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体育

web版第一卷试看

09 被罚值班的日常

web版第一卷试看 09 被罚值班的日常

虽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也要理所当然的说一下。

那之后,就由紫苑姐带领着我从遗迹中笔直的脱出了。

遗迹中究竟有着什么一类的事情,就等到别的机会再去探索了。

直到出口为止的道路,并没有十分的远。

虽然在路上有两次遭遇了敌人,但是有紫苑姐在的话就什么问题也没有。

……真是什么都没有呢。

我已经,丝毫不吃惊了。

但是这次,反而轮到紫苑姐对我吃惊了。

「诶!?一击!?」

被我在她的后方放出的,雷电的威力夺走了视线。

看来我的雷电,真有着能一击击杀熊的威力。

嘛,但是也没有因此产生奇怪的感觉呢。

然后回到了,林纳鲁之街。

我的家中(临时)。

「那个人的话,已经因为担心爱丽丝酱,所以坐立不安过于惊慌失措了吧?那么你会好好过去和他说说话的吧?」

呐?

这样,阿姨笑着说道,我却是处于没办法说出「好的」的状态中。

只是不断的道着歉。

对大叔深深的道着歉。

因为将奇怪的内疚感强加于他了。

顺便说一下,因为紫苑姐发现大叔的状态不正常所以不断的询问大叔,然后大家就都知道了我外出的事情。

能发现我的原因,似乎是因为与紫苑姐还在组着队伍,所以依靠调查状态栏的话就能大概的把握成员所处的位置。

不过,真的,十分抱歉。

我做出被拳头打一下的觉悟,将头伸向了大叔。

很可怕啊。

因为,凭 LV38的大叔的攻击,能认为LV6(刚刚上升过)的我的装甲能够承受的了吗?

但是,大叔只是。

「还年轻的时候,能鲁莽一些就很好了吧。」

这样的,带着苦涩的表情作出决定进入了家中。

后面阿姨和紫苑姐则在偷偷摸摸的对话着。

「那个,绝对是因为喜欢爱丽丝吧。」

「真讨厌呢,男人什么的。这把年纪了还这样。」

大~叔?

我,对男人可不感兴趣哦……

到了第二天,今天被禁止了冒险。

作为惩罚被拜托了要做整个家务,和一些零零散散的小工作。

虽然说这些是惩罚,但是从寄居的身份来看的话这些都应该以理所当然的心情去做的,所以我认为这里真的是十分温柔的家族呢。

「先用扫帚扫过,最后再用抹布擦过就好了。」

立刻,从一大早开始就着手扫除。

果然头发还是会妨碍工作,所以从阿姨那里借来了丝带缠成了马尾辫。

不对,并不是我说的想要做成这个样子的哦!?

是阿姨非得要给我绑成马尾辫的哦!

「嘛!真可爱呢,爱丽丝酱!」

「诶,是这样吗?……是这样啊。」

虽然你们能高兴是很好的事情啦,但是这无法坦率的高兴起来的我的男人心又如何呢?

不想要失去啊,这份心情。

在客厅的沙发上,与稳重的坐着的大叔目光相接了。

还是一副花花公子的脸,嗯的,点着头。

……虽然怎样都好,但是这个人的工作是什么?

今天,究竟是星期几啊?

我还是总之,装作毫无反应的贯彻着手于自己的工作吧。

因为家具都是木制的,所以打扫的要领就和学校的扫除没什么区别。

顺带一提,水源由水井确保。

似乎是因为地下水资源十分丰富,所以只要用手摇水泵就可以确保水源。

而且因为水泵就设置在院子中,所以也不是很重体力的劳动。

……只要有普通的体力的话。

「呼、呼!」

将桶装满水从院子与房间中来回奔波就已经十分不容易了。

就算地下水资源十分丰富,每一次汲取上来的水都应当谨慎对待。

水,是很重要的。

然后做好扫除的准备的我,首先着手于将稍微高一些的地方弄漂亮。

这可是扫除的基本思想啊。

将架子上啊,窗户的边缘一类的地方用抹布擦拭。

「窗户……玻璃是怎样被制作出来的呢?」

「那当然,是炼金术师制作出来的啦。」

当然是这样的吗,原来如此啊。

从房间出来的紫苑姐听到了我的自言自语后向我回话,之后就又回到了房间中。

回头一看,阿姨正在客厅的桌子上缝纫着什么。

而且手上还在放出光芒。

我所提供的小型山豹的毛皮慢慢变为皮制长袍。

虽然这种手工制作也的确是手工制作,但是和丝丝针针的缝纫却完全不同。

幻想世界,果然好厉害。

然后在沙发上,大叔看着我竖起了大拇指。

怎样都好,你快去工作去吧。

从浴室的扫除开始,然后是厨房的打扫,最后将大家的房间以外的全部房间打扫过后就全部结束了。

因为早上起得十分早,所以现在还没有到太阳高高挂的时候。

这个世界似乎还没有被称为时钟的,将时间囚禁起来的装置。【译:……为啥冒出一句中二……】

太阳已经升起了吗?这种时候教会就会鸣响钟声吧。已经降下了吗?这个时候就会再次响起钟声。

然后伴随着早上的日出一起,钟声鸣响。

嘛,时间就像这样的缓慢流逝才更好嘛。

日本人,过于忙碌了。

午饭则是食用阿姨所准备的面包。

食物并没有什么不同啊,这样的再次确认了。

就是与法式面包一模一样的面包中夹着什么的肉、生菜一类的东西。

真想要芥末呢。

食欲这种东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体的尺寸缩水了,使得原本能吃下去的量都吃不下去了。

吃过切成手掌大小的面包就到了什么都吃不下去的极限了。

大叔和紫苑姐则是能吃家伙,轻松就能整个的吃掉一整块没有切过的面包。

恩格尔系数,真高呢。【译:恩格尔系数,就是家庭支出中用于食物比例。】

从中午开始,就是买东西了。

物价一类的事情,也有了一定程度上的理解。

被阿姨交予100卢克的我,为了第一次买东西而出发了。

1卢克=一枚铜元。

100卢克=一枚银币。

10000卢克=一枚金币。

这些就是这个世界的货币。

我被交予了1枚银币,然后放在附有皮带的小袋子当中去了。

话说回来还真是宁静的街道呢。

嘛,我的老家也是在这种乡下,所以也没有太大区别吧。

「啊~~~,有奇怪的银发啊!银发、银发!」

途中,被奇怪的熊孩子缠住了。

虽然十分来气,但是如果做了什么的话就会给紫苑姐她们带来困扰而很不妙,所以不能做出过分的事情呢。

「啊~,就是你。」

「卡尔哦。」

……然后呢?

然后与我有什么关系啊?

为什么你这家伙现在,却摆着一副洋洋得意的表情自我介绍呢?

是脑袋上的红色头发带着呆毛的熊孩子君呢。

「……诶~~,卡尔君?」

「你这家伙,是什么啊?」

这家伙,能宰掉吗?

对着人类使用魔法的话,会不会增加熟练度呢?

这种恶魔的实验真让人无比心动呢。

「爱丽丝、的说……」

但是!

现在我,正在反省中。

不能引发,任何问题。

「爱丽丝~~?银发爱丽丝~~!好奇怪~!」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很奇怪,而在我的周围来回转圈奔跑着。

那么,该将他怎么料理呢,就在我意外的认真的开始浮现出这样的黑暗的想法的时候,那小子的头上落下了惩罚的铁拳。

「咿呀,好痛!」

「很丢人的所以能别做了吗!真的是,十分抱歉!」

和熊孩子一样都是红色头发带着呆毛。

有着健康的小麦色的肌肤的,和雀斑微妙的相称的女孩。

恐怕是那个孩子的姐姐吧,在她低头道歉后,熊孩子就这样被她带走了。

「哈……」

这样的事情也是,发生过的。

然后,在明明是白天却行人极度稀少的街道上来回观察。

水果店,蔬菜店,肉店,鱼店都在。

有鱼店的话,就说明附近是有海的吧?

完全无法认为可能是从远方冷冻后运过来的。

总之,我先什么都不买就来回逛逛吧。

林纳鲁一个3卢克。

看起来像是胡萝卜一样的蔬菜1卢克。

不清楚究竟是什么东西身上的肉块5卢克。

秋刀鱼一样的鱼4卢克。

嘛,买齐家族份的食材后的话也可以去钓个鱼吧。

买什么东西都交给我选择的话,应该晚饭就是要交给我做的,那就试试做咖喱吧,如果能做出来的话。

「……?」

那么,想着差不多该买些东西的时候,巨大的马车驶入了街道中。

街上的人们也是一副看到了什么珍奇的事情一般,都是怎么回事啊一样聚集起视线。

我当然也是,参与到那个人山人海当中。

马车看来是设计成了带有漂亮的装饰的样子,对于刚来到异世界的我而言也是一笔眼福。

但是,正当我这么想着的时候发现气氛有些不妙。

仔细观察逐渐靠近的马车,就可以发现装货物的部分被改造成了牢房一样的结构。

是工匠随意胡乱设计的结果吗,还是原本就应当是那个样子吗。

设计为拘束的牢狱。

就是那样的感想。

然后,操掌马车的车夫,和坐在旁边的男人也是相当可疑的样子啊。

车夫的男性看起来虽然是相当冷淡的冰冷的面无表情的人,但是可是黑发黑目的帅哥的说。

就是眼神很凶。

年龄上应该与紫苑姐同龄的吧?

但是眼神很凶。

「……」

可能是因为太过于热心的看着他,不小心目光相合了。

嘛,不用介意吧。

旁边坐着的壮年的男性,也是什么都不说的酝酿出一种黑手党一般的迫力。

白发却梳着大背头,还用铁钩船长一样的眼带遮挡住半边眼睛。【译:铁钩船长……就是海盗啦。】

绝对不是正经的职业,这样的感觉呢。

啊~,和这些家伙相接触是不行的。

和这些家伙接触的话,就又会被紫苑姐生气了。

我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哦~,就以这样的感觉回到买东西中吧——————原本打算如此。

正要,吗。【译:文字游戏够了啦!这段和上段是个文字游戏,就是逗号点在哪里的断句问题。原谅我能力有限无法翻译出来。】

马车正通过我的旁边的时候,想着终于能弄明白货架中内容是什么的我也转过头去。

因为在不断接受着由群众而来的注目中,唯独我一个人做出的奇怪举动,货架中的人物向我投来视线。

和现在的我,是一样的年纪的吧?

垂肩程度的金发。

像是对世间一切都已绝望的,疲惫的碧眼。

虽然还没有到达紫苑姐程度的胸的大小,但是也是该紧的地方紧该翘的地方翘的,和我所不同的模特一般的身材。

像是被当作观赏物一般,这样的她在货车的牢房中被运输着。

不,就是观赏物吧。

「……奴隶?」

似乎是听到了我低语的词语了吗,还是察觉到了吗,她一副悲伤的表情紧闭上双眼。

马车就这样在街道上行进着。

然后化为观众的人们也总算渐渐,回到了刚刚那嘈杂的日常当中。

在这些人之中,我直到最后也一直在看着马车离去的方向。

直到看不见为止,我都与再回首的「她」再一次的目光相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