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体育

第一卷 背弃的龙血

第二章 血离·龙境

第一卷 背弃的龙血  第二章 血离·龙境
偌大的澡堂内,此刻只有一段曼妙的身影在水雾中若隐若现着。

透过这碍眼的水雾,一名十五六岁左右的少女全身浸泡在水池内,呈小麦色的皮肤经过水的滋润显得更加妖娆。

她玉颈微曲,皓月般的肩头纤瘦圆润,轻触着发丝的纤细手指柔若无骨。

而在水下隐隐可见的山头并不宏伟,与之前伊苏罗蒂成熟的山峰相比就逊色了不少,但那山顶含苞初放的红色果实却又十分吸引眼球,诱人犯罪。

不知是泡久了还是别的原因,她娇靥绯红,秀发间香汗微浸,如兰气息急促起伏。

“是这个味道吗?”

她将含在口中的食指抽出来后舔了舔嘴唇,似乎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

而玉指与樱唇藕断丝连着的白线,也随之溶解在了水中,谁知道她刚才干了什么呢?

“呼——”

做完了她想做的事情后,药效已经差不多消失殆尽了,现在可以稍微理解一下现在的情况了。

这片土地上一共有三个王国:航海贸易之国卡门斯,崇尚力量的战斗之国比斯特,以及自诩正统的人类王国皮尔。

而她自己,毫无疑问的是一个中国人。

这么想着,她很无奈的将脑袋潜进了水里,并时不时冒出了点气泡。

她现在很清楚,自己绝对有问题,而且不是一般的有问题。

首先自己知道这个世界的情况,也记得最近几个月是一个商人手下的奴隶,虽然没有在这之前的记忆但她很清楚没有中国这个地方。

但是今天被下药了之后,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突然记得自己是个中国人,但是却根本没有关于这个国家的记忆。

这种感觉就像是你隔壁笼子里的奴隶,突然和你说他其实是某个王的后裔一样,这谁信?

但是她又确确实实感觉,自己之前应该是个男的才对,所以现在最科学的解释应该是……

“是法术。”

她咬着牙自言自语道,这应该是目前最科学的解释了,比如说一个法师用些什么奇怪的法术把两个人缝在一起也不是没有可能。

至于她为什么确信不是自己突然发病,而是真的确有其事是有原因的。

原本药效果较深的时候自己没有注意到,但就在刚刚那个领主准备把她当魅魔烧了,但被他妻子拦下来的时候发现了,语言有问题。

她大概听得懂那些人讲话的内容,从他们的语言表情神态配合大概听懂的意思,她能够推算出对方在说什么。但是她下意识所说的语言,那个领主和他妻子显然听不懂,不然也不至于准备把她当魅魔烧了。

所以自己是个中国人应该是属实,毕竟都有一套语言体系,再加上对这里语言说的不是很熟所以自己身上确实发生了什么。

然后就是除了这个身体最近几个月的记忆以外,自己对这里所讲述的语言还有一些别的印象,好像在中国这个语言被称为日语?

“也就是说中国应该确实存在,可能是很久以前存在过的国家,然后其中一个死掉的人的灵魂来到了这具身体吗?”

她这么分析着,现在对她来说谜团还有很多。

不管是这具身体一年前的记忆,还是说后来外来的灵魂,这两个的过去她都不清楚。甚至她现在也不明白自己是这两个中的那一个,或者两个都是。

抛开这种记不起来的事情,先分析下现在的状况。

首先这个地方比较特殊,被称呼为龙境。

为什么特殊是因为他是唯一不隶属于三大王国的地方,好像三大王国还不存在的时候,就有龙境与龙境领主的存在了。而刚刚那位,则是现任的龙境领主罗勒侯爵。

至于为什么这一小片土地能够独立了在三大王国之外,自然是有原因的。原因正如他名字一样,龙境。

龙境是唯一一个控制了巨龙的地方,包括三大王国在内仅有龙境拥有巨龙,除了龙境以外,其他地方顶多都是亚龙,地龙之类的牙龙种。而巨龙的存在,让龙境屹立于皮尔王国与比斯特王国边境独立开来。

然后自己目前是应该是被商人卖给龙境领主罗勒的奴隶,并且阴差阳错不小心和他妻子上了床……虽然因为看起来都是女性没有发生什么,但那个龙境领主估计不会给她什么好脸色,就算被他妻子保了下来,本质是奴隶肯定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更可况虽然这个世界女性地位不低,但也不高啊!

“咦?等下,为什么伊苏罗蒂要保我这个陌生人呢?该不会是……”

突然,她发现了一个值得细品的盲点。随着她越加深入的思考,她表情也变得怪异起来,最后,两个圆润酒窝夹着中间憋不住笑意快裂开的嘴唇,柳眉也舒展的要躲开有多开。

“好嘛,总之首要目标先想办法活下来什么的,之后的目标的话……”

说着,她破开了水面站起了身来,晶莹的水珠飞溅了出来,从她光滑如玉般的肌肤上滑落了下来。

圆润丰满的长腿,以及那一抹若隐若现的伊甸园不禁令人浮想联翩,她低头看了一眼后脸色也有些微红的撇了过去。

“好色哦,还是节制点比较好。”

说着,她抹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后,将一条浴巾披在了身上向外走去。

“男装吗?挺不错……等等,为什么是男装?”

议事厅内,罗勒在坐在一边的伊苏罗蒂旁来回踱步着,其挣扎的表情不难看出他在做着什么思想斗争。

“伊苏罗蒂,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让我把那个妖女杀了,这件事情要是传到教会会有多大麻烦你知道吗?”

终于,罗勒像是忍不住了的样子走到了伊苏罗蒂面前诉说道,脸上添加的几条皱纹加速了他步入中年的进程。

“你养的那些情妇麻烦也不会少多少,要是这次我没来,那个小姑娘估计也要惨遭你的毒手了吧?真是的,你就是嫌弃我快三十了,一直找这种十多岁的姑娘是吧?当初入赘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罗勒。亏我刚才还以为你回心转意了,没想到是意外……”

说着,伊苏罗蒂有些不爽的拍了一下桌面。

她已经差不多要三十了,自从二十多后的几年罗勒就再也没有碰过她,她也是自那才知道罗勒的癖好是十多岁的女孩。

而这这就苦了她了,罗勒偷偷找找情妇什么的教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什么,但她又因为教会不可能去找情夫的,这要是找了可是会被绑到火刑架上烧死,这就导致了她现在对罗勒极其不满。

最关键的是,她之前提出过要求要一起做,但是做的时候才发现罗勒已经对她没感觉了,怎么样都不能像当年一样挺拔笔直,所以这些年她几乎就是一个人强压着人类本能顶过来的。

“我知道,我对此很抱歉……但你要知道,万一哪天她把今天的事情暴露出去怎么办?”

罗勒牙咬的痒痒的,他此刻感到的只有无比的憋屈。

其他的领主的话都是无人敢反抗,但他却掣肘于伊苏罗蒂。

就像伊苏罗蒂说的,其实他之前并不叫做罗勒•龙境,在入赘前任龙境领主家门后,他才在他的姓名罗勒后,加上象征着家族势力名称的龙境。

而伊苏罗蒂•龙境则是上一任龙境领主唯一的独女,老实说当时他就是看上这点才入赘进来的,而他也如他所愿成为了下一任龙境领主。

但是,他终究还是外人。虽然龙境领地内所有人,不管是平民还是贵族的认知里他都是这的最高统治者,但是象征着龙境最强战力的巨龙却听只从伊苏罗蒂的话。

换言之,他只是表面上的领主罢了,就算伊苏罗蒂各方面都不如他,他还是有很多地方都要听从伊苏罗蒂的建议。因为龙境赖以屹立在大陆上的资本就掌握在伊苏罗蒂手上。

虽然一般来说伊苏罗蒂也不会干涉他什么,但这也就成为了他心中一直隐藏着的一根刺。

而今天他被刺痛后,再次想起了这根刺的存在。

“如果她真这样就以散布谣言为由处置就好了,况且我觉得她不会这么做,我们没有必要因为误会滥杀无辜不是吗罗勒?”

“好吧,但那个奴隶你准备让她怎么样?总不可能放她任由她出走吧?”

终于,罗勒像是泄气一样妥协了,毕竟这件事情实际上也不是一件特别大的事情,教会就算知道也只会上来说教很麻烦而已。

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的发际线似乎上移了些许。

“那当然,她还是要留下来的。”

就在伊苏罗蒂话语间,议事厅的门外响起了脚步声。

随着脚步声接近,卫兵的通报声从门口传来。

“领主大人,夫人,已经把人带到了。”

“让她进来。”

说完,罗勒还嘀咕了一句。

“明明是个奴隶还让她洗澡更衣,你还真是博爱仁慈。”

罗勒说完后,随着门渐渐打开,一段曼妙的身影不声不响的走进了屋内。

看到来人的样子,伊苏罗蒂的眼睛亮了一下,而罗勒则是有些惊讶的样子。

与之前床上病弱文雅的样子相比,现在纤弱的身躯被紧致的男装勾勒出的弧线,再配上小麦色的皮肤让她有了几分野性的味道。

而这漆黑的男性贵族服饰也平添了几分高雅的气息,从她一路走来的行为举止完全看不出像是个女孩,而是个有教养的贵族子弟。

虽然伊苏罗蒂之前就料到让她穿男装效果会很好,但没有想到会好到这种程度,如果不是碍于罗勒在她甚至有种想要直接抱住她的冲动了。

罗勒的反应则更加大,他的反应已经不仅仅限于表情震惊了。

虽然很下流,但是他起生理反应了,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种打扮的少女,可以说是闻所未闻,前所未见,而且这病弱的样子,给人一种恨不得想要狠狠地欺负她的感觉。

如果可以的话……

想到这里,罗勒咽了一下口水。看来那个商人确实很懂,送来的这家伙可以说是罗勒见过最上等的了。

“参见龙境领主,龙境领主夫人。”

走到罗勒和伊苏罗蒂前方后,她右手握住帽子前檐中央将帽从头上取下,右手垂下后身体对正,立正着双目注视着两人,身体上部向前微微倾斜。

“衣服穿着还合身吗?”

伊苏罗蒂站起身迎了上去。

听到这个问题后,她下意识看了一眼旁边的罗勒侯爵,不过她发现罗勒侯爵并没有对她的服装有反感的感觉,反倒有些……眼前一亮?

“第一次穿,感觉也不是很有问题的样子。”

虽然日语并不是很熟练,但结合对方语气,神态以及动作沟通不成什么问题。

“那就好,说起来你叫什么名字?”

“我……”

然而,就在她想要回答没有名字的时候,她心脏像是被刺了一下一样。大脑也在这一瞬间像是宕机了一般,一种半死不活的感觉瞬间涌了上来。

她一手扶着旁边的墙,一手扶着额头才算是稳住了身形,但在她意识回归后,本来空白的记忆中却出现了两个红色的大字。

血离。

“怎么了?没事吧?”

伊苏罗蒂看起来有些焦急的样子。

“卫兵!叫医生来!”

一旁的罗勒则是冷静的多,听到他叫医生后伊苏罗蒂看起来有些诧异的样子,估计是不明白为什么罗勒之前还一直想要这个女孩死,现在还主动叫医生救她。

而罗勒自然有自己的小算盘,本来他是无所谓了,但现在……要是这女孩就这么没了,他会觉得很可惜。

“没,我没什么夫人,身体不是很好而已。我叫做血离。”

虽然不知道这个名字是谁的,但先报上去吧。如果之后遇到了认识这个名字的人的话,说不定可以知晓以前的事情。

“呼——那就好。”

看到这位夫人的样子,血离确信了一件事情。看来这个夫人已经沉浸在之前的那次未完成的交欢中不可自拔了,这幅表情样子可绝对不是对普通人的担心。

是驯服了吧?

看着这位年龄不到三十的人妻,血离不禁舔了舔嘴唇,之前的事老实说让她也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之后也不知道能不能……

“血离是吗?你愿意在血离的名字后加上一个龙境吗?”

“你要干什么?直接让她摆脱奴隶的身份?不,准确的说应该是进去龙境家族,只有家族势力成员才能够在名字后面加上所属势力名字你应该很清楚,你让他直接跳过公民从奴隶直接进入龙境家族?”

还没等血离有什么反应,一旁的罗勒就像是被踩到尾巴一样叫唤了起来。

“没什么问题不是吗,这样她肯定不会背叛龙境。”

“啧,好吧。那你准备让她干什么?让她跟着我照顾我的饮食起居也不是不……”

“我愿意,我可以照顾夫人。虽然我身体不太好,但是一些轻活还是没问题的。”

稍微用脑子想想就知道要跟那一边,把奴隶下药丢到房间里的这个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指不定有些什么奇怪又令人作呕的性癖,而这这边的领主夫人好的不是一星半点。

而且就着刚刚的情况,领主夫人应该会顺势答应的。

不过,在这之外有一点令血离在意,按理来说都是领主说一不二的,为什么如今看罗勒和伊苏罗蒂的关系偏向平等,这个点要记一下。

然后就是目前来说应该是要摆脱奴隶的身份进入龙境家族了,这个开局还算挺不错的,有个还算稳定的靠山比生命都好。

然后就是目前的线索,等会应该是会有医生来看我,在见完医生后稳固下和伊苏罗蒂的关系,就要会会那个商人了。

只要追寻那个商人贩卖这具身体的源头,应该就可以查到什么,这差不多是目前唯一的线索了。

“当然没问题,正好帮我更衣的侍女前段时间嫁人离开了,现在正好你能来替代她的位置。”

更衣?听到这个词汇血离不由得眨了眨眼。

“啧,算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先回去休息了,明天还要处理事情。”

看到这一情况,罗勒干脆直接径直出去了。

他头一次感受到伊苏罗蒂有这么强的执念,现在想要怄过她显然不太可能。

但是,这可不代表罗勒就放弃了。

走出去的时候,罗勒回头看了一眼。

“呆在龙境,迟早有能吃到的一天。”

说着,他拍了拍自己有些凸起的裤子,然后向着黑暗中走去。

“那从现在起,你就是血离•龙境了,现在先享受你医护治疗吧,看看医生能不能治疗你,不行到时候可以去教会寻求下帮助。”

血离点了点头,不过说实话,好的有点太过分了。

上来就遇到这种好事,会不会太奇怪了?按照人品守恒来说的话,之后会不会有些不好的事……

想到这她不禁打了个寒颤,希望不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