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体育

第一卷 背弃的龙血

第六章 出行

第一卷 背弃的龙血  第六章 出行
龙境城内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差不多逛了一大圈后,血离就完全记住了这里的地形。

除了集市和一些工坊以外,剩下的就是龙境的领主城堡以及一些住的地方。

确实,城内并没有什么意思,难怪罗颖喜欢呆在图书馆看书。

“怎么样呀血离?你觉得龙境城内怎么样?”

走在前面的罗颖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血离。

“挺好的,看样子大家过的都还算不错,要知道有些贫穷地方的人连饭都吃不起呢。”

“这当然了——龙境不知道多少年没有打过仗了,平民们过的肯定也舒服些。”

一旁的法里顿长叹道,他眺望了一下城外远处的地平线,十分感慨的样子,明明才二十多岁,但他眉宇之间不知为何多了几分沧桑,以及一丝满足。

或许在这几十年的光影里,藏着什么故事。

“唉,不过,没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就是了,过的太平常了其实蛮无聊的。”

罗颖叹了口气后摇了摇头,与刚刚相比,眼神黯淡了不少。

她余光瞟到的城墙外的世界,似乎近在眼前,但是却又无法触及。

“其实这些还好,小姐。如果有战争的话,连这最普通的平淡也会消失。更别提有趣了……”

“嘛,战争是谁都不希望的,当然,在每天重复一样生活的情况下,人们都会去寻求新的体验的,有趣很重要不是吗?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很重要,虽然可能不会被所有人支持,但总会有支持的人的。”

见罗颖和法里顿两个并不相同的话题搭上,血离立刻插了进去。

“也是。”

一边说着,法里顿点了点头,他并没有多说什么。

一旁的罗颖沉默着,似乎在思考着些什么。

按理来说,这个需要我来说句什么话然后大家回去,然后今天外出的形成完美收尾的。

但,刚刚名为追求的饵食已经抛下去,在离开前先看看,能不能上钩。

“那个,血离,法里顿骑士。我们要不要去城外面逛逛?”

“这不好吧小姐?侯爵之前不是不让你去外面吗?”

法里顿很无奈的说道。

原来下过这种命令吗?不过鱼饵上钩了倒是。

“不行吗……”

“没关系吧,只是出去一天而已,晚上回去的话是不会被侯爵发现的。”

血离马上附和道。

“这……”

法里顿看上去很犹豫的样子,他也不太知道现在要怎么做了。

“没关系的法里顿骑士,如果到时候被发现,就说是我请求出去的,到时候有什么罪责我来承担就好了,不会让你承担责任的。而且让小姐出去看看也好吧,你应该也这么觉得的吧?”

血离走到了法里顿身边,小声的说着。

但就在法里顿准备说什么的时候,血离将手中之前另一份脆饼掰了一小块下来,然后塞在了法里顿嘴里。

法里顿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感受到嘴里的酥脆与甜味,他下意识的开始吃了起来。

味道,自然非常美味。

“这是你买的哦,吃完我们一起出发吧。”

说着,血离颦颦一笑,将那块脆饼递给了法里顿。而法里顿则是下意识的接了过去,但他此刻嘴里的嚼动却停下了,不知是因为思考着什么,还是因为血离的微笑。

再看看旁边罗颖期待的样子,法里顿最终叹了一口。

“好吧,下不为例。”

说着,他吃起了手中的卷饼。

“耶!太好了!可以出去玩了!”

“小姐小声点,被发现可就不能出去了。”

“唔——”

罗颖高兴地跳了起来,不过在血离的提醒下她立刻将饼塞在了嘴里。

看来她很期待这次好不容易的出行。

啊,不得不说,女人的身份还真好用。没有男的能够拒绝两位少女一起的渴求,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领主都灭亡的原因。

毕竟,有个美少女喂你食物,求你做一件你能够做得到的事情,还把话说到那份上了,你会拒绝吗?

然后,目前来说我还是个非常正面的形象,通过这次出行应该能够把我们三个的关系拉到比较好的程度,趁着掌控伊苏罗蒂的真空期,和他们两个打好关系,这显然并不是一件坏。毕竟现在,可没有手段直接接触那个叫罗勒的。

“先去我认得的一个坐马车的地方,这样出去就不会被发现了,就是城内的那个,小姐你应该记得”

“耶!”

说着,法里顿示意罗颖和血离跟着,而血离自然是和开心的罗颖跟了上去。

不过,在走的时候法里顿突然拉了一下血离,示意两人走慢些。

“血离,我有话和你说。”

“额,不能直接说吗?”

听到法里顿小声询问,血离也低声回应道。

不会吧,虽然信任基础什么的建立的都很好,人格魅力展现的也不错,但也不至于直接喜欢上吧?

就算喜欢上也不至于表白才对,是别的什么事吗?

这么想着,血离看见了法里顿眼神扫了扫走在前方的罗颖,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那个,有什么事吗法里顿先生?”

血离放缓了脚步,小声的向法里顿询问道。

柳眉之间透露着些许不解,似乎很疑惑的样子。

“实际上,我记得没错的话,血离你应该是个奴隶吧。”

听到这话的,血离瞳孔一刹那间收缩到了针孔般的大小,但马上恢复了过去。

她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她之前肯定不可能是由罗勒亲自搬进去的,龙境内肯定会有别的人见过她。

不过,比较庆幸的是,这并不是一个很致命的失误。

“额,我没有别的意思,之前奴隶商人把你送给罗勒侯爵,是我和我的朋友一起把你运过去的……等下,也不是运,你放心我们没有干什么!”

看着血离有些不知道说什么的样子,法里顿解释了起来,但是越解释,就越说不清楚。他似乎还没有确定好,自己要表达什么。

“没事,我相信法里顿骑士是一个正义的好人。”

说着,血离抬起了柔弱无骨的玉指,轻轻地点住了法里顿的干唇。

而法里顿感受到唇间的那一丝触感后,干瘪的嘴唇像是接触了露水一样,瞬间不再火燥,整个人也镇定了下来,心里默默地整理着自己的语言。

“你的问题是?”

见法里顿似乎整理好了语言,血离将手指从他嘴唇上挪了开来。

“只是好奇,原先你只是奴隶,现在是怎么成为血离•龙境的。”

“这个啊,确实我本来是奴隶,不过夫人非常好心肠,并且正好缺一个侍女,于是就解除我的奴隶身份了。”

看着血离真诚地表情话语,法里顿没有丝毫的怀疑。

“这样啊……原来如此,夫人确实是个好人,抱歉我问了这种事……”

“啊,没什么。好奇是人之常情,不过说起来,是那几位骑士见过我?”

“这个你放心,他们绝对都——”

“你误会了,我询问是想要以后有机会一起进餐,感谢他们,如果换做一些道德败坏的人,我现在肯定更惨。”

看着血离微笑着的样子,法里顿内心不禁有些愧疚,他刚刚误会了这位纯洁的少女。

“就两个,利比昂和尤克里,之后有机会我帮你们约一下。”

“嗯,走吧。”

说着,两人继续跟着前方一蹦一跳前进着的罗颖。

但,随着法里顿走到了血离的前面,血离的表情从之前的微笑立刻变成了面无表情。

她发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并且是一件大的不能再大的事情。

刚刚在她试图撒谎,编织一些故事来欺骗法里顿的时候,她感觉到了这具身体的不自然。

是的,这具身体貌似并不会欺骗人,就算她思考模式没有一点问题,但是身体本能反应会很奇怪,稍微有些眼力的人,应该都能看出她不对。

也就是说,她没有办法当面说谎,这是一个很致命的弱点,这具女性的身体给他带来的,目前除了长得好看以外有着无尽的副作用,这对他来说是相当的不利。

只有当自己说的事情自己相信属实的时候,她才能够坚定正常的说出来,这也就是为什么刚刚说有机会一起吃饭感谢他们,因为他真的打算这么做。

只不过,她并没有说自己的真实目的,是要记住他们长什么样。

想到这里,血离的眼中闪过了一道猩红的血光。

“到了到了!”

过了一小会儿,三人便到了一个有着很多马车的地方,这应该就是法里顿说的地方没错了。

见到了,罗颖也是高兴雀跃地欢呼着。

“你们先等我下。”

示意他们在原地等下后,法里顿走进了里面。

他进去后,似乎和这里管事的人在说着什么,虽然听不清楚,但应该是要马车的事情。

看起来应该快弄完了,花的时间并不长。

至于旁边的罗颖,刚刚买的椒盐卷饼她还并没有吃完,现在还在吃着。

“那个,谢谢你血离姐姐。”

突然,罗颖吧唧着嘴说道,虽然吃着东西,但是她笑的样子依旧很好看。

“没什么,能够有好朋友,亲人满足你的愿望,那么你一定会很开心。如果是力所能及……我想帮到你,有时候,错过就没有了。”

血离说着,头不自觉地低落了下来,话语间充满着惆怅,以及些许无奈。

“没关系,姐姐,罗颖永远是你的好朋友。”

说着,血离的手背罗颖拉住了,小小的手心,却不知为何充满着力量,令人心安的力量。

“哈哈,当然了,血离也会陪着罗颖的。”

说着,血离又开心地笑了出来,看着眼前的罗颖,她似乎情感中透露着不知名的情愫。

而这一切,都被一旁已经解决完事情,默不作声地法里顿看在了眼里,听在耳旁,记在了心理。

有着悲惨的过去,但如今却希望一个女孩能够得到幸福,不要再重蹈自己的覆辙。

太令人唏嘘了,不是吗?

从法里顿的样子来看,他确实是这么想,并且我刚才也一句谎话都没有说。

满足愿望会开心,这是客观事实,我想帮她也是事实,只是我的目的是得到信任。会陪着她,可没有说时间。

“车已经搞好了,你们先上车到里面去吧。”

在旁边踱步许久的法里顿总算是开口了,但似乎是不想要打破这气氛,说话并不怎么大声。

“嗯,走吧罗颖。”

罗颖点了点头,然后被血离拉着向着一旁开来的马车走了上去。

驾驶着马车的车夫看到上来的两人后,眉头不由地跳了一下,显然他认出了这位名为罗颖的少女,正是龙境领主罗勒侯爵的女儿。

“开始吧,老板那边我已经说好了。”

这位驾着马车的马夫,见法里顿坐到了自己旁边后,也并没有敢继续多问什么,而是抖了一下面前的缰绳,车也随着马的拉动,开始前进了。

“砰咚砰咚——”

马车渐渐向远行去,虽然并不平稳如水,但也算不上颠簸。

车内,罗颖随着马车的晃动,不停地摆动着自己那细小的双腿。

之前买的卷饼,此刻差不多已经吃完了。不过,罗颖的指尖还捏着一些类似饼皮的东西,看看样子她并不喜欢吃,这种时候应该会丢掉,然后让侍女用手帕擦擦手吧。

等等,说起来都没见到罗颖有侍女?罗勒为什么不安排侍女,反倒让法里顿监视她?

“小姐,你没有吃干净哦~”

说着,血离牵住了罗颖那嫩白的小手,将其移到了自己的面前。

“已经差不多吃完了……这些我不是很想吃,要不血离你帮我吃了吧,马车里好像没有丢垃圾的地方。”

说着,罗颖将自己的手伸到了血离的面前。

毫无疑问,没有拒绝的理由。

“确实,不能浪费粮食呢。”

说着,血离微笑着凑近了一些,并将罗颖的手拉到了自己面前。

“不直接拿着吃吗,放在我手上不太好吧……唔——”

但,罗颖还没有说完,她的手指就感受到一股温热,以及一处柔软。

“血,血离,你干什么……”

她清楚的看见,血离用她的樱唇含住了自己的玉指,并且不停地在口腔中,用湿滑的粉舌拨弄着,而之前的那些饼皮已经被血离吞食掉了。

“嗯唔——哧啊,要清理干净才行哦小姐~让血离帮你清理干净吧!”

“呜呜——好奇怪,不是可以用手帕擦吗?”

虽然忐忑的声音中透露着些许不安,但是罗颖并没有做什么反抗,这让血离不禁加快了舌尖的律动。

不可能,为什么?我只不过是想要亲近的吃掉她手上的东西而已,为什么变成了这样?仿佛就像是身体主动的行为一样。

这么想着,血离依旧在吸吮着罗颖的指尖,而罗颖那副怯懦的样子,不禁令人更加的想要索取。

清理干净一处指尖后,血离虽将其抵出了腔内,但是粘稠的丝液却依旧连接着两者。

“不,不用了吧,用纸擦擦就好了,不用舔吧……”

罗颖已经开始有些话说不清了,她有些不忍直视面前的血离,但是她却依旧任由着血离的肆意妄为,像是一个对野兽放弃了抵抗的柔弱女子。

“嗯哧哈,唔马上就好了,小姐。”

血离潮红着脸继续舔弄着罗颖的指尖,并且除去用腔内含着外,她时不时还会伸出自己的粉舌来探索那些含不下的地方。

既然做都做了,那也不能够考虑万一引起反感之类的,要么不做,要么干脆做完,不可能做一半停下来。

此时,马车外。

车夫此刻感觉到,有一股说不上来的诡异。

至于是什么,他不清楚,但是绝对和身后车内传来的一些声音有关。

“专心开车。”

一旁的法里顿见其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便提醒了一下。

“那个,法里顿骑士,不问问里面有什么事吗?好像有些声音的样子。”

“不用,你专心开车就好了。”

“哦……”

见法里顿这么说,车夫点了点头也不再多问,问这些也没有意义,他可不想顶撞这位骑士老爷。

而法里顿见车夫没管后,他自己则是露出了一副奇怪的表情瞅了瞅后面。

此刻,他也十分好奇后面的车内到底是在干什么,不过,他相信血离不会干什么出格的事情,就像血离信任他一样。

这么想着,法里顿会心的露出了一丝微笑。

“啊呼——好了,呼,血离清理干净了。”

一边吐着气,血离一边说着。

不知为何,这幅身体此时还是有些激动地样子,身体有规律的抽动着,体表的温度也上升了不少,就像是有什么事情没有做完一般。

这和当初第一次在床上与伊苏罗蒂的感觉,简直如出一辙,也就是说当时并不是发情的药物导致,而是这个身体本来就有问题吗?

意识又开始有些模糊了,明明身体也是女性,但为何与女性接触会这样子?就算是初春的动物也不会如此这般吧?

千万不能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法里顿和马夫还在前面……

虽然一再克制,但血离还是缓缓对乖巧的罗颖伸出了手,指尖一度悬浮在了空中,往前也不是,往后也退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