签: 魔法 冒险 日体 +

Fate Prototype 苍银的碎片

Collaborators

登录或者注册后查看完整卷/章节列表
新建卷
上传者
luan 申请协作

相似体育推荐

当不成勇者的我,只好认真找工作了

当不成勇者的我,只好认真找工作了

作者: 左京润
最新章节: [第十卷]插图
简介: 魔王竟然在勇者测验前夕被打倒,导致少年·劳尔当不成勇者。   从小到大的梦想破灭、怀才不遇的劳尔,如今在王都的魔法商店讨生活。   某天,一名打工应征者带着惊人的履历表出现在店内——   〈姓名〉菲诺〈经历〉魔王继承人〈应征动机〉因为老爸被打倒了。   结果劳尔被店长指名负责指导这名魔王之女·菲诺,但是……   「所谓的敬语,是指彬彬有礼、一板一眼的讲话方式喔。」   「呵哈哈哈哈!真亏你有办法来到本收银台哪,这位该死的客人!」   「STOP!STOP!……先冷静下来再说吧。」   这是由准勇者与准魔王所交织出的欢乐劳动喜剧!
Fate Prototype 苍银的碎片

Fate Prototype 苍银的碎片

作者: 樱井光
最新章节: [第五卷 Knight of Fate]插画
简介: 七名魔术师与七骑英灵订立契约,为争夺据称能实现任何愿望的愿望机·圣杯而互相厮杀的仪式——“圣杯战争”。   在一九九九年,魔术师·沙条绫香与英灵·Saber订立契约的圣杯战争上溯八年的一九九一年所爆发的圣杯战争中,绫香的姐姐·爱歌与Saber订立了契约。   对绫香来说姐姐爱歌是容貌秀丽才貌兼备,令她憧憬的存在。   但是,为什么呢——感觉今天早上的姐姐比平时更加耀眼。   爱歌曾经说过。“恋爱的魔法呢,比魔术师所使用的哪一种神秘魔法都更加厉害。”   年幼的绫香,不可能知道未来的残酷命运……   《Fate/staynight》的原型,《Fate/Prototype》前日谈的衍生体育!   当稀世的作家·樱井光与纤细流丽的插画家·中原接触“Fate”原典时,圣杯战争的齿轮将伴随着压倒性的热量而启动——!!
双星的异端骑士

双星的异端骑士

作者: 空野一树
最新章节: [第一卷 黑炎的魔女姬]后记
简介: 「终于见到你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骑士了。」   这是个魔女与骑士同心协力对抗【黑星的灾厄(迪亚波罗)】的世界。辛是一位骑士,他以能够引出消灭迪亚波罗能力的【魔女骑士】之身份,进入魔女学院就读。众多少女为了魔女骑士的力量,因而纷纷想要成为辛的搭档。期间,辛与小时候认识的少女赛娜再度相逢。虽然赛娜是遭受诅咒的【黑魔女】,周围的人都避之唯恐不及,但为了遵守约定成为辛的搭档,她展开一连串的特训,从而赶紧掌握自己的各项能力。   为了赛娜,为了达到迪亚波罗,辛的魔女骑士传说就此拉开序幕!
Lord·埃尔梅罗二世事件簿

Lord·埃尔梅罗二世事件簿

作者: 三田诚
最新章节: [第十卷 冠位决议 下]插画
简介: “……在某种意义上,现代魔术师,即是所谓的搜集天使的职业” 剥离城阿朵拉(アドラ)——这是一座为迷痴天使的魔术师所打造的,仿佛有生命一般的魔城。 作为时钟塔现代魔术系君主的埃尔梅罗二世,卷进了剥离城阿朵拉的遗产继承斗争中。在这个剥离城中镶嵌着许多天使,据说被邀请的人只有解开各自天使名谜团的人才能够继承剥离城阿朵拉的遗产。 但是,这绝不是单纯的一场解谜游戏,就算是对时钟塔的高级魔术师们来说,这也是既梦幻又悲怆的事件开端——。 魔术与神秘、幻想与谜团交错纵横的Lord·埃尔梅罗二世事件簿,揭开序幕。
Wizard's brain

Wizard's brain

作者: 三枝零一
最新章节: [第五卷 贤者之庭 下]第九章 迷茫的花园 ~Guilt~
简介: 因为大气操控设备的暴走和战争,人类濒临灭亡的危机。 少年天树炼是能够通过改写存在的『情报』来操纵物理法则的《魔法士》,他接受了抢夺运输到世界上仅存的七个封闭型都市《CITY》之一的神户CITY的实验样本的委托,但是样本却是名为菲娅的少女。 另一边,同样是魔法士的《骑士》黑沢佑一为了取回掌握《CITY》存亡的关键的菲娅,而对炼进行追捕。 为了彼此想要守护的人而相冲突的炼和佑一……但是在他们不知道地方,恐怖的阴谋开始行动了!
龙与勇者与不可爱的我

龙与勇者与不可爱的我

作者: 志村一矢
最新章节: [第三卷]后记
简介: 虽然拥有着优秀的能力,可是只因为是平民便被周围疏远的宫廷魔法师安玖。为了承受孤独而紧闭心门,变得一点也不可爱的她,却被委派了为拯救世界而打败魔王的重大任务!?而且同行的搭档是虽然生在英雄世家却怕血的骑士雷克斯。这到底是一次荣誉的冒险呢?还是单纯的被人当累赘甩掉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