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体育

web版第一卷试看

19 幻想的咆哮

web版第一卷试看 19 幻想的咆哮

将阿姨搬到床上后,总算是能休息一下了。

因为一个人不能很好的将其搬运过去,所以让伊利亚帮了个忙。

虽然刚刚已经确认过了,但是还是再一次的确认的她的呼吸。

「嗯……没有问题,的吧。」

像是要说给自己听一样自言自语着。

「我认为她没有问题的。真是十分出色的魔力啊,爱丽丝大人。」

「谢……谢谢、你。」

伊利亚表现的很普通呢。

难道是认识为人工呼吸一样的东西了吗?

不,我也是有着这样的感觉没错的。

那个情况,究竟是……?

「伊利亚,刚刚的究竟是……什么?」

「万分抱歉,爱丽丝大人。」

「不,我并不是生气了哦,怎么说呢,托那个的福,感觉自己变得有精神了?」

伊利亚真是的,明明还不是我的奴隶呢,真是礼貌的孩子。

「那个是、那个……」

那个绿宝石一般的眼睛来回游弋着,伊利亚也吞吞吐吐的。

原来如此,不能随意的卖出自己的情报什么的,对方也是一样的吧。

「抱歉,忘了吧。刚刚真是帮了大忙了。十分感谢。」

因为就在刚才就给与了我帮助。

或者说,伊利亚真强啊!

难道说都已经比我还要强了吗?

嘛……如果是远距离战的话我可是不会输的。

「不,真是不胜感激。」

「真是郑重其事呢。」

嘛,如果能买下来伊利亚的话,在一起的时间也会变得长起来,到时候就会感觉上习惯了吧。

「但是为什么,知道我在这里的说呢?」

「我们也是,商会的战斗奴隶们的大家都在战斗着,所以就看到在街上跑过的爱丽丝的样子了……因为很显眼的。」

伊利亚说着说着就一副难以说下去的表情背过脸。

……等一下?

「……难道说,之后进来的盗贼也是,追着我进来的吗?」

伊利亚像是吞了口吐沫一样,重重的点着头。

哦哦唔。

原来是自己种下的种子啊。

不对不对,但是从结果而言,的确是到了一点也不得犹豫的情况了。

「……啊。」

「?」

伊利亚的手臂,只是想要不经意的看一眼,但果然还留着被切过的伤痕。

不,普通的来想的话,用手腕接住弯刀的一挥然后只稍微留下个伤痕什么的,你的身体究竟是什么做的啊?

已经达到我想这么说出来的强韧了。

「让我看一眼。」

「啊,不可,这种事……」

「好了啦。」

强硬的拉过伊利亚的手腕,用手贴到她的伤口上。

「————治疗。」

并不是需要我消耗很大的伤口。

就如同字面意思一样,立刻就痊愈了。

实际上,挫伤一类的感染症也是很可怕的呢。

「万分、感谢……」

「不,还是我这面没法完全报答你呢。」

就将这作为回礼吧。

但是不可思议呢。

就这样拉着伊利亚的手腕,稍微抚摸看看。

真是光滑的肌肤啊。

十分柔软,完全没有肌肉的隆起一类的呢。

或者说,很纤细。

「那个……」

「啊,抱歉!因为稍微有些在意的说。」

将露出为难的表情的伊利亚的手腕解放了。

呜~~嗯。

伊利亚防御为5的秘密是什么呢?

好像是有什么圈套啊。

难道不是,人类吗?

「喂。」

「啊,什么?」

原本在门的对面,观察着情况的黑衣男进来了。

「商会的战斗奴隶会帮你看守这个家,而且也没有盗贼再跟着过来所以安心吧。」

「诶?」

为什么为我做到这种程度,似乎我的表情将这个想法传达给了对方。

再说商会来保护这个城市的话,究竟会有什么好处?

「作为代替将那家伙带走。在街区外面的草原上,伯特兰德似乎正在苦战啊。」【译:原谅我实在不知道ベルトラン是什么,除了人名真的想不到是啥了。】

比起其他的战斗奴隶,伊利亚一人这面更加重要的吗?

好奇怪,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以那种金额卖出的话就过于便宜了吧?

有什么,原因?

「还有,盗贼在那里吗?」

「不是,应该可以说盗贼已经被从街区中一扫而光了。商会和自警团的那群人已经巡逻过街道确认过了。」

那么,是在和什么苦战呢?

虽然黑衣男还是一副敏锐的并且多余的凶恶的目光,还是这样挤出声音了。

「——————是龙。」

从大街上出来后,那个身躯和咆哮即便讨厌也能体感到了。

就在我最初被幼犬袭击的草原附近,那东西堂堂正正君临于那。

「切,已经迫在眉睫了吗。」

正如黑衣男说的那样,不仅是刚刚的咆哮,现在还能感觉到这个恐怖的地震感。

不对,说来那个东西有在这里存在过吗?

难道是突然出现的?

但是作为现实的现在,那里的是放出压倒性的存在感的幻想上的生物。

没想到即便说这里是幻想上的世界,这么早就见到这东西了。

虽然至今为止经历过的东西也是相当厉害的,但是这个已经,过于偏离现实了。

自己的认知已经完全无法追上,地上存在着这么大的生物的现状了。

如果恐龙能活到这个时候说不准会不一样,但是按照我曾经见过的生物中最大的也只是动物园中的大象那种程度。

明明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但是这种远近感却变得可笑起来了吗?

简直是能使建筑物动摇起来的迫力啊……

「街道上的人们,阿姨不去避难的话!」

「————交给应当做那些事情的人去做就好了。」

声音从空中降下。

飞落到我身旁的正是缇露。

当真移动的方法过于特殊了,吓死人了,这孩子……

比起这些!

「缇露!」

虽然想说的事情像山一样多,但是被她那带着闭嘴信号的视线挡住了。

唔……明明是小孩子,但总觉得无法反抗呢。

「你这家伙!是精灵吗!?」

看到缇露后,黑衣人怒形于色。

说起来缇露丝毫不打算掩饰自己的正体呢。

还是说那个十分可爱的尖耳朵,是想要隐藏就能隐藏的吗?

如果把头发放下来的话不久藏住了嘛。

嘛,虽然双马尾也是很可爱的。

但是对缇露来说我这里的情况,她就完全不知道了。

即便如此,我的耳朵并不是很尖呢,这样的虽然毫无关系还是触碰了一下自己的耳朵。

「吵死了,黑色的家伙。还没有理解现在不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吗?在吠叫之前,先去做避难的指示才对吧。」

一副用下巴指示他人的样子,缇露催促着对龙的注意。

真是的,我也是这么想的。【译:原文全く持って……对是不是まったくもって存疑,暂且这么翻译。】

「喂,你是叫,爱丽丝吧!之后会问你的!」

「诶?」

我明明也是刚刚才认识的说啊?

而且光说过话,也没做过什么正经事……

黑衣男则是抓住附近的商会的人,向他传达了尽可能避难的指示。

本来静养的话会更好,但是我还是一起拜托了让他传达帮忙让阿姨避难。

看到了那种东西之后,决不能让阿姨留在这里。

在大概的指示结束之后,当大家都想着去怎么解决龙的时候。

「————哦呀哦呀,聚集起来畅谈呢吗?还不是相当的有余裕吗?」

声音突然,从什么都没有的空间中传来。

「转移魔法吗。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做些缺德事呢……」

「说过去的遗产的坏话还真是没有欣赏水平呢,我是真理的探求者。讨厌什么的,那种感情我还真是没有呢。」

在稍微远离我们聚集的场所的空间中,浮现出一个魔法阵。

与在森林的遗迹中看到的魔法阵很相似。

那里的空间歪曲后————一个人出现了。

「久违了,冰雪的婆婆大人。」

「亏得你,嘛,居然敢自己出面来啊,利布拉。」【译:即Libra,有天秤的意思。】

理所当然的回答着的只有缇露而已,我也是伊利亚也是,甚至连黑衣男都发着呆无法动弹。

褐色的肌肤,像是滴着血一样的赤红的眼瞳。

头发比起银色,更接近与白色。

但是不仅是普通的白发,而且是艳丽的长发。

然后将长发绑成三缕再缠绕成一缕辫子。

「那么,究竟使用了多少灵魂?」

从缇露的身体中迸发出冷气。

因为那明显溢出的怒气,而屏住了呼吸。

「是呢,比想象的还要少很多不是吗?都是婆婆的错哦。害的龙也不能处在完全状态呢。」

不由得,向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地鸣声的龙望去。

至今为止,应该就如同黑衣男所说的一样商会的人都在战斗,而龙则在街区外的草原上暴动着。

说实话那种看来都是无可奈何的东西,居然是不完全状态吗……

但是,做出那个无可奈何的东西的……是这个人吗?

「果然是羞耻呢,让你这家伙活下去是妾身最大的失败。」

「啊哈哈,不是哟,是大成功哦!多亏了婆婆,我才能不断的解开这个世界的真理吗!」

「你……在找什么东西?为何,会把足迹延长到这种边境之地?」

「你肯听我说吗?啊哈哈,我也是想要和谁说一下的快憋不住了呢。让能理解我的人来听我说什么的,果然是最高的娱乐啊!」

即便缇露充满着冰冷的怒气,也毫不介意的异常的持续笑着。

真让人发冷。

「是的是的,我观测到了啊!就在这个附近,最近有‘特异点’发生啊!」

「居然是,特异点吗?」

最近……

这附近、的……?

「过去不是常有的吗?神隐而消失的人类啊,或者是反而突然出现的特别的人类一类的事吗?我想要解明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如果只将其归结为神秘就终结的话,不认为这才是智者的怠慢吗,婆婆?你一定这么认为吧!」

浑身发着恶寒。

「为了这个,引导这群恶棍,收集灵魂,召唤来龙,扰乱这片大地,是这回事吗?」

不想去思考。

什么都不想回想起来。

「嗯,是有这种事情的吧?无论去哪里都有足够的灵魂的储备,而且既然还不知道找到特异点的方法的话,那么,就只能和往常一样不断尝试和犯错再修正了吗?」

「————你这垃圾。」

「诶呀!啊哈哈!我还没有过分自信到,和婆婆直接对决的程度呢。再见啦!」

在缇露举起手的瞬间,被称为利布拉的女人,打开魔法阵跳入。

「很开心呢,很开心啊婆婆。能见面好高兴啊,还是一点没变的那么可爱呢。那么请尽情的享受那条龙好了!好不容易才从这个街区中提供了灵魂啊!即便那个并不完全,也是在展开了特异点的地方召唤出来的特别制品哦!」

面对逐渐薄弱的人影,缇露将手放了下去。

——————但是,也有反而冲过去的人类存在。

「你这家伙、你这家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黑衣男发出咆哮,向即将消失的女人飞扑过去。

但是那只能成为,切开了空气的虚幻的攻击。

缇露将手收了回去。

那就代表她已经清楚情况了。

「索尔特,先生……」

因愤怒而颤抖的他的背影,比平常看起来还要更加渺小。

「……绝不会认可你的做法的。这就是妾身的绝对的真理。」

发出有些悲伤的低语的缇露,立刻抬起了视线紧盯着龙。

「好吧,就阻止那个东西吧。过来帮忙,爱丽丝。」

「……当然的说。会阻止给你看的,那个……不由我来阻止是不行的。」

用指甲快要嵌入肉中的程度,紧握着手回答道。

「……?嘛,也罢。那边的黑色的家伙和————龙的小丫头,你们也过来帮忙吧。」

「————啊!」

至今为止,像是要躲避缇露一样消除自己的存在感的伊利亚,在颤抖着。

「龙……?」

真的是,大家,究竟身后隐藏着多少故事呢?

因愤怒而不断颤抖的索尔特先生也是。

胆怯着的伊利亚也是。

悲伤的缇露也是。

恐怕,他们都会隐藏着自己的苦恼,即便如此我们也会相互协力阻止那条龙。

不管内心中,隐藏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