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体育

web版第一卷试看

12 伊利亚

web版第一卷试看 12 伊利亚

回到街道之后,我和紫苑姐中午就分开了。

因为紫苑姐的冒险者同伴们无论如何都想要一个能充当前卫的人,所以就被他们带走了。

虽然紫苑姐也好像是对我依依不舍的样子,但是最后还是给了我公会登记费的1000卢克,之后就去工作了。

「呜,反正姐姐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东西。这才是问题……」

总有一天会离开这条街,而巡游整个世界。

但是,紫苑姐在这个街上既有着家人,还有着冒险者的同伴。

虽然应该不是我自作多情,但是如果我肯拜托的话估计也能随我一起来的吧。

但是那只能当作最后手段。

「唔~~嗯,总之现在立刻就去公会进行登记,然后从存钱开始吧。」

到现在为止借来的恩情太多了。

受到的恩情必须要返还回去。

因为我已经被告诉了这条街上的公会的大体的方位,所以能立刻行动起来。

而且这条街规模也不是很大,所以很快也就找到了公会。

是有着「公会、林纳鲁支部」的招牌的地方。

一如既往的,能读懂这个世界的字,并且会话也能相通。

日本语变换什么的,过于万能了吧。

正在,思考着这些事的时候,与人撞上了。

看来是正在从公会中出来的人。

「啊!抱歉————啊。」

确认过撞到的人物后,不禁焦急起来。

眼神很凶恶!

「……不要在意。」

不要和这个人扯上关系。

我边这样想着,边再度低下头打算过去。

「喂。」

不要向我搭话啊!

勉强的停下脚步,转过身去。

「……有什么事吗?」

「你,是精灵吗?」

「并不是。」

「……这样啊。」

并不只是我是半精灵的原因,家族的人们也说过,不要将自己种族的事情说出去。

应当听取别人的忠告的。

都无法从失败中学习的只是愚蠢之人。

虽然那男人只说过这些之后就打算离开了,但是这次我却想到了一些事情。

「啊,稍微等一下!」

「什么?」

看起来好麻烦啊的,那个男人转过头来。

就不能稍微亲切一点吗?

「你,就是昨天的马车队的人吗?」

「是的。」

嘛,这等冷淡而又从头到脚一片黑的人,不可能就这样简单看错的吧。

「那个马车中承载的人……那个。」

「是奴隶。」

面对欲言又止的我,简单的如此宣告着。

是吗,果然是这样吗。

「暂时,要在这条街上停留一段时间吗?」

「听说过要在这条街上停留1周左右,那又怎么了吗?」

一周吗……

一周中,弄到50万这种程度的巨款。

丝毫不现实啊……

「那孩子……已经被哪个人买走了吗?」

「不,还没有。不到达王都的话,是不打算寻找买家的。那可是奖品啊。」

奖品?

这样的乡下中是没有能付得起50万卢克的人吗?

「什么啊,你是想要那个东西吗?」

奴隶。

抛弃自身全部,以主人最为优先的存在。

虽然没有勉强其的想法,但是无论之后我去哪里,做了些什么,都会无条件跟随我的存在。

老实说的话,十分想要的。

「……稍微,考虑一下。」

「你有钱吗?」

「还没有,到能买下来的程度。」

没有说出完全没有钱的,这种白痴的老实话的必要。

冷淡的男人做出沉思的表情后,暂时沉默了一阵子。

「算了。那样的话等有了想买的心情的时候,去见一次实物也可以。」

「欸!?」

「已经向前面的奴隶商会借过了那个东西的房间。如果还有什么想要买的话,看看其他的奴隶也是可以的。」

光提到奴隶商会这样的单语就已经十分可疑了。

这个,我一个人去没问题吗?

不会适得其反反而被绑的吧?

「……别看我这样好歹我也是魔法使的说。如果打算做什么奇怪的事的话,就要做好觉悟的说哦?」

「我们才不会对客人做那种无礼的举动。对做生意而言信誉是很重要的。如果轻视这一点的话,就没办法成立商会了。」

虽然说得这么确切肯定,但是你们做的事还是很可疑的。

「我可以先回一次家,报告一下我去了哪里的说吗?」

「当然,没问题。我会先在公会中打发打发时间的,如果有那个意向的话回来就好。」

因为紫苑老师说过,我也能值50万卢克所以不得不谨慎呢。

其实原本这样做是不太好的吧……但是果然很在意呢,那孩子。

因为这些原因,为了报告给阿姨一次而回去了。

虽然自不用说阿姨十分担心我的情况,但是奴隶商会可是比我想象的要认真很多的做着生意。

阿姨也这样说了。

绝不会突然就做些奇怪的事情的。

以防万一,还是确认一下自己的状态栏吧。

因为见习二字已经被去掉了。

不预先好好把握自己的状态可是不行的。

立刻,注意到了魔法栏和技能栏的情况。

技能:可选择。

攻击魔法:雷鸣(熟练度10)

辅助魔法:治疗

果然增加了嘛。

因为项目中也出现了辅助魔法,所以至今为止被称为魔法的项目也就用攻击魔法和辅助魔法进行区分了。

总之,就先调查一下技能的项目吧。

潜在能力、连续施法、咏唱缩短。

原来如此,就是在这里终于能使用最初设定的特殊能力了吧。

在这之中首先先选择一个吗。

总之,注意到最初应当选择的项目丝毫没有给我选择的余地了。

咏唱缩短。

只能选这个了吧。

潜在能力虽然有着十分夸张的名字,但是无法想象出究竟是何种技能这点略微为难。

之后就好了。

连续施法虽然能够想象得到,但是感觉由现在我的来使用的话,大概会比较困难吧。

如果能再成长一些的话,觉得自己就能使用的更加得心应手了吧。

所以我在技能当中,选择了咏唱缩短这一项。

技能:咏唱缩短(特)

特是什么?

与仅仅是咏唱缩短相比,特是不同的吗?

不验证一下不行。

总之,先检查一下魔法栏的状况。

雷鸣:无咏唱 冷却时间10秒 (熟练度10)。

这、这是……

无、咏唱!?

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过的东西啊!?

而且至今为止所需要的咏唱时间10秒,也没有感觉到那么不方便的吧?

至少,在有队伍的时候就没有。

有着什么,一下子打开了通往最强的道路的感觉。

辅助魔法:治疗 无咏唱 冷却时间20秒。

辅助魔法无法进行选择。

大概,应当认为如果是专职恢复的话就会有各种各样的东西了吧。

但是,治疗吗。

如果能做到自我治疗的话,这不是很厉害的事情吗?

还不需要咏唱。

嘛,虽然有着冷却时间20秒,这样的十分沉重的制约就是了。

如果和攻击魔法一同使用的话,就不会一转眼就被打倒了吧。

总之,就是这种情况了吧?

「但是,只要有了这些技能的话就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足够抵抗了。」

如果发动魔法的话,咏唱中身体所放出的光芒可是无法轻易糊弄过去的样子哦。

没办法想到难道说,不花时间就能用魔法攻击出去的吧。

不会想到、的吧?

我这个才能是,很不普通的,的说吧?

做好了准备的我,与那个男人合流后前往了奴隶商会。

看来是规模十分庞大的商会,连建筑看起来也比公会要宏伟一些。

说不准是相当赚钱的呢。

「话说你的名字,是什么来着?」

「……索尔特。」

抱歉,实在是忍受不了这种沉默的气氛,所以才提出话题的。

但是也仅仅得到了这种程度的寡言的回答呢。

「……」

「……」

将自己的名字回报给他是不是更好呢?

不对,这样做才是礼貌的吧?

礼貌,是很重要的。

「那个,我叫作爱丽丝的说。」

「这样啊。」

「……」

「……」

说话啊啊啊啊!

就让我们互相说会话吧!!

你就这态度还打算做生意吗!?

如果用这样的蛮横的态度卖东西的话,商店街的大叔和阿姨们绝对会发起暴动的啊!

「……索尔特先生,真是漆黑一片呢。连服装也是。」

「这才能做混迹于黑暗的工作。」

「……是,这样吗。」

什么啊这个不听更好的回答?

你是,做什么的人啊!?

「……」

「……像昨天的,向他人夸示一样的运送奴隶的方法不是很危险吗?」

毫不气馁的我。

「被盗贼袭击什么的,不是经常发生吗?」

那又怎么样呢?

就被这么回答了。

这个黑衣人……究竟强到什么程度了?

「……也是、的说呢。」

在尴尬感达到顶峰的时候,我们到达了客厅并被要求坐在了沙发上。

老实按他说的做吧。

黑衣人先生则是,没有坐在沙发上,而是前往了里面的房间中。

因为闲的无聊,便开始观察起这个房间。

因为摆放着绘画和壶等陈设品,而且还铺着厚厚的地毯,是那种十分让人怯场氛围的房间。

不愧是处理大金额交易的场合,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吧。

「让您久等了。这还真是一位可爱的大小姐呢。」

从里面的房间中,带着眼罩的男人出现了。

酝酿出的气氛总有种不对劲的感觉。

我则是尽量的,装作面无表情向他还礼。

戴着眼罩的男人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了。

「至少让我们为您准备些饮品吧,红茶就可以吗?」

糟糕啦,完全没学过解毒魔法啊。

「不,不用了。就让我们直接进入正题吧。」

如果放入安眠药后被很粗暴的侵犯了就很不好了的说。

当真的……

「那就这样吧。虽然从索尔特那里听来了,但正式问一下您是要寻求奴隶吗?」

「嗯,我是冒险者的说。如果能有肯跟随我的奴隶的话,就算给我帮大忙了。」

「原来如此,战斗奴隶吗。如果是冒险者的话,这种的确是必要的呢。」

是必要的吗?

虽然我这样说有些过分,难道是说用完就扔或者让其做一些十分危险的事情也是很好的吗?

「因为我是魔法使,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能有一个担当前卫的角色就不胜感激了。」

「吼……?这么年轻,就成为魔法使了?」

戴着眼罩的男人像是对哪里感到佩服一般,眯起了眼睛。

诶?

因为紫苑姐他们并没有怎么感到惊讶,我还以为魔法使是十分普通的呢……?

「虽然有些失礼……大小姐,难道是精灵吗?」

「并不是。」

第几次了?

精灵又究竟怎么了吗?

「呼……」

虽然戴着眼罩的男人以一副哪里无法接受的表情盯着这里一会,但是立刻就变回了温和的表情。

「有些偏离主题了呢。那么,本商会就将为大小姐推荐的奴隶带来吧。」

「关于这件事,今天我想加的奴隶就只有一个人而已。」

「哦?」

虽然露出了有些惊讶的表情,但是应该最初就从黑衣人那里听过这事的吧。

真是的,大人可真狡猾。

经常会做一些完全不知道有什么意义的行为。

嘛,也有可能是我这里过于急躁了吧。

「昨天被马车带来的那一位,请让我过目一下那个人。」

「呼呼,果然眼光很高呢。那好吧,请稍等片刻。」

戴着眼罩的男人鸣响了桌子上放置着的手持铃铛,送出了信号。

丝毫不需要等待的时间,里面的门就被打开了。

一定是刚刚就已经准备好了吧。

「……失礼了。」

被黑衣人催促着,她进入了这个房间中。

身高是与我相同的程度的吧?

在近处看的话,果然是十分美丽的。

面容也是过于工整而显得无比完善。

闪耀着的半长的金发也柔软绵长。

那双碧眼也是有着宛若绿宝石一般的深沉而又清澈的颜色,却无奈完全没有光辉。

整体的霸气不足的样子啊。

光看外表的话,简直不禁让人认为是与在角色制作过程中使用了神的力量的我一样的感觉。

难道说,是转生失败的人吗?

这就是与我一样,制作好完美的角色之后,但却没有碰见大叔的人的末路,的情况吗?

「大小姐,正在看着你。快打招呼。」

「……!?」

从进入房间开始就一直没有抬起视线的她终于无精打采的抬起了视线,但却在看到我的时候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你在做什么。」

「失、失礼了!我叫,伊利亚。大小姐。」

简直像是在提着裙子一般的,优雅的寒暄一样。

看来并不是近几天内能教育出来的举止,而是经过十分良好的教育而学会的。

「您可以买走……我吗?」

被有些期待的神色的视线盯着看。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

当然,如果我反过来在她的立场的话,比起被满身膏脂的大叔买走,这样可要高兴许多啊。

「我会考虑的。」

那么,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