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体育

第一卷 背弃的龙血

第三章 认知偏差

第一卷 背弃的龙血  第三章 认知偏差
书友群:681021864

==========

“砰!”

罗勒的手重重地击打在了旁边的木梁上,他的手已经被木刺扎出了些许血迹,但他却依旧无所谓的样子。

“为什么,到底是什么原因?明明我现在才是龙境领主,但为什么你们不听从我的号令?”

罗勒怒气攻心的朝着眼前一只闭目趴着的巨龙怒吼道,但过了一会儿,他又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坐了下来。

“唉,是血脉吗?还是法术?伊苏罗蒂喜欢和平,龙境也就一直无法对外扩张,我真是受够了。”

说完,罗勒有些颓废地看了一眼依旧沉睡着的巨龙,然后转身离去了。

但他所没有注意到的,是这只巨龙在他离去时眼睛睁开了一丝缝隙看了他一眼。

对于人来说最无聊是什么呢?就个人认为,最无聊的莫过于听着,看着眼前的东西进行着一遍又一遍看起来没有意义的举动。

比方说,现在眼前这位身着长袍,貌似是教会的神职人员的家伙正在给自己进行着的祝福。

事情是这样的,之前让医生稍微检查了一下身体后,那位医生发现她体内意外的虚弱。

用哪个医生的原话来说,她简直就像是被吸血鬼捕食过一样,但身上并没有发现被咬伤的伤口就是了。

得知了她体虚后,伊苏罗蒂立刻让教会驻扎在这的修士来帮忙。

这本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偏偏是这个修士的祝福给了血离一个很大的惊喜。

原本想象中的祝福,应该是这位修士拿着一本古朴的教典,或者镶嵌着华贵宝石的权杖,亦或是细小却又庄严的十字架。然后念动一些不明的咒文后,几道温暖光束下来施加在她身上,治愈了的身体之类的。

但她没想到,这个所谓的祷告祝福,就真的只是祷告祝福而已。

看着面前嘴里念念有词祈祷着的牧师,血离的嘴角不禁抽出了一下,这种念经已经持续有一会儿了,并且看上去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再看看不远处端坐着的伊苏罗蒂,从她虔诚的表情来看,这种祷告很正常是吗?

“我感觉好多了,谢谢你修士先生。”

虽然身体并没有一丝的变化,但血离还是十分违心地说出了这句话。

如果能够尽早结束这念经般的折磨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听到她的话后,修士停下了祷告,然后微笑着将手中玻璃器皿盛着的液体伸向了她。

正当她闭上眼睛,认为这是要用圣水沐浴之类的仪式的时候,这位修士又给了她一个惊喜。

“这是医师调配的草药汤,之后长期饮用多加调理会让身体好上不少。”

“多谢了。”

虽然一点都不想感谢,但是表面上还是要保持礼仪的。

她从修士手中接过了医师调配的草药汤后,将其喝了下去。

随着药汤的喝下,一股温暖从喉咙一路滑落到了胃里,虽然药效还没有开始发作,但这股暖意已经由内而外的开始的,开始在四肢百骸里扩散开来。

虽然身子还是有些虚弱,不过比起之前随时可能会倒下的身躯已经好上了不少,就算突然贫血或者别的什么,她现在应该也可以靠着意志力顶住。

“之后如果再发生别的什么事情,或者有需要就前往城堡中的教堂中找我就好了,我叫做狍隆陶德•迪瓦恩。”

“好的隆桃修士。”

在血离微微点头后,这位跑龙套的修士拂袖离去,从其表情不难看出,他真的把治愈好她的事情,当成是他的功劳了。

然后就是迪瓦恩这三个字,这应该是教会成员所属的势力名吧?

“太好了,你的身体看样子没事了。”

“是好了很多呢,这都要谢谢领主夫人。”

说着,血离走到了领主夫人旁边后拉着伊苏罗蒂向她的寝房走去。

“怎,怎么了?”

见血离将自己一路拉到房间的床上后,领主夫人有些不知所措。

当她准备站起身时,却被血离轻轻摁住了肩膀,于是,她并没有站起来。

“当然是报答领主夫人啦,是您解除了我奴隶身份,我当然要好好,报,答你哦。”

这么说着,血离将脸颊贴到了伊苏罗蒂的耳边,并且双手已经在她身后游离了起来。

“不,不用,没有必要的,我又不是男人……”

“没关系,这是血离学的特 别 按 摩服务哦。”

血离轻轻地在伊苏罗蒂耳边吹了一下,感受到耳边的声音,伊苏罗蒂不知为何全身软了下来。

“没,没必要,不用了……”

虽然嘴上低声拒绝着,但是伊苏罗蒂连刚刚象征性的反抗都消失了,任由血离在她耳边抚弄着。

带着体温的手指伸进了她的衣内,温润的触感渗透过了肌肤,逐渐开始侵蚀起她的骨髓。

过了一会儿,游离在身上的两只玉手渐渐在摸寻到了两只雪兔,感受到触碰的伊苏罗蒂轻轻嗯了一声。

血离的双手并没有着急,而是轻缓着,有节奏的抚弄着两只雪兔。

酥麻感从全身上下传来,暖洋洋的感觉像是去澡堂泡完澡了一样。此刻,伊苏罗蒂连口中的低喃都停了下来,不停地张口吐息着。

“嗯啊,不要这样……”

与原本成熟的声音想比,此刻伊苏罗蒂的声音显得十分可爱,让人觉得这并不是一位二十多岁的成熟妇女,而是一位十多岁含苞待放的小姑娘才发得出的声音。

伊苏罗蒂歪了歪脑袋,象征性的阻止了一下血离,但是这种阻止却如火上浇油一般,让血离来的更加猛烈了。

“呲溜——领主夫人的耳朵很敏感嘛。”

血离用舌头轻轻地舔舐着伊苏罗蒂的耳垂,在得到其反应后变本加厉的将其含入了口中。

“啊呼——啊呼——”

随着血离的双手,开始摩挲着雪兔那粉红的鼻尖,伊苏罗蒂反抗的声音彻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沉迷在耳边与身前传来的酥麻感与狂躁的喘气声。

“没关系哦,夫人想要什么奖励都可以的哦——不管是什么样的条件血离都答应的哦,还是说,想让血离做些什么吗?希望血离对你做些什么吗……”

随着血离在耳边如恶魔般的低语,伊苏罗蒂已经完全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任由血离玩弄了。此刻,她的衣物上已经要被香汗渗透了。

而在看不见的禁忌之地里,黑森林如同刚经历一场绵绵小雨般湿润。而毫无吸水能力的黑森林丝毫阻止不了水从山谷中流出,顺着一道道曲线优美的河岸一点一滴的滑落到了床上。

“嘀,嗒——嘀嗒——”

“呐,夫人。象征夫人的物品能不能给血离一个呢,血离刚来人生地不熟,独自走的话,要是碰到什么事情就麻烦了。”

“啊嗯这个,啊哈呼——”

伊苏罗蒂脸色彤红,喘着气似乎回答不上来。

见状,血离的一只手加大了力度,另一只手则带着些许晶莹黏稠的液体,从两只玉兔间抽了出来,然后将食指与中指伸进了伊苏罗蒂的嘴唇里,让其品尝自己的味道。

“呐,好嘛夫人。血离不想像当奴隶时被欺负了,你拯救了血离,血离也心怀感激地感谢你,你能再让你的仆人在龙境领地内不被欺负吗?”

耳边的如咒语一般的低语,和身体上传来的触感再一次击破了伊苏罗蒂的防线。

她将自己平常看不见的头发下,也就是前额上取下了一片花纹一样的东西,而见伊苏罗蒂取下这东西后,血离掩盖住眼中的一丝狂喜后接过了这片花纹一样的东西。

“那么,接下来夫人该入睡了,让血离为你更衣吧。”

看着伊苏罗蒂迷离疑惑的眼神,血离开始为其褪去身上的衣物。

而且,在褪去衣物时血离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触碰到伊苏罗蒂敏感的地方,弄的伊苏罗蒂不禁又低吟了几声。

“晚安夫人。”

“可是……”

伊苏罗蒂看起来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

“该睡觉了哦夫人,晚睡可是会不漂亮,被别人讨厌的。那么晚安,夫人。”

没等伊苏罗蒂再说些什么,血离便熄灭了不远处的油灯,房间内也陷入了一片黑暗。

“好吧……”

夜晚,异常的宁静。

幽寂的月光,透过云雾照在了幽兰的堡垒上。

血离背倚着墙壁,沐浴在这月光下。

过一会儿,她将吸吮着的手指,从口中拿了出来后,向城堡的一处角落走去。

“这个叫血离的看来对这方面事情挺喜欢的。”

像是在说别人一样,她自言自语地说着。

“思考方式和决定干什么的,是男性的灵魂。而所欲求的东西,以及对任何事物的爱恨都是这具身体本身所携带的。简单来说,她代表感性,我代表理性。”

说道这里,她看了一眼身后的寝房后继续走着。

就目前来看,主导的是理性。

我选择放置伊苏罗蒂不与她交媾,因为我认为如果这样诱导一番她今晚必定会进行一番自我安慰,不然她肯定会睡不着。

而她自我安慰的时候一定会想着我,这样无形中会让我在她印象中更深刻,从而达到关系稳固的目的。

而欲望显然是想要和她做的,只不过暂时被理性压住了,也就是说,也应该会有欲望压过理性的时候,这种情况就要小心了。

这么想着,她大概环顾了一下四周,再次确认了四周一个人都没有。

除非是有那种能够读心的家伙,不然她绝对不会暴露。

这是刚刚确认到的一点,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东西,认知。

就目前来看,她现在的认知应该是这具身体的,但是这具身体的认知显然和目前的事实出现了偏差。

最为直接的就是那个说废话的修士,在血离的认知里,神职人员可不会这么废物。

为了证实这一点,她从伊苏罗蒂那边拿到了那个装饰一样的东西。

一方面是为了测试对她的掌控,另一方面是为了在这城堡内畅通无阻,以便前往图书馆内查阅资料。

不可能从别人的口头叙述来确认这个世界的信息,一方面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另一方面,人的叙述不可能很全面的讲清楚一个世界,不管是谁都做不到。

“到了。”

突然,她停下了脚步。

现在她面前这间房间,应该就是龙境的藏书库了。

而这藏书库外,也是有着一位骑士正在看守着,现在大概已经晚上九点钟左右了,这个时候还守着也真是尽职尽责。

“抱歉可能是我记不得了,请问你是?”

果然,见她走来这位骑士发出了疑问。

任谁来看,穿着男装的女性都没几个,所以就算是大众长相也很容易被看出来。

而且,实际上血离长得并不大众,虽然谈不上倾国倾城,但也是回头率很高的那种了。

“血离•龙境,领主夫人的侍从。”

“哦,你好。我叫做法里顿•龙境,我确实听说过领主夫人之前的仆人走了要换来着,这边请。”

说着,法里顿骑士侧开身子示意她向里走。

奇怪,不需要证明吗?

说起来那片花纹一样的东西平常是在伊苏罗蒂额前,平常看不到的地方,那应该不是类似军令通行证一样的东西。

但那种情况下,她讨要这类东西伊苏罗蒂没有理由不给,也就是说没有这种东西的存在吗?这又和血离的认知产生了冲突呢,血离的认知里貌似有这种东西的存在。

还有就是给的那片花纹一样的东西,那玩意现在看来应该是什么好东西。

“啊,多谢了,这么晚守在门口真是辛苦了。”

表面上客套了一下后,血离向着里边走去。

但刚往里面走,她便发现这位法里顿骑士跟着自己一起进去了。

这家伙准备干什么?是还不信任的原因跟进来看看吗?真是个尽职的骑士。

“你来藏书库干什么?据我所知夫人并没有看书的习惯。”

“啊,是我打算看书,夫人的话已经睡下了。”

“这样……工作一做完就看书吗?你对知识感兴趣?”

法里顿有些惊讶地样子。

一般来说女性大多都喜欢歌舞,戏剧之类的,白天城堡的藏书库也是少有人来,就算有也是零星几个男的。

毕竟白天大多都要工作,晚上差不多工作完就要休息了,自然没时间看书。

“是,不过我对你更感兴趣。”

这话一说出来,法里顿的笑容瞬间僵住了,他没想到血离会这么说。

“额,为什么?”

“觉得你有趣呀。”

为什么有趣呢,很简单。法里顿身上穿着的并不是普通的链甲和布甲,而是贵族才穿得起的板甲,而且还是还是全身板甲。

血离的认知里贵族子弟都不一定穿得起全身板甲,虽然认知不一定准确,但板甲不可能普及到一个守图书馆的门卫也能穿。

所以,他肯定不是一个普通的门卫。

“额,这样吗?”

法里顿看着血离的笑容老脸一红,撇过头没有再看向血离。

这骑士还有些羞涩呢,换做一些开放的男性这个时候应该聊起来了吧?

“说起来法里顿骑士每天都要看守藏书室吗?一直站着看守会不会无聊呢?”

既然他不说,就让我开话题吧,顺便探探底。

“额,其实我并不是看守图书馆的士兵,我是罗勒侯爵手下的近卫骑士之一。”

“诶?那你为什么要在这里看着?”

“实际上,罗颖小姐也就是领主的女儿目前正在藏书库内,和你一样是个爱看书的好学女性。”

有意思,这个领主居然派自己那种最重要的亲信看着自己女儿。在自己领地内这样绝对不是保护,只可能是监视了,这个女儿有点问题。

“那也很辛苦啊,每天跟着小姐到处跑很麻烦吧?”

“还好吧,一会儿前领主才给我下的命令,而且小姐也不像是喜欢乱跑的人。”

今天给下的吗?也就是说问题是今天出的,今天最大的意外应该就是我的到来,但这和他女儿有什么关系呢?应该存在某种联系,两件巧合放在一起,没有关联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但是就现在来看还是推算不出来,毕竟目前信息量太少了。

“这样吗?那别的看守呢?”

“这个啊,我让他们走了。正好我在这的话,就不需要他们再在这里白费功夫看着了,有时间可以去休息休息做些别的事。”

“诶,法里顿先生真贴心啊,能够照顾到别人就顺便照顾。”

“啊,没什么了,这种事情也不麻烦。”

动作没有不自然,话说的很正常,表情的拉动也没有什么问题。

看来确实是个挺好心的人。

“到了。”

听到法里顿的话后,血离将视线从他身上拉回了前方。

藏书室,到了。

“血啊呼——离啊呼——”

一片漆黑之中, 伊苏罗蒂赤裸着身子躺在床上,一边喘息着一般念叨着血离的名字。

她的眼睛在黑暗中显得十分浑浊,颤抖着的身子像是经过了什么剧烈的运动一样。

和血离预料的,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