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体育

web版第一卷试看

16 盗贼团

web版第一卷试看 16 盗贼团

3天后,在发现了盗贼的隐蔽处的公会的带领下,举行了盗贼歼灭作战。

从公会那里接受了说明,然后就队伍之间的合作一类的事情也进行了确认。

但是,就算这样说因为是刚刚建立的合作关系所以也做不出什么大事来。

顶多就是,哪个从敌人的隐蔽处的东面突入,哪个从敌人的隐蔽处的西面突入一类的了。

而负责包围的就是,以逃出来的盗贼做对手的。

就是这种程度的东西。

参加歼灭作战的冒险者队伍,一共有16个队伍。

人数上则是50人左右,的情况。

而相对的盗贼的人数没有被我方人员所察觉,不如说,因为有所把握所以不需要细查。

从隐蔽处的规模来看,恐怕预测起来只有30人左右的程度吧。

如果被逃掉了就没有意义了,而且,如果战力不足的话反而会被打败。

————相当,危险的委托啊。

但是,因为他们经常在连接林纳鲁与其他地区的街道和林道中作乱导致很严重的被害,永远只是吮着手指在旁边看着的话只会使居民的生活受到影响。

商人也会变得不想要经过这里的吧。

这样的话街道就会变得萧条起来。

应该说是,比想象的还要严重的事态才对吧。

如果能去王都的话就不是公会,而似乎是好好的有着骑士团,但是他们在发生事情的时候都懒得做。

申请过后,就算按照适当的步骤进行的话也只会得到「总有一天」会来的样子,但会因为这种事情而困扰才是居民们的真心话。

「呐,紫苑。真的也要让爱丽丝酱参加吗?」

在展开作战的出发前,于家中确认装备的时候,大叔开口问道。

正在看着自己的监督紫苑姐,边将剑收回到鞘中边向大叔坚决的点着头。

「这是这个孩子决定的事情。当然是作为冒险者呢。」

「虽然是这个样子……」

大叔用担心的不得了的表情看着我。

……嘛,我也不是不明白的你的心情哦?

因为,至今为止都只做了被你担心的事情了吧。

「尼克鲁桑,我也只会做自己能做的事情罢了。」

所以不会勉强自己的————

这样本来应该继续说下去的,但是到了实际的战场上谁也说不准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就对此沉默了。

「唔……么。遇到危险的时候,会将自身放在第一位考虑逃走的吧?爱丽丝酱。」

「我明白的。」

这是说谎。

不可能做得出来的。

遇到危险的时候?

我的队伍当然是,大叔、紫苑姐、然后就是我。

紫苑姐的平时的队友这次都参加了其他队伍,所以这个是只有家族成员的队伍啊。

对这个队伍而言,当发生了连后卫的我都很危险的情况的话……连想都不敢想象。

「————那么,出发吧。」

面对紫苑姐的声音,我坚强的点着头。

在前往王都之前,也必须为了这些人们稍微报些恩情。

在用剑战斗的紫苑姐和大叔的队伍中,能进行远距离攻击的我应当能起到作用。

就算是为了街道上的人们,也要讨伐这些盗贼。

不用思考对方的事情就可以了。

那些事,这次工作过后在考虑就可以了的事情。

我们在阿姨的目送下,开始了作战行动————————

盗贼的据点是在森林的遗迹的反方向,所以从另一侧走出大街后,边在街道上迂回边前进着。

我们也是从当日的早上就已经出发,但是更早一些的对于已经在昨天夜里出发了。

分散开从街区出来并各自到达自己负责的岗位上。

这只不过是聊表安慰的程度的,为了稍微欺骗盗贼的放哨人的行为。

我们的任务因为我们人数比较少的原因,而变成了围住盗贼的藏身处而作逃出来的盗贼的对手这种事。

只不过,因为碰到看守时或者外出中的盗贼的几率也不少,所以也说不上是安全的。

「差不多到我们负责的位置了。」

紫苑姐打开附有记号的地图,边确认着周围。

在街道旁流淌的河流的上游附近,旁边有着宽广的森林蔓延着的,这样的地形。

作战开始,是在太阳升上头顶的时刻。

如果有钟表的话,应该就是正午的时刻了吧。

然后,在没过多久的时候。

「……突入的各位,安全就好了啊。」

「虽然是6人熟练者一组的队伍,但是只有6组突入进去了啊。只能为他们祈祷了。」

「是啊……」

果然不愧连紫苑姐也是,丝毫没有放松的气氛呢。

仔细的注意着周围等待着时机。

然后大叔也是一样,稍微将体重放在适合坐下的大小的石头上坐下闭着眼睛。

说不准是为了更好的注意到风吹草动的声音吧。

我则是,总觉得,被一种无论如何都坐立不安的焦躁感袭击上来。

虽然现在的任务只是等待时机,但是总有种是不是现在做些什么好的,心神不宁的感觉。

惴惴不安正是指的我现在这种情况啊。【译:日本俗语浮足立つ,类似于惴惴不安。】

因为紫苑姐和大叔都没有能被搭话的气氛,所以总之我为了让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开始更换起水壶里的水。

因为河流就在邻近,所以在将剩下的水倒掉后,将水壶放入河流中。

顺带一提,水壶当然不是魔法瓶。

只是革袋而已。

「嗯……?」

边将水壶放入河中,边向什么都没有的对岸望去,突然感觉到了河边岩石的阴影中有一些不自然的违和感。

虽然离河对面有10米左右的距离,但是对面的河边的巨大的石头简直就像是在发光一样。

是光的反射吗?

不,那个光的粒子是……!?

「魔法攻击!!」

虽然立刻呼喊传达给那两人。

但是,已经迟了!

「冰冻之吐息,化舞动之刃——————小雪暴!!」

从岩石的阴影中飞出的对手,哼唱起咏唱!

被形成的冰之魔弹,正如其名的变为了刀刃倾注而下。

目标时——————全员!?

魔法还能用来范围攻击吗!?

从我们的头上,像是冰雹一样的冰弹袭击过来。

这实在是躲避不开啊。

「——————啊!」

至少抬起手腕用双腕保护住头部。

要被刺穿了————本来已经预想到了最差的事态,但是遭受的冲击却远比最糟糕的预想差很多。

像是遭到了冰雹的碎片,一样的冲击。

当然,疼还是很疼的。

但是,只有这种程度。

这难道本来就是只有瘙痒程度的吗?

为什么?

正在这么想着而观察情况的时候,看到了自己的周围被薄薄的光的薄膜一样的东西包裹着。

似乎在冰弹击中我之前,被那个光的薄膜挡住而减弱了威力。

「魔法防御————是靠智力的吗!」

也就是说,这个情况下受伤最轻的,就是智力等于5的我吧。

那么反过来的话————

「姐姐!!尼克鲁桑!!」

尤其紫苑姐的智力可是0 啊!

在冰弹终于停下的时候,猛然回头望去。

「我没事!」

紫嫣姐丝毫没有受伤的,拔出了剑。

诶?

无伤?

「诶?」

难道说。

全部都……躲开了吗!!?

「你是怪物吗!?」

「为什么反而被你骂了啊,我……父亲!没事吗?」

边盯着对岸,紫苑姐边向大叔搭着话。

「啊啊,没什么大不了的。」

架着盾牌的大叔,慢吞吞的站起来。

————但是。

「————脚!」

脚被,冰之刃刺穿啦!

大叔还是,说着没有问题什么的笑着,但是那样的话是动不了的吧。

治疗!

不,比起这个还是更应该优先处理对岸的敌人吗?

没有给我思考的时间,状况就已经变化了。

从森林中钻出了应当是盗贼的队伍。

森林中有5人,加上对岸的魔法使,一共有6个人啊!

「切!」

比起对岸的魔法使,身旁的威胁更大。

紫苑姐向着盗贼团飞奔起来。

用剑的两人。

用枪的三人。

魔法使则是在对岸的一人。

仔细想想吧!

考虑到咏唱时间和冷却时间,而且去思考为了行使远距离攻击的最合适的位置。

如果,没有了向能这里进行远距离攻击的人的话,就将成为单方面的远距离攻击了。

「……」

「……我明白了!」

在开战之前,紫苑姐向我送来视线。

面对这视线的信号,我大大的点着头。

然后紫苑姐也微微的笑着。

将视线移回对岸,魔法使好像是在因为冷却时间已经过了所以再度开始咏唱的时间点上。

这种事……怎么会让你得逞!

「太慢了哦!裂天之光,狙击吾敌——————雷鸣!!!」【译:话说……咏唱词变了啊……看心情吗……】

不耗时的,放出魔法。

而且还是喊出了咏唱的认真的一击。

面对丝毫没有生成魔力的样子就突然发动魔法的我,对岸的魔法使浮现出惊讶的表情————连躲开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击倒了。

看来是,完全超出了对手的魔法防御了吧。

连光之膜,都是什么意义都没有的反应。

对这个结果,稍微起着鸡皮疙瘩————但是。

这些事,都放在结束后想吧!

结束了思考,跑向大叔身旁。

「伤……好严重!」

大量流着汗的大叔的左大腿,被冰之刃贯通了。

才不是疼痛那么简单的东西了吧。

因为连流出的血都被冻住了,所以甚至会诱发冻伤的吧。

「哦,噢,不是很厉害吗,爱丽丝酱。真是不错的本事啊!」

真是的真是的!

「这种事情,怎么样都好的说!」

怎么做才好?

就算要使用治疗的话,感觉也要先将冰刃先拔掉比较好吧。

但是,如果那么做的话血就会溢出来吧?

但是无论如何,这么放置的话就会被冻伤的!

「借我一下!」

我从大叔那里借来剑,将自己的皮长袍的下摆切开。

虽然变得十分短了,但是那种事情才是怎样都好的。

就用这个来代替止血带吧。

然后绑在左腿的根部并拼命用力拉扯着。

「可恶,力量!太弱了……!」

这样没事吗!?

如果不好好绑住的话,就没哟意义了!

「只要把这个绑紧就可以了吗?」

大叔又露出一副花花公子的脸对我笑着,然后自己将止血带重新绑紧。

「好、好的!请稍微在这段时间,用力的将其勒紧!」

「好的!库库库……」

边浮现出苦闷的表情,大叔一边紧紧的勒紧了止血带。

之后就……!

「抱歉,请忍耐一下吧!」

我抓住冰之刃,并一口气将其拔出。

「库啊啊啊啊!!」

从这个大叔的叫声这么大来看,应该是相当疼吧。

变得有些抱歉起来。

但是既然都做到这个份上了,如果失败了的话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将冰之刃拔出来后扔掉,然后吸了一口气后念出咏唱发动魔法。

「大地的女神啊,赐予我等带着治愈的吐息的慈悲吧————治疗!!」

将手放在伤口附近咏唱出魔法后,淡淡的温柔的白色的光包裹住伤口。

正在滴着血的伤口,不断的被堵住。

但是伤还是很深。

并不是能立刻就治好的东西。

然后这个叫作治疗的魔法,只要一发动就可以持续发动————这种事情也明白了。

应该是为了根据不同程度的伤口,能够自由的调整的意思吧。

但是————我也明白了恐怕这个魔法是持续消耗魔力的。

因为身体中的魔力正被不断的夺走。

而且不仅这样,连体力也正在被夺走————难道说,其实是正在给予大叔吗?

总之,头也变得晕晕的。

「可恶!」

要先中断一次,然后再次施展吗?

不行,紫苑姐还在战斗所以不能拖得太长。

就让你们看看我的干劲吧!

当我立刻就要倒下的时————节点之前,总算是将伤口堵住了。

「哈啊哈啊……怎么样了?腿,没有关系了吗?」

「……好厉害。」

大叔摸着像是刚刚在撒谎一样的有着伤口的地方嘟囔着。

「看起来,没有事呢……太好了。啊,请将止血带放下来吧。」

解下止血带之后,大叔像是要确认一般站了起来。

然后抬起了左腿,用力的踏着。

「呼……有一些违和感呢,看来虽然不是痊愈了,但是也足够了。」

嘛,如果真完全恢复了就恐怖了呢。

刚安心下来,才第一次注意到自已已经消耗到站不起来的程度了。

然后就这样,啪咚的。

做出了所谓的,女子坐的坐法。

「……真是个好女人、好痛!!」

紫苑姐用力的拍着大叔的头。

「我的妹妹,很厉害的吧?父亲。」

「啊啊。」

就这样接近过来的紫苑姐,来回抚摸着我的头。

「……用你那种说法的话,不也是我的女儿了吗。」

「你那可不是应该用那种眼神看自己的女儿哦,白痴父亲。」【译:鬼父……】

「才、才没有那种事吧!」

「没、没什么!比起这些事,盗贼团,呢?」

边阻止说出奇怪的话题的两人,边向森林那里看去。

「诶?阿勒?」

顺着紫苑姐的手指的前方,看到了5个倒在地上的人的姿态。

「…………你是怪物吗?」

果然不能违抗姐姐的说。

我默默的在心里这样发着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