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体育

web版第一卷试看

22 搭上旅途

web版第一卷试看 22 搭上旅途

和冰龙战斗的三日后~

就结论而言 我被村子的人感谢著

是因为这么显眼地把威胁击退的关系吧

而盗贼团也好像是毁灭了

在基地中的残党也好像是被紫苑姐踢飞了

果然是因为有几人魔法使的原因突入班也出现了被害者

在这之中某一队突入的公会成员被全灭了

根据勉强地存活下来的其他成员所说

是由一个褐色的女人所做的

但是 那个女人也好盗贼团也好 现在都不存在了

然后 村子也慢慢由被害的一事中取回平稳

而我自己也尽自己所能 抱着也许可以救到其他伤者的心态在村子中打转

但是 我对着有人因为回复而感到惊讶的事 被感谢的事 感到有点为难呢

就像自导自演一样令人难为情也要有限度啊......

再加上在这村子中可以用回复的人好像就只有村子唯一的教会的神父和我而已

......嘛虽然提露也是可以用啦 但要求她做到这个地步也不可以吧

在表面上提露是表明不想和人类的事拽上关系就是了

说得上是好消息的事, 就是艾莉诺亚小姐和那个厚脸皮的弟弟格鲁

和他们的家人没事的这件事吧

在村子解封时对着我又哭又笑虽然真的不知怎样应对才好

但总之被感谢的时候挂起笑容就没问题吧

像这种感觉地过到第三天

在这天的夜晚我在房间的床上用体育座座著

为什么在失落的时候体势也会沉下去呢?

「......哈」(叹气

「不对啊......虽然不清楚你因为什么而失落啊但为什么要占领我的床舖啊?」

正是! 我在「姐姐的」房间中失落着!

在紫苑姐对着在桌上的公会的报告书时受不住不断叹气的我而对我提问了

「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不用管我啦......」

「好像在消沉着但又好像不是.....真的搞不懂你啦」

说到尾今次这一连串的骚动都是因为我吧?

虽然没有确实的证据只是推测而已

但就这个推测来说可以说这件事绝对是和我有关吧

不过这也是像有鸡先还是有蛋先 的悖论 ,我也觉得 因为这样而失落的话好像有什么搞错

「叔叔和姨姨呢?」

「老爹的话应该还在街上帮忙复兴的工作吧。实际上火种很快就被消灭。因为魔法而被破坏的房子也没想像中多,复兴的工作应该很快就可以结束啦」

大叔因为脚伤所以并没有参加冰龙的战斗而是一开始就去帮忙避难的工作

在和冰龙战斗的时候没有人因为吐息的残渣而受伤 实在是万幸啊

「妈妈的话好像在裁缝著什么的样子。虽然有叫她好好休息就是了」

「是 这样吗」

经过三天后,姨姨也回复到可以正常地生活的地步

就算用魔法把伤口塞著回复失去的体力也需要一定时间吧

虽然 在原本的世界的医疗技术来考虑的话这可以算是神蹟一样的东西吧

「――――――谢谢啦 爱丽丝」

「.........」

「这么说著又开始失落啦你这家伙」

紫苑姐一边笑着一边逗起我来

「......书类的工作要做到什么时候?还不睡觉吗?」

「哦~哦~公主大人的心情变差了吗?就说你要在我的床上睡觉吗?」

「现在 我需要别人的温暖」

绝对不是带着什么下流的心情!

「哼哼~知道啦那么 睡觉吧」

「等!太大胆的说」

「为什么突然害羞起来啦真是 令人感到困惑的家伙」

如果说 只是想说说而已的话 会被打飞吧......

「明白了 过来吧!」

「你这家伙 ,真的是在消沉着吗?」

来到傍边的紫苑姐用拳头轻轻打了我一下然后躺上了同一张床

二人一起仰卧著看着天花板

「......欧捏酱味道很香的说」

「是这样吗?感觉爱丽丝那边的味道更香就是了」

......然后 身体慢慢就像不听话一样 (开始撤骄了已经放弃做汉子了ww

「 欧捏酱 有喜欢的人吗?」

「哼哼 ,是多愁善感的青春期吗?在夜间说恋爱话题什么的很有少女的感觉呢 爱丽丝」

「......好像有什么十分之不甘心的感觉」

但是啦 紫苑姐又是美人性格也是十分之爽朗 欧派也很大

身材也很好 战斗能力又高又温柔

这是什么高性能啊!!

「到现时为止我从来没考虑过这种事就是了」

要是听到刚刚的那句台词在这村子中 绝对会有几成的男生会在哭啊

「......但最近呢,有个在意得不行的人啊」

「是想说 有个不断给麻烦的妹妹吗?」

这点事 就算是我也会察觉到哦 系系

「哼哼 可能是吧」

啊~但是 果然在紫苑姐身边的话会感到安心啊

就像有条倒刺刺著的心灵也被治愈了啦

但就在同时遗憾的心情也开始涌出了

在这个家的人 对我来说是家人啊

对我来说 紫苑姐是十分重要的人

重新认知到这件事了

「 欧捏酱 我呢......明天就要起行去王都了」

「......是吗」

「完全不会惊讶呢」

「也不是这样啊 只是 不知为什么 就是有这种予感」

「......是这样吗」

本来就是有环游全世界的打算啦

但是现在 比起这样更加想去比这村子治安更好 警备更加好的都市

已经 不会觉得自己死掉也没问题也不想去想

还有 希望可以到尽量不会发生悲惨的事情更加安全的都市去

不对 『不会发生』这种乐观的想法我是做不到啦 但果然防患未然是十分重要的!

在有骑士团的王都的话治安最少也会比这里好吧

「有目标了吗?」

「是的 提露也会照顾我的说」

怎样说也好 我也算是提露的弟子啦加上还要修行 不一起的话可不行啊

「那个精灵的小妹妹吗?」

「是十分之好的孩子喔」

好孩子 虽然不知道这样说合不合适啦 但因为是那种体型所以没办法啦

「是这样啊......会开始寂寞啦」

胸口就像因为被这种想法占据了而开始收繄

「一起 ––––––」

就在差点说出口时总算把想说的话吞下了

「真是......受到了你们很多的照顾, 所以至少也请容许我把钱留下」

「虽然不需要就是了 但是 你有这种东西吗?」

「提露她说作为今后的生活费提前给我了」

「唔~那孩子原来这么有钱啊」

「是的 白金币的说」

「白?!!!」

果然 就算是紫苑姐也吓了一跳坐了起身呢

所谓的白金币是这个世界最上级的货币有着金币的100倍价值

也就是说 有着100枚金币的价值啦

「因为个人的原因已经用了40枚了 」

「你到底有多大花啊...」

咿啊~就是呢

「在余下中的50枚放在了欧捏酱的桌子中的抽屉中」

「哼~真是笨拙的家伙啦我收下了就是了」

「我就知道会这样说的了。不愧是欧捏酱!」

真是 会顾及人心意的人呢

「会好好地用在街道复兴上的啦」

「是的就欧捏酱喜欢地使用的话我就会开心的了」

不知不觉把想说的话都说完之后我就像避著紫苑姐一样 把体转到别一边了

在背后也传来了紫苑姐重新躺回床上的感觉

不知不觉了摸了摸左手的手镯

前往未知的土地当然会感到不安但也有因为第一次而期待着的感觉

旅途的同伴 也都是值得信赖的人

缇露贝露·艾因莎乌拉

现在把在村子的旅馆的房间作为一时的落脚点

她是我 自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听到有姓氏的人

是精灵的世界的贵族吗?

还是说 这只是精灵的风俗吗?

从未见过的土地从不认识的习惯

对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充满兴趣

其实明明在转生之前的世界也是还有十分多没看过的事物 我真是势利的人啊

但是 也察觉到自己久违地有「干劲」了

是因为为不管好事和坏事都在这么短时间体验到吗?

想回到原本的世界不可思异地没有想过 ((这是当然的不如说我也到异世界当萌妹子百合啊

只是 在原本的世界中我是失踪的状态吧

像这样 好好地对『这边的』 家人说了要去旅行的事

这样的想着果然也想对原来世界的家人传递 我很精神地干着 这件事啊

我出发了

就算只有这一句也好

「––––––爱丽丝」

「......?」

在沉浸在睡前特有的思考世间时背后传来了声音

是出奇的认真但又十分温柔的声音

「还没睡着吗?」

「啊 是的」

「稍微 转向这边嘛」

其实这是 对着紫苑姐那边睡的话会对我的精神卫生有不太好的影响 所作出的苦肉计而已

但被叫了的话 就没办法啦

「.........是的」

慢慢地把身体转向另一边–––––也就是紫苑姐的那边

「–––––咦?」

就在这一瞬间被抱住了然后–––––被吻了

「......额头?」

在额头上

「唔~?还是在唇边比较好吗?」

可以在近距离看到像欺负人一样的笑着的紫苑姐 的脸 我的脸感觉立即就热起来了

「突 突袭什么的.......对心脏不太好的说......」

不如说 你到底在做什么

你是帅哥吗?!

就算是我也 也想像这样做一下啊!

「爱丽丝......就算离开多远 你对我来说都是十分重要的喔」

「是的......我也 欧捏酱的事 好喜欢的了」

「哼哼 真是说了令人高兴的话啊」

被不由自主地感慨的紫苑姐抱繄了

就像安抚小孩子睡觉一样不断地摸着我的头发

......就这样感到美好的感觉的我 到底还能不能回来呢?

精神上的意思 ((回不来的了你已经是出色的萌妹子了

「......欧捏酱好卑鄙的说」

「为什么呢?」

「太过帅气了的说」

然后就和平时一样被弹了一下额头

「已经可以了吗?」

提露在马车上的车扶位上一边打着呵欠 一边问著

在早上的街道的门前被没有多少人 只是间中有一些农夫擦身而过。

这辆马车也是提露在公会中买入的

真的是有钱人呢 这孩子

「是的」

点了点头后 提露就拉了拉马的缰绳并指示著前进

提露真的是什么都会呢...我这样配服著

也好好地向叔叔和姨姨道别了

虽然想着会被说到『一大早到底在说著什么蠢话』,但也没有这样

姨姨好像一早就察觉到我要出发的事为我准备了很多东西 外套啊 替换的衣服啊

新的法袍啊之类的

明明身体还未回复到正常情况竟然为我裁缝了这么多的衣服 真是惊人的洞察力啊

就算是惊喜也要有限度啊

眼角也冒出眼泪了

至于大叔那边......反而大哭一顿了

鼻水也混在一起

真的有点受不了

那样一把年纪的男人大哭的一面 真的有点接受不了啦......

但是 真的是十分之感谢他

因为他是 最初一个为了让刚来这个世界的我 可以生存下去而提供归宿的人啦

虽然说了 一直这样的话会走不了 所以不用来送行

但实际要是真的来送行的话 泪流不止的可能会是我也说不定

「–––––爱丽丝大人」

「唔?」

对坐在马车中放置行理的平台看着慢慢远离的村子的我 ,座在身边的她向我搭话了

回头一看 那对翡翠的双瞳映照着我

蓬松飘逸的金发也像太阳一样闪耀

「 爱丽丝大人的事 会由作为代替姐姐大人的我 好好的守护」

「嗯......因为伊莉亚很厉害啦我期待着喔」

这就是 我在这个村子上的浪费

不对 想要的东西用理想的金额购入的话 不可以说是浪费吧?

「是的 ,我将会化作爱丽丝大人的盾 不管有什么艰苦 也会好好的保护给你看!」

实际上 虽然关于这孩子还有很多不清楚的事

但也不是在怀疑 这个谜一样的忠诚心也是

「......捏, 伊莉亚」

「是的」

看着 这个 不知有什么忧虑的瞳孔

「自己的事也是要好好地守护着喔?那个....是命令的说」

这只是把我纯粹的想法说出应该不会有反论吧

「–––––YES,MY LADY」(是的我的主人(小姐))

伊莉亚虽然想说什么但是停住了 然后传来了这种生硬的台词

在背后坐在车夫座上的提露也大大的打了个呵欠

啊~今天真是个好天气啊

轻轻地在平台上躺下

蔚蓝的天空 就像会把所有东西都吸入慢慢的扩展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