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体育

第一卷 背弃的龙血

第五章 新的一天

第一卷 背弃的龙血  第五章 新的一天
清晨,一抹霞光从远处的天边吐露了出来。

这抹光线穿过了镶嵌窗后,化作绚烂的彩色照映在了藏书室的内部。

而藏书室里,血离正趴在桌面上均匀的呼吸着。那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的脸颊,在彩光的映衬下显得更加有魅力,安稳的表情像是做了一个不错的美梦。

像是感受到了光线的刺激,她柳眉舒展了一下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嘶——睡着了吗。”

她揉了揉自己额头,像是在梳理情况。

根据昨天熬夜,在图书馆内查到的有关这个世界的消息,她很肯定,自己这幅身体有问题。

这局身体残存的认知完全和三大王国对不上,之前知道的信息貌似是在奴隶商人那里认知到的。

这具身体本来的认知,貌似她所处的环境法术并不稀少,但这里现在就是个地魔的世界。也就是说,这局身体本身生活的地域而造成的认知不属于这个时代。

至于为什么确信这个认知是来自于这具身体的,因为他那份来自只知道来自哪里的灵魂,甚至连认知都不存在。在他人看来可能就是一个人从年幼无知到成熟的思考方式的转变而已,但她确确实实现在是两个人。

这个昨天想过了来着,现在比较在意的是在卡门斯王国探索后,大概率不存在未发现的王国势力,也就是说目前最重要的,是这个身体也属于这个时代。

那么有意思的来了,身体和灵魂都不属于这个时代,是怎么恰好在这个时代这个地点一起重合的?

既然身体的认知对不上这个时代,那这个身体到底是怎么存活下来起码将近一千年?这应该和身体虚弱的原因多少有关,没有什么其他信息也不好考究这具身体是什么原因被留到现在,但可以才想到的一点是。

这具身体,和外来的灵魂间必然有着一定程度上的关联。

一具不属于这个时代的身体,和一个降临在不属于这个时代的灵魂。

两个极其概率小的巧合要是一起发生,那就绝对不是巧合。

这也能够解释为什么我的意识会降临在这,因为我和这具身体有联系,也就是说并不是因为意外召唤之类的事件才来到这里。

“稍微稳定下好后,要想办法去找找那个奴隶商人了。”

血离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坚毅。

她完全可以选择不去管以前的事情,就这么在这里轻松的活着。

但是,既然发生这种事情就必然有不得不做的理由。

没有人会闲着功夫,废一大堆劲,将不属于一个时代的灵魂和另一个身体在这个时代重合。

会做出这种事情的无非两种,一种是自己主动的,另一种是被迫。

如果是被迫这么做的话,自然要找到事情的缘由,不明白真相的就这么活下去绝对算不上是好结局。

如果是自己主动的话,那么一定有什么理由,不得不来到这里的理由。

虽然目前不知道这个理由,但是我肯定要去寻找。

可能我就是建立在自己会这么做的情况下才这么干吧?好奇心重的家伙。

她这么想着,然后拂了一下自己的长发。

“说起来……有什么忘掉的事情吗?”

突然,血离楞了一下。

她似乎觉得哪里有些奇怪,自己像是忘了什么一样。

“那个花纹一样的东西呢?”

终于,她想起了昨天晚上怎么睡着的。

现在,从伊苏罗蒂那边拿到的花纹一样的物品,已经不见了。

发觉这件事情后,血离并没有慌张。

她冷静的扫视了一下四周,并且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上,在确认不是掉到什么别角落后,她才慌张了起来。

“怎么搞的啊!居然直接趴着睡着了!也不知道是那个家伙过来把东西拿走了,但一般人看到也不会觉得那东西多值钱吧?”

说着,血离用手锤了一下桌面,看起来十分头疼的样子

实际上,她做完并不打算睡在这,当时她的意识还是清醒不会昏睡。

但是这具身体显然很不靠谱,体虚的熬不了夜直接原地昏迷了。可能是和这具身体磨合的不够,她并不能很好的感觉到这具身体会怎么样。

“总之出去看看情况……”

说着,血离站起了身来,并拍了拍自己的衣裤,将褶皱的地方拍的平整了些许,这合身的衣服,即使是穿着睡了一整晚也没有感觉到不适。

这事要是瞒着不说,被问起来绝对会被怀疑,所以主动说比较好。

本来确实有打算这样把这个花纹一样的东西彻底搞到手,但是没想到真的丢了,现在只能期待伊苏罗蒂能够找回来,两人之间不要产生什么隔阂。

毕竟对伊苏罗蒂的掌控,还没有完全成功。

然而,当她抓耳挠腮的看了一眼旁边的镜子后————

“啊?”

将发丝彻底拨开后,她惊讶地发现,她额头上正烙印着的,就是从伊苏罗蒂哪里拿到的花纹一样图案。

“这……是昨天昏睡的时候头摁上去的吗?”

此时血离一脸问号,她好像只能想到这种解释了,不可能说是有个人跑进来帮她戴上的吧?

“但这个有什么用呢?虽然貌似是魔法物品,但我完全不知道怎么用。”

说着,她摸了摸额头上的纹路,发现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不过,既然确定没有丢的话,就先不去见伊苏罗蒂了,按照原计划先放置她一会儿。”

一边说着,她将桌上的书籍放了回去,在将其全部归位后,她往外走去。

幸好只是虚惊一场,并不是真的丢了那个花纹一样的东西。

然而,正当她脑中计划演算着之后会碰到的情况,以及怎么做的时候。

“谁?”

在藏书库走廊的出口,一个穿着长袍的女性挡在了前方。

看年龄的样子,应该是二十岁左右。冷厉的眼神,再加上那一副面无表情的脸,看上去并不是很好接触的样子。

但是没有关系,这只是小问题而已。

不过,就在血离想好说辞要开口的时候,一团火焰从血离的旁边擦身而过。

这团火带着一道炽烈的光线,在空气中划出了一道灼热的轨迹。

仅仅是那擦肩而过的感觉,就让血离确信,如果被砸中她就算不死,也会残废。

“喂喂!我明明什么还没有说,你怎么就动手了?而且在这种室内动手你不怕烧了藏书库吗?”

从这个火球来看,这应该是个法师。不过血离记得她应该没有得罪过这种人吧?况且刚来这里,应该人生地不熟怎么就有人找麻烦了?

“你在讽刺我对法术掌控力不行吗?”

“额不不,我觉得有什么好好谈,不要一上来……”

然而,血离还没有说完,一团火焰从她刚刚的位置穿了过去,而她此刻刚刚蹲下来。

那道火焰掠她后,在藏书库内消散了。

看来这种法术出手后也能做这种熄灭的控制,但不能够有转向之类的操作。

等下,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啊!这家伙到底为什么要用法术砸我才是问题啊!

目前来看应该是不认识我的原因,以为是别的什么人之类的。

“别动手,先了解下情况在动手也不迟啊!”

“停下,不要过来。”

然而,就在血离想要上前的时候,她手中的火焰对准了血离,而血离自然也是后退回去了。

从她目光专注点来看,她在看自己的口袋以及手,是怕近身被袭击吗?

“喂!停手啊!我是夫人新来的仆从,血离•龙境,你到底要干什么?”

“夫人的新仆从?”

果不其然,她手中凝聚的新火球随着血离的话语停住了。本来赤红的法阵,也变成了散发着点点荧光的淡白色。

“好吧,看来是我唐突了。”

说着,她恢复了正常的样子。

“额……”

她就这么直接信了吗?我还以为要给出什么证明之类的。

“不过这里只有你吗?法里顿在那里?”

法里顿?昨天守着罗颖小姐的骑士吗?

“那个,能先告诉我你怎么称呼吗?”

“莱瑞安•龙境,龙境藏书库管理员。”

她简洁地介绍了一下。

“关于法里顿骑士……我和他并不是很熟悉莱瑞安小姐,我才刚来这里不久,并不清楚。”

“哟,血离小姐,莱瑞安小姐。”

就在血离刚说完,旁边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法里顿骑士和她们两个打了个招呼。

“额,早上好法里顿骑士。”

到底是玩哪出啊!有这么巧吗?刚说到不熟就跑上来打招呼?

完了完了,估计在莱瑞安眼里的信任度要降低很多了。

“喂,我说法里顿。你和我说让我去休息,你顺便帮忙看着藏书室,但怎么人不在了啊?这要是进来什么莫名其妙的人,你准备怎么交代?”

然而,莱瑞安似乎没有管血离的意思,她十分不善地看着法里顿骑士。

“额,这个……侯爵命令我跟着小姐的,而且晚上也没人会混进城堡来图书馆干什么吧……”

“如果不能够做到,就别给我口出狂言法里顿,我完全可以一直看守着这里。”

说完,莱瑞安将长袍一摆,然后向藏书库里面走了进去。

“唉,明明你是好心帮她看守会儿。”

“没事,莱瑞安就是这样的工作态度,不过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她心里应该还是挺高兴的。”

法里顿摇了摇头,看起来并不在意的样子。

“说起来,罗颖小姐呢?她一起来了吗?”

“当然了!昨天已经约好了!”

刚说到她,罗颖便从藏书库外面蹦跶了出来。

果然在么,果然跟在法里顿身后,不然罗颖不在,法里顿没有来这里的理由。

“嗯!约好了哦,我刚刚还担心你有没有来呢。”

“哼哼,罗颖肯定不会食言的啦。”

小女孩还挺好搞定的,这下子差不多应该算是朋友关系了吧?

“说起来你们还要在这里看书吗?”

一旁没开口的法里顿问道。

“啊,比起这个我倒是挺想在城里逛逛的,要不我们在城里玩玩吧?”

“对哦,血离刚来,在城里逛逛熟悉下也好。”

罗颖若有所思的样子。

“那出去吧,我给你们带路。”

说着,法里顿微笑着示意跟着他走,血离点了点头和罗颖跟了上去。

判断的没错,法里顿并不是很想罗颖一直呆在藏书库内看书,所以提出出去走走的时候立刻接上话了。

城内。

天已经亮了有一会儿了,城内街道上的新人们多了起来,闹市里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一刻都未停歇。

工坊里也传来了工匠们辛勤劳作的声音,城内一番欣欣向荣的样子。

“嗯?好香,什么味道。”

在前方欢快地小跑着的罗颖停了下来,看样子像是发现了什么好吃的。

在罗颖鼻子的带领下,一行三人来到了一个小摊前。

小摊上摆着很多蝴蝶一样的零食,黄褐色的外皮看起来十分酥脆,上面撒着的粗盐,配上油亮的外壳让人很有食欲,与人脸大小差不多的样子,分量显得也很足。

“这个是面包吗?”

血离看了看,问道。

“啊,小姐,这是椒盐卷饼,虽然是椒盐卷饼,但是其实是甜味,味道很不错的。”

这位看着摊子的商人回应道,不过他有些诧异的样子,但并没有多说什么。

是对我穿男装感到奇怪吗?也正常,不敢多问也很真实。

“小姐想吃吗?”

“嗯嗯,好呀!”

罗颖很开心的样子。

“一个多少钱呢?”

“一个卖两个铜币,我这卖的比别家便宜多了。”

“不对吧,两个铜币有些贵了哦,就算在城内也不会这么高的。”

他刻意强调了比别家便宜,太多嘴了,如果一般情况下卖东西不会刻意多说这种价格。

而那个商人顿了一下,不过马上又恢复了正常的表情。

“好吧,那就一个半铜币一个。”

“法里顿骑士,你怎么看?”

商人顺着血离的目光,看到了旁边的法里顿骑士,以及法里顿骑士腰边别着的剑。

“啊啊啊——开个玩笑,正常卖一铜币一个,哈哈。”

“哼哼,确实挺好笑的,那我们买三个。”

血离微笑着伸了三根手指头,罗颖看着她的样子不禁眨了眨眼睛,看样子觉得血离很厉害的样子。

法里顿耸了耸肩,显然他早就习惯了这种商贩抬价坑人的样子。

说着,血离开始掏钱,商人也伸出了自己的手准备接铜币。

但是,在三人的眼神注视下,她缓缓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那个……我好像忘带钱了……”

“噗嗤,哈哈——”

明明刚才砍价这么帅,结果居然连钱都忘带了。罗颖没忍得住笑来起来,旁边的法里顿见商人头上不停增加着的黑线以及血离尴尬的样子,立刻将三枚铜币放在了商人的手上。

“多谢了,法里顿。”

“啊,小事,下次别忘带钱了。”

血离小声道谢着,法里顿则是无所谓的样子。对于一名骑士来说,或许这确实并不算什么,但这差不多是一个普通人一天的收入还多了。

而一旁的罗颖笑完后,她立刻拿了一个椒盐卷饼吃了起来,看上去的吃的很香。

“喂喂,小姐,吃的优雅些啊,被侯爵大人看见又要被说了。”

“因为血离姐姐刚刚操作让我很有食欲诶,再说了父亲不可能在这。”

这小鬼说的话怎么有股说不上的奇怪感,不过看样子人物形象塑造的很成功。

是的,血离不可能不知道她身上没有钱,这么做只不过是为了在法里顿和罗颖面前塑造自己的形象,让他们更深的记住自己。

一边看着被刚才事情逗乐的两人,血离拿起自己那一份椒盐卷饼咬了一口后跟了上去。

“还挺好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