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体育

web版第一卷试看

15 女孩子

web版第一卷试看 15 女孩子

「我,不再当女孩子了。」

「……啥?」

女仆事件的第二天,我将紫苑姐叫到房间中,做出严肃的表情这样向她告白。

已经受够了。

虽然原本认为扮演女孩子很有趣也是事实。

但是但是!

我也并没有暴露自己的丑态的打算!

也没有穿着那么轻飘飘的衣服,说着主人大人什么大小姐什么的打算!

不如说,因为好不容易来到了异世界,我才是反而想要人对我这么称呼才对啊。

伊利亚是必要的。

我为了保持我自己的个体同一性,伊利亚也是必要的。

我确信了。

然后面对我的告白,紫苑姐如同我预想一样摆出一副鸽子吃了枪子(十分吃惊)的表情。

「这样可以吧,姐姐?」

「不是,你还真是会定期说一些不明所以的话呢……」

说着你又说什么傻话呢,紫苑姐就这样在我的床上躺倒下回答我。

不对不对,女孩子躺在我的床上什么的,这才是相当的状况吧。

但是,如果这时候我还去扮演女孩子什么的,不就没有意义了吗!

「听好了、姐姐。实际上我是……男人的说!」【译:爱丽丝说话时一直用的女性自称即私,这里也是一样。】

「…………哈,啊,是吗。」

虽然有好好的回答我,但是根本不用在前面叹那么大一口气啊!

「请用更强的想象力听我说啊!」

「听着呢听着呢。」

「我可是说了,我是男人哦。」

「‘私’是,男人呢。」【译:就是紫苑姐在吐槽爱丽丝的自称啦。】

「唔……」

因为一直注意着说话的语气方式,结果反而慢慢的更熟悉起这种来啦!

「是、是那样的!所以,我可是面对像姐姐这样躺在床上的人,说、说不准会袭击过去的男人的说!」

「……」

就让我稍微教育你一下男人的恐怖吧!

这样,竭尽全力的虚张声势着,但是紫苑姐还是毫无反应。

「……不、不说些什么的话,我可是十分困恼的说。」

「哎呀,那么,就当作如果你想袭击我的话我就在这里等着你喽。」

紫苑姐就这样躺着翻了身,然后使她那十分任性的身体一点不漏的进入了我的视野。

你究竟有着何等的身体啊,姐姐!

那个胸部是什么啊!?

那已经达到了,暴力的等级的说!

「……怎么啦,爱丽丝?不上了我吗?」

用不知从那里浮现出的热气的视线看着我的紫苑姐的色气可真是厉害啊……

我不禁吞了一口唾液。

感觉到自己的头脑稍微有些发胀了。

不好,糟糕了。

糟糕,吗?

不如说我不是反而应该对这种正常的反应感觉到高兴吗。

啊啊,脑袋里黏糊糊的!

「姐、姐姐既然这么说了我也就没办法啦。就、就算你后悔我也当不知道,了哦。」

我从坐着的椅子上站起来,慢慢的靠近了床。

心脏的声音很微妙的烦人。

头痛的也很厉害。

咦,这是什么感觉?

感觉这并不是普通的头痛呢。

难道说我,真的有这么紧张吗?

「爱丽丝……你,脸是不是太红了啊?」

「才、才没有这种事。姐姐才是,虚张声势过头了啊!」

我以走过了万里长城一样的程度的感觉横跨了房间,然后终于让膝盖碰到了床头。

然后,用手夹着扶起了紫苑姐的头。

啊啊,总觉得紫苑姐真的十分漂亮呢。

虽然过去一直将她当作值得依靠的家人一样,现在确认了果然她真是十分漂亮的女人啊。

然后世界旋转起来。

咦,这个,真的发生什么了?

「爱丽丝……?话说,难道你真的!?」

紫苑姐将视线移向了我的下腹部那里。

「傻瓜!为什么没有把握自己的啊?」

「……把握?」

那是什么?

我的下半身,怎么啦?

话说回来,的确好像有一些不快感呢……!?

「噫!?」

确认过后,脸都变青了。

稍微看到了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出血量。

「什么?这个,我被击中了吗?狙击?诶、我、要死了吗?」

果然,在幻想的世界中也是存在狙击手的吗?

而且,因为一点疼痛也没有所以更加可怕吗!?

「别说梦话了,赶紧去厕所去吧!」

被快速的从床上起来的紫苑姐拉起了手。

这样拉扯被击中的人的手,真是太过分了!

比起这个,我不是还有着治疗魔法吗!

「等下,拉的太厉害啦!」

就算我这么说,还是被不分青红皂白的带到了厕所中。

被女孩子带到厕所中的我,还说自己是男人什么的可以吗……?

在迷之出血结束的我,在那之后换过了衣服躺在床上休息起来。

紫苑姐还真是勤快。

「……那个,我已经,不行了吗?」

是得了不好的病了吗?

明明转生还没过多久呢。

「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要小心些哦,爱丽丝。因为你真的是痴呆过度了呢。」

不是不是,我可是没有一丁点发傻的打算呢。

「痛吗?」

「嗯?并没有。」

「是吗,但是看来脸很红,说不准你身体稍微有些失调了呢。」

「啊,我是有些发热吗?」

「看起来是呢。」

发热吗。

原来如此,话说这样的话……

「……咦?我,有做过会让自己发烧的事情吗。」

暂时也没有过像是去遗迹那天一样的熬过夜。

而且也没有特别去做其他的勉强自己的事情啊……?

「呼呼,那么,我是男人的爱丽丝小姐?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哈?」

诶呀?

为什么以一副那种恶作剧的表情,看着我呢,紫苑姐?

「嘛随便啦。而且也应该是因为身体情况不好才说出那么奇怪的事情的吧。好好休息吧,爱丽丝。」

「诶?啊,好的……」

好的……?

留下我不是很明白的话之后,紫苑姐离开了房间。

当我这样认为的时候,她再一次露出脸来。

「我会偶尔来看你情况的。然后,母亲会为了纪念今天做好吃的东西的,所以先和你说一声吧。」

「啊。」

保持着笑容,紫苑姐从房间出去了。

「……」

……

…………?

不对,嘛,冷静下来吧。

我已经不是完全无知的小孩子了。

某种程度的东西还是知道的。

根据那些知识,从到此为止的展开中推导出的答案是什么呢……?

「生理……」

说出口之后,感觉就变得遥远起来,然后就真的这样失去了意识。

起床的时候,身体状况好像已经差不多恢复了,身体也不再感觉痛苦。

虽然枕头被泪水淋湿了。

而且拜此所赐头还稍微有些痛。

因为还稍微有些在意,所以为了再一次去厕所,开始换起衣服。

衣服因为是阿姨作为缝纫师做出的东西,所以穿起来十分方便。

我虽然是怎样都好的,但是如果我穿了奇怪的东西的话就会被人怀疑阿姨他们的人品方面的事了。

缝纫师也有着缝纫师的尊严吧。

啊啊……但是衣服还是自己洗吧……

「哦,已经没事了吗,哇!?」

在叠衣服的地方看到的紫苑姐不知为何回头后十分夸张的吃惊了。

「……发生,什么了吗?」

「没、没有……爱丽丝,眼睛……虽然、很可怕啊?」

的确,自己也想到有些虚弱的感觉。

究竟是露出了什么样的眼神了呢?

「呼呼。」

「怎、怎么了?」

「没有事,这样啊,想想看的话的确是理所当然的呢。神大人才不会有做出那么不完整的转生的事呢。」

将需要洗的衣物放入篮子中之后站起来后,紫苑姐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

「再说,已经到了不得不去思考那个东西到底是不是梦的情况了,嗯嗯。」

就是那个世界中18年啊。

……

那,还有那种原因啊!

我还没有到痴呆的程度啊!

「虽、虽然我也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如果要做冒险者的话,一定要好好的把握自己的身体状况哦?因为是很重要的事情啊。」

「……我理解了。」

我理解了自己什么都没有理解这件事。

支持我的人是必要的。

果然还是要伊利亚吗。

「姐姐,我打算攒钱去王都。」

「王都吗,的确是会憧憬呢,我明白的。」

「我还想要出场那里举办的斗技大会。」

「……真是知道了奇怪的事情呢,斗技大会吗。已经剩下不到3周的时间了哦。」

那么,不如说是我绝不会变得身体不好的时机吗,这不是绝好的机会吗?

「你明白的吗,那个可是会发生死亡事件的大会哦。我当然是反对的。」

「诶……会死掉吗?」

明明叫作大会的说?

看着我那满是疑惑的脸,紫苑姐露出果然如此吗的微笑。

「如果在比赛中发生了事故,是不会被追究的哦。倒不如说,反而杀了对面会使气氛更加热烈的野蛮的大会哦。」

唔啊,果然渗透入和平和安全的思考回路无论如何都更好啊。

但是可是,40万卢克程度的巨款实在是过于不现实了。

但是伊利亚是必要的。

无论谁说什么都是必要的。

「到危险的时候……我会投降的。」

「投降的话,就不得不向胜者献上什么东西才可以。因为现在的你什么也没有,所以如果对手是男人的话……会被要求些什么,你已经明白了吧?」

「好恶心的说……」

「呼呼,我认为你也应当稍微对自己,有一些自觉比较好哦。」

哎呀呀的挽起手臂的,紫苑姐强调着自己的胸部。

嗯,我认为姐姐也对自己更有些自觉比较好呢。

「……而且,和你战斗可不是魔物,而是人类。」

「是的……会是那样吧。」

我明白你想要说的事。

像我这样的天真的人,以人类为对手的情况下是否能战斗的下去的事。

就算试图想象,也无法涌现出那种情景。

虽然有着能战斗的想法,但恐怕是做不到的吧。

真的能对人,发射魔法吗?

「爱丽丝,刚好啊。三天后会有林纳鲁公会的委托,而去狩猎盗贼。这附近有水平的冒险者大部分都会去参加。我原本也有参加那个的打算,但是爱丽丝————。」

虽然话语中断了一下,紫苑姐将注入强烈的意念的视线投向我。

「你也,一起来吗?」

狩猎盗贼。

毫无疑问的,对手是人类。

然后,恐怕是……会关系到生死的委托吧。

当然,对方也会毫不犹豫的杀到这边来。

就是会成为沐浴在并非魔物,而是人类的杀意当中的情况吧。

「……请让我,参加。」

「可以的吗?」

「是的……而且也担心,姐姐去参加这么危险的事情。」

像是被突然袭击了一样,紫苑姐摆出一副发呆的表情。

然后稍微有些,羞得脸通红。

「真是狂妄呢……爱丽丝。」

「诶嘿嘿,妹妹,大概就是这种东西吧。」

然后我看来已经,多半,无法返回男儿身了吧……

真是不得不考虑很多东西的异世界生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