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体育

web版第一卷试看

18 雪飞舞于战火之上

web版第一卷试看 18 雪飞舞于战火之上

喉咙好痛苦。

呼吸困难。

氧气不足。

而且多半因为这个原因,而吸入了过量没用的空气。

这就是过呼吸的感觉。

如果想要持续有氧运动的话,这就是「吐气」也变得十分重要的场合了。

再说现在的我,也丝毫没有能进行长跑的性能。

到达街区的时候如果不能战斗就没有意义了。

即便如此————如果晚了一步的话,也是没有意义的。

在火势不断上涨的街道进入了我的视野的时候,我更加拼命的跑起来。

「哈、哈、哈、……啊。」

终于来到街区的大门前后,将手放在膝盖上停住了。

虽然深知这样突然停下并不好,但是在此之上我的身体已经发出了一步也走不动的悲鸣所以不得不听从身体的需求。

无论有多么着急,这也已经到了界限了。

「……无论过了多少时光,无论妾身走到哪里,结果都是这样吗。」

缇露寂寞的嘟囔着,放开了我的手。

「哈、哈……缇露?」

对着快要死掉的我,缇露用看向虫子一般的眼神蔑视着我。

请不要这样!

会让我的心屈服的。

「区区软弱者。你就稍微休息下吧。在这件事结束之后,就拼命的锻炼吧。」

「等一下……啊。」

本来想要叫住缇露而张着嘴,却被她的食指挡住了。

「妾身可还没有脆弱到,需要被弟子担心的程度。即便是从现役上退下已久的现在也是。先休息一下再来。可以吧?」

这么说过之后,缇露在空中跑着进入了街区。

「哈、哈……弟子?」

不对,比起那些还是这个体力……

面对紧急事态却无可奈何!

治疗……不行,没有意义啊。

没有办法了,只能在呼吸恢复平稳到能走动的程度之前都稍稍休息一下了。

真令人焦急……!

好弱好弱好弱!!

真是弱小啊,我根本不是世界最前啊!

虽然素质和技能都按照我所想的分配着,一旦发生关乎生死的事情,就毫无作用。

真是对这个不中用的身体,感到生气!

「已经……好了。没问题……」

总算能边气喘吁吁的,边移动起脚步来。

必须要守护,阿姨。

代替紫苑姐,和大叔,一定要——————————

原本就明白的。

从很久之前开始。

只不过在进入街区之后,那个想象逐渐变为了现实。

对鲜血与悲鸣,然后物件与「某样东西」被烧焦的气味,吐了出来、

掠夺,杀戮,焚烧。

这就是……

这就是,人类所为吗!!?

「阿姨……啊。」

突破了大路,急忙赶回家中。

从我进入街区的入口到现在,还没有碰到过盗贼。

虽然看到过像是盗贼一样的人类的冰冻的尸体滚落地上,但是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谁干的好事吧。

总之,先回到家中!

拼命鞭笞着发出悲鸣的身体,匆忙赶往家中。

然后,终于到达了我的家。

还好火势没有蔓延到这……但是,门打开着!

快要被不安拖垮了。

只剩下不好的预感,向理性述说着。

像是要飞扑进去一般,进入了家中——————————

「————————————————————阿、姨……?」

有两个人,在那里。

平时紫苑姐、大叔、阿姨总是笑着戏弄我的温馨的客厅中。

穿着恶俗的服装的一个盗贼,手上拿着染血的剑————或者称为弯刀?

无论如何,他手上拿着染血的武器。

然后,另一个人则是————————横卧在地板上的看惯了的人影。

「这……」

视野变得通红。

「什么啊!?很正点吗!还有这样的女人剩下了吗?就让我享受了吧!」

看到我之后,盗贼发出了喜悦的声音。

令人作呕!

「————————杀了你!!这个、禽兽啊啊啊啊啊!!!」

「咔啊……!?」

面对无防备的靠近的盗贼,只用默念就放出了魔法。

毫不犹豫的,良心不受谴责的,毫不留情的带着明确的杀意。

即便没有咏唱,也有着足够的手感。

一击葬送。

而且任何感慨都没有。

我无言的接近了倒在地上的盗贼——————然后用力重踏着他的头。

你要怎么办?

你要怎么偿还我?

完全不够。

不应该杀掉的!

应该让他尝受更多痛苦的!!

「……」

盗贼手上握着的弯刀进入了视野。

「……就给你,铭刻下。」

我将那,沾满鲜血的弯刀拿在手中。

「……不、可……以啊。爱丽丝、酱……」

「啊!?」

武器被扔在地上。

用来杀人的武器什么的,怎样都好。

全力的转向声音的方向。

「陷入其中是、不行……的、哦……」

「阿姨!」

阿姨的从胸口流出血,也还是一成不变的浮现出温暖的笑容看着我。

还活着!

活着啊!

「快逃……爱丽丝、酱、咳咳……」

阿姨胸前,被刺了一刀。

心脏……应该不会吧,如果那里被刺中的话……

不好,即便这样血溢进肺中的话……!

「不会逃的!只要还活着的话,我就来救活给你看!

集中精神。

即便,在这之后倒下也好。

「————————大地的女神啊,赐予我等带着治愈的吐息的慈悲吧!治疗!!」

被刺中的胸膛不断流入治愈的奇迹。

瞬间,意识险些就消散了。

看来是因为伤口太深了。

根本不是大叔那次能比得上的骚动。

体力和魔力都是,像是被从根源处夺走了一样的感觉。

恐怕,我的治疗虽说是回复魔法也是下级的魔法吧。

毕竟不是纯粹的回复职业,也是没办法的。

是的,没办法的。

这是没有办法的。

但是,阿姨的生命,才不是一句没办法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啊!!

「绝对会救活的!」

她可是接受了不知是哪里的何人的我,照顾我,还将我当作家人的恩人啊。

大叔、阿姨、紫苑姐。

如果没有这个家族的话,我绝对已经死掉了。

或者是,成为了盗贼玩弄的对象吧。

「哦?什么?居然还有女人在这里吗!」

「当真吗?」

「————啊!」

从入口处,又有新的两个盗贼进来了。

最糟糕的情况。

取消技能————我才不可能做得到吧!

已经到了分秒必争的程度了,时间是很关键的。

分配给攻击的时间,是没有的!

「请你们出去!现在,并没有,做你们对手的空闲的说!」

而且意识也快要飞走了。

为了强忍着保持住自己的意识,而拼命咬着嘴唇。

太过疼痛了。

靠着这血的味道而苦痛,总算是保持着自身的意识。

「嘿嘿,这家伙可是个好女人啊!」

「哟喔,就算不是这种好货,我都想要尝尝了。」

下流的笑声在不断靠近。

怎么办怎么办!

现在已经真的是,顾不上这种家伙了!

……

「……之后,会和你们做的,所以现在就先丢开我一会吧!

想要死了,真的!

应该选择连续施法的!

不过,咏唱缩短也救了我许多次吧?

而且在这之前,已经对治疗忙的不可开交的我,就算有了连续施法也没有用的!

「不行的呢,小姐是————魔法使吧?那么,还不如现在趁机会才对吧。「

你们傻吗!

看来盗贼也不是傻瓜,真的是走投无路了。

盗贼渐渐接近了。

但是我还是当然,丝毫没有逃跑的打算。

当然是,不能逃的。

啊啊……就要被这群家伙随意玩弄了吗。

就被这群禽兽一同随意玩弄了吗。

已经,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了……

男人们的手已经伸到了我视线的前方——————————然后那只手被枪所刺穿了。

「————诶?」

「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断发出没出息的悲鸣,盗贼中的一人在地上滚动着。

「怎么啦!?」

另一个男人慌张的转向枪飞来的入口处。

我也能够确认那枪的来源了。

从入口处投出枪的,那个人物是。

「————不要用你那脏手,触碰爱丽丝大人。」

金发碧眼。

那样讲礼貌的说话方式。

看过一次就无法忘怀的,那个容貌。

「伊利亚!!」

为什么她会?

不,正因为现在已经不是能问出,为什么她会来的状况了吧?

「我来迟了,爱丽丝大人。现在,就此参上。」

不过,的确爱丽丝是没有经历过战斗的吧!?

「你这家伙,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作疼痛!」

无伤的盗贼拔出弯刀,弓着腰向伊利亚袭击过去。

虽然对自己的危机还能稍微不在乎一些,但是看到他人的危机真对心脏不好!

伊利亚看准了冲过来的盗贼挥下弯刀的时机,像是滑过一般切入对方的缝隙中,利用对方的势头反而抓住了对方的手腕将其扔了出去。

——————合气道!?

「咕!?」

被狠狠的扔到地面上的男人发出悲鸣。

伊利亚的敏捷是1。

但是,现在的动作很迅速————原因似乎不是敏捷。

只不过是配合着对手的呼吸,自然的,理所当然的冲入对手怀中。

伊利亚好厉害!

「————啊你这家伙,杀了你!」

一只手被伊利亚的枪击落了,刚刚还在地面上翻滚的盗贼勃然大怒,砍了过去。

而伊利亚的姿势还没有恢复。

「危险!」

弯刀,切裂了伊利亚。

我是这样想的。

我是,盗贼的男人也是。

「……哈?」

虽然盗贼是十分惊讶,我也是吓得目瞪口呆的。

伊利亚她————

「真是轻呢。」

用手腕接住了弯刀。

用那纤细的手腕。

确实的。

无视呆若木鸡的我们,伊利亚像是伴随着盗贼的动作像是浮动一般和盗贼互换了位置站在了我面前,拾起了落在地上的枪然后刺穿了盗贼。

「唔欸。」

「噫!」

看到这个,刚刚被扔到地板上的盗贼像是要逃跑一般向入口跑去,但他的生命也就到那里为止了。

「真是难看啊。」

会被人当作盗贼的眼神恶劣的,黑衣男。

「索尔特、先生?」

两手拿着匕首的黑衣男,将盗贼一瞬间切开了。

「为什么……?」

「哼……如果你死了的话,会令人头疼啊。」

黑衣男连视线也不和我重合一次,就面向旁边转过头。【译:标准傲娇。】

「十、十分、感谢。」

你是傲娇吗?

不对不对,就算他是傲娇我要怎样呢?

男人的傲娇,敬谢不敏!【译:原文NO THANKYOU!】

比起这些,还真是多谢了!

当真的。

现在是————————!

「拜托,得救了!」

我边感谢着伊利亚和黑衣男,边集中精神在治疗上。

究竟,已经持续使用多久了呢。

魔力和体力早已经超越了界限了吧。

感觉上,魔力上的不足会使用体力进行补足一样似的。

自己已经在熄灭的边缘了。

削减生命,来拯救生命。

毫不夸张的,就是这种作业。

「————————咳咳,爱丽丝,酱。」

「阿、阿姨!」

堵塞被清除了!

虽然阿姨还离正常状态的程度远很多,但是也浮现出了刚才完全无法比较的程度的冷静的笑容。

「爱丽丝酱,真的……很厉害呢……」

「阿姨!?」

「没关系的,爱丽丝大人。看来应该只是睡过去了。」

被伊利亚这么说过之后,确认着阿姨的状态。

的确是,阿姨一副安心了的表情,胸口还在随着呼吸上下移动着。

正在呼吸着啊!

「得救、了吗……?」

反而我茫然起来。

「是的。不愧是,爱丽丝大人!」

「得救了啊……」

「爱丽丝大人的献身,以我这可爱的观点来看,都是十分耀眼的东西。」

但是,也有着不重视自己的事情的人,也是无法拯救他人的这种说法。

「阿、勒……?」

身体中没有力气了。

身体完全不听使唤,擅自的倒在了床上。

连说话都已经做不到了。

意识也开始朦胧起来。

是自己勉强自己,太过了吗……?

「爱丽丝大人!不好,已经衰弱到如此程度了!」

被伊利亚抱在怀里。

但是还是动不了。

啊啊,不行了,意识已经——————

「——————万分抱歉,爱丽丝大人!斥责请留在后面再说吧!」

边这么说着,被伊利亚覆盖了过来。

……

「诶——————唔!?」

被伊利亚,接吻了——————

只有这种程度的事实,在脑海中浮现出来。

「嗯……」

伊利亚那工整的脸,变得通红。

因为我的思考完全没有跟上节奏,所以就这样被她强吻着。

但是,从伊利亚口中通过的某种东西在身体中发着热填满了自己这种事还是明白的。

活力渐渐涨了起来。

明明刚刚正处在马上就要醒不过来的熄灭的边缘了,现在却意识清醒起来。

然后伴随着清醒过来的意识,对伊利亚的嘴唇的触感也变得在意的不得了。

亲吻……是这样的,舒服的事情吗……?

「哈、啊……再度,向您道歉。爱丽丝大人。」

「啊……」

将嘴唇分开后谢着罪的伊利亚,不禁让我觉得依依不舍。

「……为。」

「啊!?」

伴随着黑衣男的声音,我回过神来。

身体能动了。

我推开了伊利亚站起身来。

「外、外面的情况怎样了吗!?不快点、消灭盗贼的话!」

「你自己看吧。」

被黑衣男在外面催促着,所以我快步从家中出来。

暂且,先将阿姨和伊利亚放在那不管。

「这个是……?」

走到外面后,外面已经变成了一片冬天的景色。

原本着火的建筑物全部被灭过火了。

因绝不可能出现的程度的,突然的降雪。

但是,这是温柔的雪。

将火焰熄灭的,温柔的包裹住街区的雪。

明明毫无疑问是雪的说,用手接住这不断落下的结晶,却能感到十分温暖的感觉。

「好厉害的说……」

直觉的感到,这就是魔法造成的。

在我救了一个人的时候,缇露救了整个街区。

何等性格别扭的精灵啊。

何等厉害的魔法啊。

眺望着飞舞飘落的雪花,我不由得,这样。

怀抱着这样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