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体育

第一卷 背弃的龙血

第一章 纠缠,交融

第一卷 背弃的龙血  第一章 纠缠,交融
我是谁?我在那?我要干什么?

想不起来,在这一片黑暗中,光是为了抵抗头痛欲裂的感觉,不让自己再次昏迷,就已经耗费掉大部分精神力了。

好热,不知道为什么,身体像是在由内而外燃烧一样。

这绝对不是环境问题,应该是是肉体上出现了什么问题才对,不然也不可能保持着意识但是起不来。

咽如焦釜,口干舌燥的感觉催促着他摄取水分,但是他却不知道因为什么不能大幅度动弹,像是一种无形的力量闷在火炉里一样。

但,小幅度挪动还是可以。

随着手慢慢的探索,他慢慢摸清楚了这是什么地方。

他身上确实盖着什么,从触感来看应该是被子,身下躺着的地方应该是床。

差不多极限了,为了对抗头痛欲裂的感觉和下腹像是燃起的火焰,这是他现在能想到的所有的东西。

“呼——”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触碰到了一处光滑与柔嫩的地方。

这柔软的触感,加上刚刚那一阵呼吸声,立马让他感觉出来了,身边有着一个女人。

而这之后,便是一发不可收拾。

本来没有感觉到还好,现在感觉到后,小腹中的火焰像是得到了助燃剂一样,燃烧的更加剧烈。

现在他又清楚了一件事,自己应该是中了类似催情药一样的东西。

一股成熟女人的体香从旁边传来,就算他刻意的不想去呼气,但这气味依旧无孔不入钻了进来,刺激着他的大脑与神经。

然而,这还不算什么。

可能是因为刚刚的触碰吧,在这黑暗之中那个女人翻了一个身,靠在了他的胸前。

如果看得清的话,现在他和这个女人应该是在床上面对着面。

“啊呼——呼——”

理性快要蒸发了,除了不停地喘着气以外他暂时没有别的想法。

像是听到了他的呼吸声一样,那个女人抓住了他的手,靠了过去。

她要干吗?他不清楚,但他清楚如果再不干些什么,这最后的理智也应该要消失了。

好大,这是他的第一感觉。

这两团硕大的触感像是富有弹性的海绵一样,傲立的双峰就算是其中一座也无法一掌揽下。

软化的手感一碰到了就让他忍不住的开始把玩了起来,滑溜溜的感觉竟然差点从他手里滑走。

感受到了他的触摸,这个女人靠的更近了,近的几乎和他挨在了一起。

随着两人胴体相拥,他最后一丝理智崩溃蒸发掉了。

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吧,人是没有办法违抗生理本能的,更何况还有药物。

于是,他也顾不上怜香惜玉了,双手使劲的将她的双峰捏成了椭圆形,十个指头深深的陷了进去,粉嫩的山头顿时从指缝间钻了出来,在灼热气息的吹拂下傲然挺立着。

“嗯——”

对方有了些许反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手掌太过用力了,嗯了一声。

但马上双手环抱过来,两条柔软的手臂环扣在了他身上。

而他此时也没有闲着,感受到对方环抱过来立刻抽出了一只手向下探去。

而马上,他另一只手顺着山间的溪谷,一路摸到了那挂在悬崖峭壁上的云朵。

这云朵揉起来比这双峰更加的有手感,用力拍了两下便拍出啪啪两声。

感受到臀部的疼痛后,她像是要反抗似的嘀咕几声,但话还没有说得出口,她的香唇就被堵上了。

“呜呜呜——”

他吸吮卷住她湿润的香舌,不断地吸取着津液来滋润自己干枯的喉咙,两人舌头缠绵不休,一股糜烂的气味慢慢扩散开来。而随着这股糜烂的气息,两人的身体都开始溢出了阵阵香汗。

女性的体香混合着汗液的气息,让此刻口中的甘露更加的香甜可口。

更多!还不够,还要更多!

体内的无名火焰持续燃烧着,刺激着他让他变本加厉的索取起来,而感受着这鲸饮狼吮她那象征性的反抗强烈起来,马上,她的香唇便从他的嘴里逃了出来。

“啊哈——啊哈——不行了,不要再吸了,我一滴也没有了……”

娇嫩的喘息声惹得人不由的想要欺负她一番,男人的征服欲很简单的就被激发了出来。

听到声音后,他立刻翻身将她压在了自己的身下,一手撑着她旁边的床面,另一只手则再次探向了那山间的溪流。

“嗯啊——”

随着她的低吟,他的手已经顺着泉水旁雪白而又光滑的松石,滑进了那神圣禁忌的伊甸园内。

而他口头也没有闲着,他伸出舌头轻轻舔舐着她肩胛下的锁骨。

她那洁华的肌肤上没有一丝斑点皱纹,滑嫩清香的触感像是在舔食肉冻一样,让他愈发欲罢不能。

“嗯,啊哈,嗯哈——”

感受着胴体上传来的刺激,她面色潮红不停地呢喃着,浑身没有一丝力气瘫软在床上任他施云布雨。

见其不反抗,他愈发的大胆了起来,手不停地在伊甸园禁忌地果树上摩挲着,抚摸着溪涧的这些草木。

而随着这些摇摆着的草木,清澈的溪流也一点一滴的从泉眼里流露出来。

受到了泉眼里甘甜的溪水的滋润后,他腹腔中的火焰不禁没有一丝熄灭的意思,反倒更加的旺盛了。

“啊呼——”

他深呼吸一口气,人类最原始的冲动此刻已经无法克制住了,是时候要干正事了。

看着眼前正焦急拔弄衣服的家伙,女子没有丝毫动作。刚刚那强有力的吸吮仍旧未让她缓过神,现在她依旧吐着粉舌,任面前压着自己的人肆意妄为。

“哗啦——”

衣物解开了,两人此刻虽然看不清对方,但却做到了坦诚相见。

而此刻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巨龙已被惊扰,无不出谷之理。

他将身子压力上去,再次吻住了对方。但在欲行周公之礼进行郭伦之时停下了。

“怎,怎么了?”

对方气喘吁吁地问着,似乎对未进行交媾很不满的样子。

但,他现在完全没有心思去管这个了,并且此刻他腹腔中的欲火也一扫而空了。

为什么会这样?

夜晚,巨大的城池内。

一名穿着华贵的中年男子,与一名骑士在一处石路上走着。

与骑士一身没有什么亮点的板甲不同,这位大概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紧身的衣服上镶嵌着许多花纹,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是很多龙纹。

“领主大人,接下来要回寝房了吗?”

“当然,毕竟也没有别的要事了。”

被称为领主的中年男子领着身后的骑士走着,他眺望了一下远处城外的城镇,似乎是在欣赏自己的领地有多美好。

“如果没有别的要说的话你就回去吧,和我一起回去……未免有些不太合适。”

这么说着,领主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斜看了身后的骑士一眼。

“哦,是这样的。前段时间的那个商人送了个奴隶过来,好像是已经调教好并且用了药而且还没有开过苞极品,之前已经让别的骑士送到领主大人的房间里了。”

骑士停下了脚步然后说道。

“商人?没想到那家伙挺懂的,不过到谈价位的时候,他也别指望能够便宜多少。”

“那我告知他让他明天来城堡会面。”

“可,不过我要先去验验货。”

说着,这位领主邪魅地笑了笑,似乎很期待的样子。

而在这时,一个看起来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正向着这边欢快地跑来,她像是追着蝴蝶的样子,完全没有注意到领主与那位骑士,近了些许后,她注意到了领主的存在,而这一瞬间,她失衡了。

追寻着自己喜欢的事物的代价,就是会忽视掉脚下的路。

如果不是运气好到一脚不会踩空的天才的话,那就一定会摔倒。

“罗颖小姐!”

果不其然,她摔倒了,摔倒在了领主的面前。而一旁的骑士,则是想要上前搀扶的样子。

但骑士刚上前一步,便被领主单手拦下,随后领主看着摔在地上的罗颖说道。

“目标丢失一会儿可就追不到了。”

“我……我能去追蝴蝶玩吗,父亲?”

罗颖看起来有些提心吊胆的样子坐在地上,仿佛面前这位领主不是她的亲生父亲,而是什么可怕的人一样。

“就像我之前说过的,不行。现在你就先这么坐着吧,等不痛了,再走回自己房间去,从我铺的这条石路上走回去。”

说完,领主向着自己的寝房大步走去。

“父亲,那我之前说的去……”

“罗颖,自己多加思考一下,思考别人会怎么做,思考别人会不会答应。”

领主头也没有回,丝毫没有准备管那个女儿多少的意思。

而那位骑士则有些不忍的样子,快步跟到了领主身后,询问道。

“领主大人,让小姐呆在这……”

“你觉得有什么不妥吗?还是说你想教我怎么做?别忘了你是隶属于谁,法里顿•龙境。”

“不敢。”

法里顿骑士半跪下来低下了头,而旁人看不见的是他此刻额头上已经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虽然他一直觉得小姐这种人挺可怜的,但他不可能得罪自己的主子。

见法里顿骑士没有说别的后,领主又看了一眼不远处坐在地上的罗颖后喃喃自语道。

“差不多到能吃的年龄了——”

听到领主的自言自语,法里顿骑士依旧没有什么反应半跪在哪里。

他和他腰间的剑做不了什么。

“父亲!”

“没有意义的话不用多说,你说了别人也不会听,懂么?”

“不……母亲说她今晚要去你那里,如果你直接回去她应该已经在等你了。”

本来看起来有些不耐烦样子的领主,听到后面的话后表情瞬间僵住了。

此刻,他心中有着很不好的预感。

“我知道了,那我先回去了。”

说完,他大步向寝房走去,离开了法里顿骑士和他女儿的视野后,他大步向前的身形逐渐变形了起来,从一开始的走慢慢扭曲成了一坨疯狂向前冲刺的躯体。

“啊!!!这天杀的运气怎么偏偏是今天?”

一边叫喊着,他一边快速的冲刺着,他现在恨不得下一秒就出现在自己的寝房边上。

如果说这时有人测算会发现,此时这位领主的速度竟然与被施加了法术差不多。

没有人知道自己在紧要关头会爆发出什么力量。

另一边,法里顿骑士将罗颖搀扶了起来。

“没事吧小姐?”

法里顿很关心的样子。

“嗯,没事。”

“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法里顿叔叔忙自己的就行了。”

罗颖笑着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看着这天真烂漫的样子,法里顿内心十分的纠结。

“那个,我觉得你父亲不太可能同意你……”

“我知道父亲的意思啦,肯定是我哪里没有做好父亲才不答应的,只要我努力做好,有一个贵族的样子父亲肯定会答应我的。我先走啦,法里顿叔叔。”

说完,罗颖轻快地走回去了,她看起来还是和以前一样。

一样天真。

“懂了吗?完全不懂啊……这不是你做没做错的问题。”

完全没有给他机会说什么,法里顿看着远去的罗颖苦涩地摇了摇头。

看着自己身下迷惑不解的女子,他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按理来说,怎么样现在都应该把事情办了才对,但是偏偏他现在做不到。

“砰!”

然而,就在这尴尬之际,房间的门被打开了。

随着房间外光线的照入,领主气喘吁吁地身影出现在了房门口。

“伊苏罗蒂!你……”

然后,领主的话还没说完,他看着房内的景象人就傻了。

他的精神乃至三观都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如果不是因为见过很多大场面了,恐怕他现在脑子都会出现一点问题。

他的妻子,正被一个不认识的家伙压在床上,并且两人身上都一丝不挂。而妻子面色潮红吐着粉舌的样子,像是很爽的样子。

而最为关键重要的是,压着自己妻子的是一名少女,如果没猜错这应该是那个商人送来的人吧。

“我的法克——啊!!!”

“啊!!!”

领主吼叫了起来,而他的妻子伊苏罗蒂也跟着叫了起来。

因为她发现了,正在和她缠绵的并不是自己的丈夫,而是一个少女。

唯一没有喊起来的家伙,则是那个依旧趴在伊苏罗蒂上方的少女。

他,不对,现在应该是她才对。

虽然她不清楚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但是她也得知到了一件令她三观收到冲击的事情。

她的二弟没了。

“啊!!!”

于是,她也加入到了吼叫的队伍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