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体育

web版第一卷试看

20 冰龙

web版第一卷试看 20 冰龙

从街区出来后,不由分说的就被龙的存在所压倒了。

在草原上滚动的尸体、尸体、尸体……

是自警团和商会的战斗奴隶那群人。

赌上性命挑战龙的他们,真的很厉害。

「贝鲁托朗,撤退。之后交由我们想办法。」

黑衣男对正在指挥战斗奴隶们的贝鲁托朗先生搭话道。

贝鲁托朗先生将目光投向刚刚组成队伍的我们。

虽然在看见缇露的时候一瞬间睁开了眼睛,但是立刻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一样再度面向黑衣男。

「是索尔特啊……能打倒吗?那家伙。」

带有着翅膀的,四条腿的爬行类。

虽然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能将龙分类为爬行类中。

总之还很凶恶。

不仅长着一只角,还长着连大象都能一口吞下的巨口。

可以从其中窥视到,为了咀嚼猎物的————不,为了咬碎猎物的锐利的牙齿。

似乎武器完全无法穿透的,被坚硬的鳞片所覆盖的筋骨和肌肉发达的身躯。

从身体中延伸出的尾巴中,感受得到能将一座建筑一击粉碎的力量。

而且还时而用两只后足支撑自己巨大的身体,来回挥舞着连铁都能轻易击碎的利爪。

然后就是,作为最基本的巨大。

质量上的不同,就会这样造成强度上的不同,这么说也丝毫不过分。

感到恐怖也不是没有道理。

这就是,龙。

「不想些办法的话,就会全灭。」

黑衣男轻易断言后,拔出了两把匕首。

「正是如此……大小姐。难道说大小姐也要参加战斗吗?」

「贝鲁托朗先生,不用顾忌我。我也有这要守护的东西罢了。」

「呼,老老实实的撤退虽然十分不雅,但是分不清自己的职责就是愚蠢透顶了。就让我和战斗奴隶一同撤退,指派他们进入避难诱导的任务中去吧。」

「拜托您了。」

掌握撤退的时机,靠的是商人的直觉吗?

我也是,贝鲁托朗先生也是,互相都有想要询问对方的事情,但是现在并不是那种场合。

贝鲁托朗先生,瞬间就统合了战斗奴隶们,然后英姿飒爽的撤退会街区中。

主要依靠使弓的战斗奴隶作为牵制边撤退还真是巧妙呢。

虽然能对龙起到多少效果是不得而知的,但是一定会让它十分烦躁吧。

然后阻挡在它面前的就将是我们这群人了。

「——————」

龙将我们认知为敌人了。

被与蛇十分相似的眼睛盯着,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冰龙LV1。

敌人的信息浮现出来。

「冰龙吗……利布拉那家伙,注意到妾身了啊。」

苍蓝的鳞片与冰龙的称呼整好相符。

话说回来……

「在这之前……LV1?」

不知为何突然有了能赢的感觉,难道是错觉吗?

「LV那种东西,只不过是对应着年龄来看的自己究竟还能锻炼到什么程度的目标而已。没有必要太过留意。」

诶?

是这回事吗?

「来啦!」

因为黑衣男发出的声音,紧张感跑遍全身。

看着这边情况的冰龙,也终于开始行动起来。

首先是,尾巴的一击。

发出沉闷的声音,然后挥舞着比树桩还要粗的巨大的凶器。

对龙而言可能只是试探情况,但对这边可不只是这样。

如果被那种程度的质量击中的话,一击就会被打成肉酱的吧。

……不敢想象那副光景。

我虽然立刻向后跳了。

缇露也逃到了空中。

————但是。

「承受住。」

黑衣男这么命令着伊利亚。

别说胡话了!!

「……」

伊利亚无法违背那个命令,走到前去。

「————此身全部,皆为阻挡万物之盾。远古·领域。」【译:Ancient field,好中二。】

伊利亚的身体,被绿色的光辉包围着。

「吼吼……那个丫头,居然是古龙啊。」

超出伊利亚几倍的,或不止如此的质量的尾巴击中了站在前方的伊利亚。

因这样过分的事情,而发不出声音。

但是,令我吃惊的事情,才刚刚开始。

伊利亚,将那个尾巴————阻挡住了。

「——————啊。」

光辉的绿色的壁障……一样的东西,将尾巴的那个攻击阻挡住了。

因为拥有大质量的攻击突然被阻挡住了,我们都快要被那因惯性而来的风压吹飞了。

但是承受住攻击的本人,却一动也不动。

伊利亚……真是可怕的孩子。

「但是,这样的话那孩子……」

从空中落在我身旁的缇露,边盯着黑衣男边独自嘟囔着。

而黑衣男那面,已经以伊利亚会阻挡住攻击为前提行动起来了。

瞄准因攻击被阻挡住而使得姿势崩溃掉的瞬间,向腹部发出斩击。

「切!好硬!」

响起了像是金属相撞一般的声音,而并没有给龙带来伤害的样子。

险些就要被龙用其身体压扁的黑衣男,迅速的后退到了伊利亚的身后。

「……」

好像,很火大的样子。

「……裂天之光,狙击吾敌!雷鸣!」【译:每次都变咏唱有意思吗……】

如果是魔法的话怎么样呢?

我的雷鸣径直击中了龙那巨大的身躯。

「咔啊啊啊啊啊!」

发出了叫声,而且是十分苦闷的。

稍微,起作用了吗?

「呼,雷的系统吗?相性更好的是你那方呢,爱丽丝哟。」

「或者说,请不要观察而参战吧,缇露!如果是你的话,不是能轻松打倒它的说不是吗?」

「如果是利布拉所为,想来是不会对妾身有所疏忽不做对策的吧————也罢。」

缇露像是走着楼梯一般,爬上空中。

那期间身体发出了苍蓝的光辉。

这是缇露的咏唱!

「三度迫使世界终结的寒冬,化为引导虚无的魔冰吧——————终焉之蓝!」【译:原文フィンブル,按照正常思考应该是法语Fin后面接了一个词,但是听来也只能是蓝色的blue,但是和后文描述不同。如果有谁能知道的话请指教。】

看到那个魔力的光辉的我,恐怕比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要恐惧吧。

等级不同,就是说的这样的事。

虽然缇露刚刚只是让雪落在全体街道上而已,但是她也是能轻易做到将整个街道变为冰的标本的吧。

缇露所咏唱的魔法,和我那样的下级魔法格段不同。

这点我是明白的。

但是,不仅仅是魔法不同的缘故,从根本上的魔力就太过厉害了。

这也只有,我能明白。

那个缇露的魔法,冻结了大气,产生了风暴,成为带有着冰刃的飞雪向着冰龙袭去。

连呼出的气息都能冻结的,使人无法呼吸的绝对零度。

被这个击中的话绝不可能无事而返。

原来如此,特意将我们从紫苑姐的队伍中拔出,然后重组起来的理由能明白了。

如果被卷入其中的话,会死掉。

而且必死无疑。

「诶……?」

因为那过分的威力,我不由得乐观起来。

因为胜负已定了嘛。

但是,冰龙的身体被青色的光芒所包裹着,然后遮断了缇露的魔法————不,是在,吸收吗?

感觉承受住缇露的魔法的冰龙身体,变得更加膨胀出凶恶的气氛了。

不,才不是感觉什么的,这不是实际上更大了吗!

「哼……这就是特别制品,吗。」

看起来十分有兴趣的嘟囔着,缇露降落下来。

已经呈现出怪兽一样的外貌的冰龙,像是觉得碍事一样挥舞着手臂。

那个攻击,伊利亚能承受的住吗————!

「库……唔。」

「伊利亚!」

从伊利亚的嘴角,血流了出来!

「快躲开,伊利亚!承受那样的攻击什么的,太过乱来了!」

「十分抱歉,爱丽丝大人。我,并不能像在场的诸位一样做出那么轻盈的动作。这就是,我的,战斗的方式。」

「啊!」

是啊,伊利亚的敏捷……因为她的强大都已经忘记了,但那的确是不可动摇的事实。

「裂天之光,狙击吾敌!雷鸣!!」

我的魔法,就不会像缇露的那样被吸收了。

但是,实际上能造成多少程度的伤害呢……

黑衣男也趁着空隙冲上去斩击着,但是无奈刀刃无法击透防御。

「嗯?不好!」

冰龙将四肢放在地面上俯下,大大的张开了嘴。

能想到的,也只有那一个东西了。

「吐息要来了!退下龙的小丫头!」

站在最前线的伊利亚,正站在龙的下颚的正前方。

「……由我,来防下来!」

「一根筋的笨蛋啊!!」

缇露从我的身旁,跳跃到最前线————伊利亚的面前。

「缇露!?」

这根本就不是魔法使该采取的行动的吧!

就算说是想要逃走,感觉自己光是转个头就会被吐息所追上,反而无法动弹。

不由得迫于局势所趋注视着她们。

「冥府之王座下,化为坚固之门阻断侵略————冰柱·花园!!」【译:Icicle Garden,依旧好中二。】

伴随着缇露的咏唱结束,我们全体都被冰的结界所包裹住了。

然后瞬间,冰龙放出了吐息。

冰之结界从正面接下了攻击。

响起了像是遭到大型台风的直击,然后困在家中时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轰鸣声。

不,非要说的话,更像是遭受到飓风的袭击,现在也到处倒落的七零八落的倾倒的声音才对吧。

总之那个威力是问答无用一般的惊人,可以看到后方的被冰之结界弹开的吐息的余波————冰之弹丸向着街区倾注而去的样子。

虽然感到毛骨悚然,但是这也只能交给,贝鲁托朗先生他们了。

在十分不让人舒心的结界中,终于感到那个吐息的威力已经过去了。

龙在完全吐出自己的吐息后,再次有两条后腿站了起来。

「……呼,虽然防御方面没有问题啊。稍微晚一些就被全灭了吧。」

「……」

虽然注意到缇露在低语着的恐怖的事情,但是还是不要在意吧。

伊利亚再度穿过她的身旁,站到了最前线上。

缇露则是哎呀哎呀的,这样摇着头。

「无法得知龙的小丫头能撑到什么时候啊。就让我用附魔强化你的武器吧,所以赶快解决它吧,黑色的。」

「……我明白的。」

「————那么我的武器,也可以强化一下吗?」

从身旁传来声音。

「姐姐!!」

「哟爱丽丝,因为你突然脱出了队伍,所以稍微有些担心就来看看啦。」

「那个,就如同你说看到的这样啦……」

「我明白的,将我重新加入队伍吧。」

「好、好的。」

说着就向紫苑姐提出队伍邀请。

「怎么到这里的的说?」

「在盗贼的藏身处的最深处,有个魔法阵呢。那个正连接到这个山丘之上哦。」

所以盗贼们才能不遇见任何人就来到街区中吗!

果然是,那个叫作利布拉的女人做的好事吗!

「呼……虽然不知道你是谁,我们可不需要猫的手哦?」【译:猫的手都想借代表忙不过来的意思,这里就是缇露说没有需要多余的帮手的意思。】

「长着一副可爱的脸,真是能说呢啊。」

就是这样的说,缇露!

我的老姐可是人类最强的说哦!?

「喂,废话就到此为止吧。不是情况很紧急吗?」

「妾身自知道,已经进入咏唱了。」

对我而言的太过可靠的伙伴已经到来,所以再度重新开始。

担心的事情也少了一件,所以积极的心态也得以回归。

阿勒……说起来,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谁的事情来着。

嘛,多半是错觉吧。【译:可怜的大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