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体育

web版第一卷试看

05 夺取生命之事

web版第一卷试看 05 夺取生命之事

我和紫苑姐正要走出街道,前往最初我来到的山丘前方的森林中的遗迹。

怎么办!

超兴奋的!

「姐姐,遗迹中会有魔王的吧?如果打倒他我们不就成了英雄了吗!怎么办啊!?」

「总之,这不是连柴火都劈不开的你需要担心的事情。」

我愿意!

再说我也不是靠腕力攻击的说!

「因为马上就要离开街道了,在这之前先组个队吧。」

「嗯,组队?」

组队什么的,不就是像现在一样在一起就可以了吗?

因为我一直摆出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紫苑姐笑了起来。

「在状态栏中不是有申请的项目吗?用那个来劝诱组队就可以了。最大能够组成六人一组的小队。」

「欸~~。」

但是,又能看见状态,又能申请组队什么的,简直就像是游戏中的异世界一样呢,果然如此吗。

嗯嗯?

还是说,其实这果然只是玩游戏时做的梦吗?

唔~~~嗯。

……有确认的必要呢。

虽然说是要确认,但是实际上要如何确认才好呢。

总之,肚子会饿,也能变得困倦。

应当说五感都完全具备才对吧。

而且与我转生之前相比,身体的感觉也没有任何违和感。

……

不是,当然有的吧,违和感?

是叫作男女差别的,那种东西吗?

进厕所就脸红可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的经验吧。

而且生活等级也是,虽然比现代的生活水平差了很多,但是也没有十分不好。

看来是发展出了独自的文化的样子。

如果说我是在做着梦的话,也做着过于富有创造性的梦了吧。

实际上,我也应当承认我是转生到这样的现实的世界中来了吧。

只是。

有一点,为了从今往后与魔物作战,有一点必须要确认清楚。

那就是————————伤害。

既然有着状态栏和组队,那么,如果接受到了魔物的攻击的话会不会换算成伤害呢?

也就是说,会产生痛觉吗?

还是不存在痛觉呢?

难道单纯只是HP,那样的数值会减少呢?

那种数值,在状态栏里存在吗?

但是这可是十分重要的。

如果只是游戏的话姑且不论,这可是关系到生死的现实,还没有习惯过疼痛这种东西的我能够战斗下去吗?

「……虽然只有这种事是不想做的啊。」

但是,不将其完成是不可以的,在离开街道之前。

我来回转着头寻找,然后找到了目标物品。

然后静静地将其————————在街道的角落中的小石头拿在手上。

是手掌整好能够容纳的大小的圆石。

……好的就这样!

「一二!!~~~~痛!」

尽情的,用小石头向自己脑袋砸去。【译:额……………………】

「啥啊啊!?」

面对我这意义不明的行动,紫苑姐十分惊讶。

似乎应该用眼冒金星这样的表达才对吧。

呼……

「好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疼好疼好疼啊啊啊!」

就在旁边的地面上来回翻滚着。

好疼,疼死了的说!

这是梦吗!?

这还是游戏吗?

呜,哈哈哈哈!

好吧,我就承认吧。

恐怕,无论这里是什么都无所谓了!

无论这里是什么地方,也无非都是现实啦!

因为好痛嘛!

眼泪不断流的程度的痛啊啊啊啊啊!!!

「喂,爱丽丝!?没事吗,你!?」

讨厌……的确用小石头砸脑袋是很痛了。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吧。

但是会疼到这种程度吗?

这就是,那个吗?

我一直形容为纸的那个原因吗?

是被称为软豆腐的防御力为零的原因吗?

才不是,因为我是少女吧……

总之总算忍住了疼痛的我,立刻站了起来。

验证结束。

「……我理解了。出发吧,姐姐。」

「诶?啊、嗯……不对,你……脑袋没问题吗?」

那是,在表达什么意思呢,姐姐?

看来我失去的东西还真是十分巨大的啊。

虽然紫苑姐会在一段时间内用温暖的目光看着我的吧,但是这种事怎样都好。

我们由紫苑姐发起的组队申请,而组成了双人队伍。

双人狩猎!

真棒!

「最初就在街道四周适当的战斗,等到习惯了在去遗迹哦。如果我干预的话就会没有意义,所以基本上都是由爱丽丝自己战斗哦。」

「不会抛弃我的吧?」

「没关系没关系。」

真的吗?

紫苑姐,我可是连幼犬都赢不过哦,这种事你知道吗?

想着这种程度就没有关系,然后放松警惕的话肯定会发生大事故的哦!?

「然后爱丽丝,在队伍中的话,并不是和谁都可以组成的哦?如果不是和能够信赖的人,或者是就算被背叛了也不会后悔的人组队的话,就太过危险了。」

「是这样吗?」

「基本上金钱和经验值都是均等的分配给队伍成员的,倒是掉落物品却不是哦。尤其是稀有的东西出现的时候,背后被来上一下什么的,可是经常会听到的话哦。」

「好可怕!」

异世界好可怕!

这就是那什么吗?

丝毫不会遵守法律的吗?

全部都是自己的责任吗?

「所以,我对于能够一同组队的人,会毫不隐藏的将状态栏全给他看的。这可是类似于信赖的证明一样的东西哦。」

紫苑姐让她状态栏的细节变为可见然后给我过目了。

武器:东方剑(高品质)(铭:伊邪那歧)【译:……伊邪那岐制东方剑……大丈夫?】

防具:轻甲(高品质)(铭:卡隆)

装饰品:疾风耳环

技能:斜斩

「姐姐,看起来超强的啊!」

「嘛,整备好装备对冒险者而言可是基本中的基本呢。」

虽然看来这些不费些功夫是不能收集全的东西,但是这样轻轻笑着就回答的紫苑,恐怕这也是花费了很多心思才积攒起来的。

所以丝毫不以这样的事情为豪的紫苑姐真是很伟大!

「素质也给我看看吧。本来把握好队伍成员的状态也更好战斗嘛。」

素质是能看到的吗?

第一次知道啊。

然后,紫苑姐的素质如下。

力量3 体力1 防御1 敏捷5 智力0

「……姐姐,好偏。」

偏离本职的偏啊!!

身为前卫却只有体力1,防御1,这种事能被允许吗!?

「嘛,攻击什么的只要打不中就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就是那个吗?

你是红色彗星吗,姐姐大人!?【译:红色彗星……某夏亚中枪】

但是,敏捷可是5啊。

天才居然就近在眼前呢。

说实话,原本以为不会这么早出现超过我的敏捷的人呢。

「究竟姐姐是能依赖的,还是不能的……看过这些我的判断也疑惑了呢。」

「诶,说起来,爱丽丝是什么样的呢?」

「正如我意,就让你看看我这强大的素质好啦!」

力量0 体力1 防御0 敏捷4 智力5

「哼哼。」

「好虚弱……」

「居然是那个!?」

并不是这些东西,那不是有更加应当注目的东西吗!?

「呼~嗯,因为智力5虽然很厉害,但我也不太明白有什么用啦。嘛,敏捷4的确是很惊人呢。」

嘛,的确我也没有这个到底哪里厉害的实感所以也差不多明白姐姐的意思啦。

「但是,0、1、0让人更加吃惊就是了……」

哎呀?

我可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东西的数值哦?

交换过必要的知识的我们俩,终于离开了街道。

从这里开始,就说不准会被那个幼犬袭击了。

我一边严加警戒,一边四处张望的慎重前行。

因为我过于龟速的移动脚步,姐姐从半路开始抱起我的脖子带着我一起走了……

「不要将我当作货物的说~。」

「你啊,真轻呢。有好好的吃过饭吗?」

「过去也吃过4大碗咖喱呢!」

「咖喱?」

哎呀?

咖喱什么的,没法被理解吗,虽然能正常发音出来就是了。

「就是曾经吃过满满的四大碗饭的意思。」

「诶,虽然不知道你究竟能用身体中哪个部分收容这么多东西。」

「呼呼,服了我了吧?」

那可是在社团活动之后空着肚子的,生长发育其的男孩子特有的食欲哦。

「那么,昨天吃了什么?」

「林纳鲁派,一片。再多就吃不下去了的说。」

「……」

「……」

绝对在认为我在撒谎!!

明明绝对不是谎言,却完全没法解释!

「哦?你看,终于有客人来了哦。」

「哈哇!」

吡的,被紫苑放到地上着陆了。

那里是——————

小型山豹LV2出现啦!

确认敌人状态!

哦哦!?

我来战胜你~~来啦……

诶?

LV2什么的是啥?

是我看错了吗?

「姐、姐姐,等级,对方!

「啊啊,等级吗?多少都会有些变动的哦。即便在同一个地方。」

我可没听说过哦!?

「嘛,总会有办法的吧。」

说的好轻松!

然后,为什么要像是发出「好就这样」的声音一样坐在那里啊!?

打算观战吗?

丝毫都没有,帮助我的意思吗!?

「嗷呜!!」

然后幼犬LV2也丝毫没有等待动摇的我回复的意思。

这不是当然的吗!

靠天生的敏捷,总算躲过了第一次攻击。

哎好了,只要做掉它不久好了吗。

我(原本)可是男人的。

现在内心也是男人。

那么,就能够不退缩的战斗的。

我架起雷之杖,慎重的保持着距离。

幼犬LV2也是,察觉到我与刚刚的氛围不同,边观察着样子边逐步逼近。

不过,过去,这个幼犬被大叔一下子就刺穿了吧。

「我上了!」

快速移动着的我,架起雷之杖用力向幼犬敲打。

「汪!」

「啊,抱歉!——————好险!!」

因为良心的谴责而伸出手,却被咬了上来。

好险!

被咬了就会很痛这种事,即使很讨厌也已经在刚刚的验证中十分理解了。

「你在做啥呢……」

从背后传来紫苑姐的声音。

无视。

呼,果然以命相搏这种事情,是十分辛苦的东西呢。

这就是弱肉强食的法则吗。

也是冒险实际上进行的事情。

如果讨厌这样的话,回到街上做缝纫师或者锻造师就好。

但是我……

「已经,决定好了……」

在这世界生存下去一事。

在这世界不断冒险一事。

与呆在狭窄的房间中相比,我其实认为这样更好一事。

「看招啊啊!」

攻防之刻,我使出浑身之力给予幼犬一击。

瞬间,雷之杖泛光闪耀,紫电流于幼犬全身。

在不断痉挛后幼犬终于静止不动。

「……」

幼犬最后消失于世界上,作为代替小型山豹的毛皮出现。

啪嗒的,毛皮染上污渍。

「……爱丽丝,还要做,冒险者吗?」

「……我…做。」

因为我已经,用这双手亲手夺去了生命。

如果在这里折返的话,就对不起死去的幼犬。

决心已定。

但,泪水却怎样也止不住。

「呜,啊啊啊啊啊啊!」

这一天。

我做出了从事夺去生命的工作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