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体育

web版第一卷试看

11 冒险者

web版第一卷试看 11 冒险者

在紫苑姐的带领下终于抵达了所谓的boss房。

看着身前耸立着森严的大门,胸中掺杂着期许与不安的悸动。

「还真是令我的心嘭嘭作响...」

「是啊,爱丽丝的胸如此之平,很容易就听到心跳声呢」

诶?

那胸前伟大的人,心跳声难道难以听得到?

「啊啦,妳不生我的气?」

「诶?啊,啊啊!不不,我的胸部,指日可待!」

(胸部的大小)是我应该介怀的东西,吗?

依我而言,大也好小也好 哪个都好!

再说,实际上我的胸 再也没有增长的可能性。

这是上天的决意。

「...怎么说呢,我倒想知道为什么妳会突然做出这么奇怪的发言」

「哎呀,爱丽丝看起来很紧张,所以就想说点什么让妳平静平静」

「别再开这种玩笑了。品味跟大叔没两样啊,姐姐」

仿佛受到从所未有的打击,紫苑的头耷拉了下来。

啊,糟了。

不要啊,boss战在即 前卫失去战意什么的?

「大叔...」

「等等!别那么低落!对不起!都怪我嘴巴不好!」

「没事哦,我完全不介意,所以...」

不介意的话就请妳看过来啊!

「撒,撒!走吧,姐姐!一起打倒魔物更换心情!」

我一把抓住紫苑姐姐的手,把门推开。

拜托了啊!?

紫苑姐!

---------------我是分隔线---------------

Boss房里的魔矿石散发着以遗迹内部而言特别强烈的光,好似正午烈日当空之时的太阳。

(在)如此明亮的室内,看不到任何能够突然袭击的敌人。

我引导着紫苑姐姐的手臂,举步跨入房间。

放眼张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几乎覆盖着整个房间的树根。

房间中央耸立着一颗可谓参天的巨木。

难道说,这些树根全都延自这一棵树?

观察到一半,突然背后的大门发出了一声巨响,毫无保留地关闭了。

自动地。

「吓着我了...」

还以为有怪物从背后偷袭。

不禁回头直盯盯地看着后方。

「要来咯」

啊,紫苑姐复活了!

紫苑把我的的手推开,站到我面前。

手里架着刚脱鞘的剑。

呃,在哪里?

「......噫!」

我仔细地观察着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之余,中央的树干突然睁开了一只眼睛。

......吓死人啊。

长老树 LV14。

出现了!

「我上了,爱丽丝!别靠太前!」

「是!麻烦妳了!」

紫苑姐冲向中央的大树。

跟预想中的一样,大树是籍由舞动根部的形式进行复数鞭击。

如此夸张的数量!

区区史莱姆完全没得比!

大树锁定冲锋着的紫苑,对她发动全方位的攻击。

就算跑得再快也没办法啊!

看着紫苑姐踏着舞步跳跃着躲避着四面八方的树鞭,我的心愁到快从胸膛里跳出来了。

渐渐逼近的紫苑姐,判定进入攻击范围的迅间 发动了迅猛的攻势。

挥舞着剑,把木头劈开了。

看起来完全是吃力不讨好的战斗方式。

紫苑姐还是个剑士见习生的时候 好像和大叔来过一趟。

当时可以和大叔轮流交替的工作,现在却完全由紫苑一个人承担。

一定要在紫苑姐感到疲劳以前决出胜负。

毕竟紫苑姐的体力值跟我不相上下!

嘛啊,等级上还是有相当的差距。

说到那个大叔...Guild好像会定期委托他进行魔物讨伐的任务。

大叔不是一个好吃懒做的家伙。

其实他还是会认真地工作啊。

应该差不多了吧?

想着上一句话的时候视线恰好与紫苑姐对上了。

双方颔首(点头)确认了。

终于可以发动我那久违的魔法。

我不马上放出攻击是有理由的。

简单来说的话,就是紫苑姐需要利用她的攻击维持一定程度的仇恨值,不然我很容易就会变成(boss的)攻击目标。

我的魔法拥有如此之强的威力还真是在意料之外。

而且我完全没有任何能力应对别人的攻击。

呃托,我这种人在游戏中被称为什么了啊?

――――地雷!(自爆炸队友?)

(我)才不是呢!

托,玩乐的时间结束了!

「化裂空光,狙我之敌――――Thunder!」

这么大一个目标没可能打不中。

直击!

大树被劈中,僵直了。

不过这还不足以打倒它。

看,大树又动起来了,并且重新开始寻找敌人。

还算是在预料之内。

趁这个机会整顿呼吸。

冷却时间10秒。

只要有紫苑姐姐,一切就没问――――

「爱丽丝!去妳那儿了!」

「呃!?」

才放一发魔法就变成目标!?

触手一般的树鞭朝着我逼近。

就算有紫苑姐在一旁分散它的注意力,也绝对是我无法应对的程度。

「这个...」

拼命躲避。

集中注意力,用雷之杖弹开无法躲避的攻击。

很快就可以再次使用魔法了―――――这个想法在脑海闪过的一瞬间,我大意了。

「等等!噫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脚终于被不知哪里来的触手缠上,被倒吊在半空中。

等等等等!

我身上皮制的长袍在腰带以下的构造和裙子类似,所以这个姿势实在是非常糟糕!

我反射性地压住了裙子的下摆。

「这是应该感到害羞的场合吗?妳还真是个十足大小姐啊?」

紫苑姐一边躲着避瞄准她的攻击,一边排除向着我逼近的触手,重复着如神一般作业的她居然还有闲暇对着我大叫。

不对不对,倒不如说,我是个男的啊,喂!?

这莫名的羞耻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与此之时,我脚上缠着的触手正慢慢地向我的身体攀延。

「喂喂喂!你想干什么!?干什么啊啊啊!?你这颗工口大树!」

我对着魔物破口痛骂。

绝不是我在胡思乱想!我看到了!那个单眼中披露着恶(绅)魔(士)般猥琐的笑容!

绝对...不是遐想,讷?

「等,真的假的,卷上来了...唔喔」

缠绕在我脚上的触手,趁着我无力抵抗的时候 从小腹开始直达胸部 把整个人缠绕起来。

唯一感到欣慰的是触手并没有伸进衣服里,不过被这个绝妙的压迫感束(舒)缚(服)着,不禁发出了奇怪的呻吟。

「......啊,唔」

「哇啊...很工口哦,爱丽丝...」

请别发出钦佩的声音!

喂!我不是让这种魔物为所欲为的玩具!

「化,化裂空光,狙我,啊嗯...之敌!Thunder――――!!!」

用玩笑般的咏唱发动的魔法居然成功了,工口大树再度受到雷电的直击。

这次大树终于承受不住(要)(去)(了),从主干开始干枯、消散。

「哇啊!」

被悬吊在半空中的我也跟着掉落了。

「哦托」

被紫苑姐用公主抱的方式接住。

...

啊,我,被公主抱了哇――

「妳在哭啊?」

紫苑姐一脸为难地跟我打招呼。

「我没,没有被沾污...」

「没有没有,我知道我知道」

「我还没,身心没被污染...」

「舍啊?」

在如此错乱的我的男人心面前,紫苑姐郁闷地倾着头。

---------------我是分隔线---------------

情绪多多少少恢复稳定以后,我们终于打开了中央房间的内门,抵达祝福の泉。

「哇啊,就是这里?」

「啊啊,色彩绮丽吧?」

正如紫苑姐姐所言。看似从地底涌出的泉水,不知是源于周围的魔矿石的褒赏,亦或是泉水自身酝酿着的光芒,池子四周荡漾着蔚蓝色的光辉。

泉水味道和蓝色夏威夷很相似也说不定。 (蓝色夏威夷是一种很蓝很蓝的鸡尾酒。)

「这个(泉水)可以喝吗?」

「当然可以。」

得到紫苑姐的允诺,我立马蹲下,双手合勺允水。

嗯,是水没错。

奇怪的是,泉水下肚子以后全身感到暖洋洋的,很是舒适。

就如即将发动魔法一般,我的身体也散发出淡淡的光芒。

因感有趣而注视着(自己的身体),不过光芒没过多久就消散了。

「来,看看你的Status。」

被紫苑姐催促 对自己的Status进行确认。

姓名:爱丽丝

种族:半精灵

年龄:15岁

职业:魔法使

LV:1

「噢?...哦,啊?」

职业变成魔法使是没错...但是等级...LV1?

被初始化了?

「哈啊,嘛,还有这样的事。」

再想想,才经过两天的冒险等级就差不多追上紫苑姐实在是有点奇怪。原来等级会重置啊。

「不过,现在你就可以在Guild进行登录哟。」

「嘿~,Guild!」

说到Guild登录,就是需要支付1000卢克的费用,以及不能拥有见习生的职业等等的条件呢。

「在Guild登录以后就可以接受各种不同的委托,也可以用Item Drop换取金钱,所以可以算是所有冒险者的起点呢。」

「冒险者...」

「危险还是存在的,所以妳千万别做出任何过于勉强自己的行为。那是我的真心话。」

紫苑姐羞涩地挠着自己的脸颊。

「不过,在此之前...」

就如以往一样紫苑姐轻松的笑颜让我感到高兴。

脸上带着那般如此笑容的她转向我。

「欢迎你成为冒险者的一员,爱丽丝!」

「...是!」

我用力地握着紫苑姐递给我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