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体育

第一卷 背弃的龙血

第九章 ’正直‘的领主

第一卷 背弃的龙血  第九章 ’正直‘的领主
台上的纤细的身影,随着琵琶和琴的声音舞动着。

而在在屏风与帘幕的映衬下,透出的光影与声乐显得更加的神秘,令人留恋于那虽近在咫尺,但却触摸不到的身影。

纤细的手指划过古朴的琵琶与竖琴,少女们的乐声像是不存在阻隔一般,直击着听众们的心灵。

台下的商人们大都显得安静,就算有说话声也是小声交谈,唯恐惊扰到这美妙的表演,如果有人太过大声,想必会收到其他听者的指责吧?

“啧啧,这表演还真是赏心悦目。”

“确实,消遣消遣挺不错的。”

见旁边这人自言自语,这男子也附和道。

“说起来,你也来这地方?”

“不然呢?最近不没什么事干嘛,现在不只能没事来这种地方找找乐子。”

“也对,这段时间估计咱们都要闲着。”

这段看似闲聊的对话,每一个字都被坐在旁边不远的血离听见了。

她此刻正在坐在人群中,装作像是在鉴赏的样子,但,实际上只是要避避而已。

而就在这时,与这文艺而优雅场面有着天壤之别的存在,一身盔甲的法里顿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在部分人的注视下,他快速的向外走去,似乎一刻都不想停下。

好了,现在这家伙要回龙境取衣物了,血离看了看远去的法里顿。

是的,血离听到法里顿要出来后,为了不被发现就混在了这些商人中,于是她正巧听到了这些商人的闲聊。

“你们东西已经都运好了吗?”

回想了一下之前的场景,血离试探性地搭话了。

“嗨,我那边的算是运完了,也不知道黑白家族什么时候能把事情谈妥,嘛,不过我们倒不急就是了,急得也是那些贱民。”

“要是饿死一批贱民,估计罗勒只能妥协了,到时候要是没处理好的话,估计那些贱民都得揭竿而起,罗勒答应我们的要求只是时间问题。”

另一个商人摸了摸自己的胡须,笑了笑,看样子很有自信的样子。

信息量有点大啊……这些商人,是在故意将货物聚集起来不流通吗?能够把所有商人组织起来,并且一起囤货真是个可怕的事情,看样子,这个卡门斯的黑白家族已经渗透龙境很多了啊?书籍里写龙境这些年受卡门斯的影响大,现在看来确实不是空谈。

“应该是时间问题,不过罗勒就算答应了,会不会起什么反弹效果?”

血离继续装作自己知情的样子,用闲聊的样子说道。

“这放心,反正那些贱民只要能活着就好了,被剥削成怎么样都没有关系,再加上有黑白家族撑腰,我们商人的地位不可撼动。只要法案通过,就能合理的压榨那些贱民了。嗯?人呢?”

一边说着,这位商人向旁边看去,但他发现之前声音传来处,本该有一位女性的位置空空如也。

“走之前扯的两句吧,别管了,继续听表演吧。”

“哦。”

……

龙境城城堡,领主议事厅。

此刻,罗勒正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穿着黑白服装的家伙,从打扮来看,并不像是贵族,但不可否认穿着很华美。

“所以,司马尘雾那家伙,是想要用这种方法强迫我修改法案吗?”

罗勒眼神冰冷的盯着眼前来人,而不远处的卫兵们也盯着这人,只要罗勒一声令下,他们就会拿下此人。

“哎哎,误会了,我们怎么敢危险龙境领主,罗勒侯爵呢?我们只是一介商人,比普通人有点钱而已。只是如果法案不修改,那我们的生意可能会亏损很多,对我们很不利,所以我们不得不先不进行商贸,将货物囤聚起来防止亏损,只要领主大人修改法案,我们立刻就能够进行交易了,多划算啊!”

面前这位穿着黑白服装的人搓了搓手,言语中丝毫不掩饰他的狂气,他的表情像是笃定了罗勒不敢拿他怎么样。

“责任太多了。”

“什么意思?”

罗勒拿着眼前的纸张抖了一下说道,但眼前这人貌似并不知道罗勒想要说什么。

“责任和收入根本不对等,平民们生产的各种东西与你们交易,他们生产的所有东西,就连土地和器具在和你们交易的时候都要划作你们的。并且第一次商品要无偿给你们,之后每次和商人交易都只结清上次的钱,一旦对方违约在你们这的商品货物,乃至他的其他财产都要被你们没收,一旦东西质量不合格都算是违约,你们说让他们生产什么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而他们得到的收益,仅仅只是你们将东西卖出得到的一点点分成。也就是说,你们想给多少钱就给多少钱,不给也是没有关系的,而且你们还有单方面解除合约的权利,对方违约却要支付天价的赔偿金。”

罗勒看着眼前的法案修改条例一字一句的说到,旁边的士兵们听到后无不是难以置信的样子,他们根本想象不出这法案要是通过会是什么样,这已经不能用霸王条例来形容了。

“而且做工艺,武器的人甚至没有办法给他们的产品定名字,甚至就连贩卖时产自谁也是你们商人。这不是把平民当做工具来使用吗?奴隶也不过如此吧?他们可是龙境的公民,龙境存在的根本,你们要想这么搞,不怕出事吗?”

罗勒将手中的法案修改条例重重地拍在了桌上,并且看态度极其不友好,他并没有想要答应眼前这人的意思。

“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把交易要求条例说的很清楚了,他们答应我们的条例和我们交易,这是合法的啊领主大人,并且他们也能够活下去,并不会出什么事。”

“合法并不是你们压榨底层人民的理由,大多数人都并不懂合约条例内容,而你们商人精通这个,你们可以很轻松的合法的把这些普通人吃的一根骨头都不剩,法案修改前如此,修改后,你们甚至连他们本就不高的收入,以及他们的人权名字都要吃掉,然后扔下一些你们觉得没必要的残渣让他们苟活,供你们压榨。”

“不不不,领主大人,条案写的很清楚,卖多少给他们多少,和之前一样很合理啊!”

“合理?”

罗勒一副想笑的样子,然后又拿起了那份法案修改条例。

“你们想要将商品做什么促销就做,不需要经过他们同意,他们也得不到收入。而正常卖的,卖出去了,他们才能得到一小部分钱,你们完全可以做做假账,就算卖出去几千几万,你们也可以当做只卖了一点。平民们不知道,他们什么都没有,他们也没有办法反抗你们,就算东西都卖出去了也与他们无关,好处全都是你们的,没卖出去的风险全是他们的,这样合理吗?”

说着说着,罗勒斜视着眼前微笑着的人,他摇了摇头,似乎对此感到有些无话可说。

“这太不合理了!”

“对啊!凭什么这样?”

旁边卫兵也有些忍不住了,但那人回头看了一眼后,那些卫兵识趣地闭上了嘴。

“这是必要的,我们商人帮忙贩卖货物,运营商会也要消耗不少钱,风险总不能全让我们商人承担不是吗?”

“所以你们打算把风险全让普通人承担是吗?接下来你们是不是要说,你们与农民交易,反让农民们付你们钱了?因为你们帮他们卖东西,要花费时间,还占用了你们商会的资源?”

“哼哼,这怎么可能,领主大人说笑了。”

说着,这人摆了摆手,看样子觉得很好笑。

“觉得很好笑吗?你们实际上只不过是卑鄙的二道贩子,生产者们将东西生产出来,借由你们传向世界。那你们只不过是传输员罢了,分着生产者的钱,享受着差价所带来的利润,什么都不用付出就能够享受着一切。反倒是那些生产者们越来越难过,被你们这些人压榨着,你们有什么资格这样啊?只不过是因为生产者们不会营销,而你们手里握着资源,垄断着这些产品,你们不会真以为这个世界繁荣是你们的功劳吧?你们这些人换谁都行,有着资源垄断,谁来都可以,但那些生产者们是不可替代的,现在你们还要把这些生产者割尽,将这些真正的功臣抹杀,荣誉,钱全部都是你们这些二道贩子的,你们还是人吗?”

越说着,罗勒的声音愈发愤怒以及严厉,最后,他竟直接将眼前的法案修改条例撕碎,然后将其洒落在了地上。

旁边的卫兵们眼中无不是敬畏之色,他们也非常认可罗勒此刻的举动。

“好吧,那我直说吧罗勒侯爵。你想要多少,才肯修改法案?黑白家族也意识到了,蛋糕只有一家吃是不妥的,我们还是很愿意一起分享,毕竟吃独食不好。”

看着罗勒严肃的样子,他的声音从刚才玩昧的样子,变得正经了起来,似乎想认真地谈谈生意。

“这样对咱们来说都好,并且那些贱民怎么样,对领主来说也没有什么影响吧?”

“司马尘雾那家伙愿意分享?”

罗勒有些难以置信的样子。

“正是,作为黑白家族在龙境这一块的代理人,司马尘雾•黑白,十分愿意和龙境领主合作,并且定期缴纳该缴纳的税金,不知龙境领主罗勒侯爵大人,意下如何?”

他立刻继续不紧不慢地说道,似乎觉得事情谈成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而那些卫兵则是咽了咽口水,要知道,罗勒不答应的原因,很可能就是因为之前黑白家族打算独享这份蛋糕,但是现在他们商人愿意和贵族分享,一起压榨平民,那贵族……有理由拒绝吗?

“换做别人,可能就答应了。但是很可惜,我才是龙境领主,作为龙境的领主,我不答应你们卡门斯黑白家族请求修改的条例,今天是这样,以后也是这样,你把这些原原本本告诉司马尘雾吧,告诉他修改法案是不可能的。”

“你的意思是,所有货物商品堆积无法流通,民众们没有东西吃穿也没有问题吗?”

“你们不卖那是你们的事情,我无权干涉。”

“你觉得龙境能撑多久,你不怕龙境因为这件事元气大伤吗?”

罗勒没有回应,而是死死地盯着他。眼中的坚毅,仿佛在告诉他没有任何谈的余地,就算是威胁也没用。

“贱民果然一辈子都是贱民,就算运气好上位了,骨子里还是贱民的血。”

扔下这句话后,这人就拂袖离开了,他已经明白现在绝对说服不了罗勒通过法案,只能等之后了,他罗勒拖得了,看龙境能够拖多久。

并且罗勒的需求他们是知道的,之后没有新的小女孩,猜猜罗勒会怎么解决他的生理问题。

看着扔下狠话,远去的商人,罗勒咬了咬牙,忍住了想要在这里解决掉他的怒火。

这家伙是黑白家族的人,卡门斯四大家族之一,现在的他,没有能力撕破脸皮。

虽然,他很想这么做。

“太帅了领主大人!不愧是龙境的领主,体恤民众不受诱惑,换做别的领主肯定答应了!”

“是啊侯爵!你真是我们所有人的榜样!”

虽然手下这么称赞着,但罗勒丝毫高兴不起来。

可以说,他是龙境历史上最憋屈的领主,因为他没有办法控制巨龙,虽然外人并不知情。

“滋啦——”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议事厅连接着的罗勒偶尔暂时休息的地方的那扇门,缓缓的被打开了。

而随着门的打开,一位十多岁的少女从门的夹缝中爬了出来。

她的身上可以说是片叶不沾,赤裸出来的肌肤上有着相当多的伤痕,身上一些地方展现的不自然的红色暗示着她遭受过什么非人的对待,不整的发型与绝望的表情在她看到罗勒的那一刻崩坏了,一时间,她干呕了起来,看样子她的身体相当不适了。

腿上的镣铐依旧拖着她,锁住的地方上的血痕永久地烙印在了她的脚腕上。

她再也动不了了,求生的渴望促使她来到了门前,但她不可能出的去了,身为奴隶,她没有资格。

旁边的卫兵们像是早已习以为常了,他们丝毫不对这个少女如此惨状有什么反应,因为她是个奴隶。

“怎么出来了?门没关好吗?唉,真是麻烦,说起来这算是最后几个了吧……黑白家族停止供给后也没有别的奴隶过来了,也不知道龙境能够撑多久。”

看着爬出来的少女,罗勒有些感慨的叹了口气,他也很清楚,一直下去是不行的,龙境不可能一直撑着。

“领主大人,夫人来了,好像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你商量。”

就在罗勒感慨之际,门口的卫兵接到了消息然后向罗勒传达道。

“什么?伊苏罗蒂要来?你们两个,赶紧处理下!”

说着,罗勒站了身来。原本感慨的样子瞬间荡然无存,表情严肃了起来。

他一时间没有想到伊苏罗蒂这个时候要和他商量什么,难道是商人的法案?按理来说伊苏罗蒂不会管这些才是,是商人们打通关系了吗?

一边胡想着,罗勒一边起身向伊苏罗蒂来的方向走去。

而之前旁边哪两个卫兵,则是跑到连接着休息室门口的少女哪里,将其拖了进去,防止被伊苏罗蒂发现。

而在拖进去不久后,伊苏罗蒂也进到了议事厅,朝着罗勒迎面走来。

“什么事情找我商量,你知不知道……”

“出大事了,重要的东西不见了,罗颖也不见了。”

“什嘛?”

罗勒的眼睛一瞬间拉的巨大,而瞳孔也缩的非常小。

他不敢相信,有法里顿在旁边,罗颖会不见了。

除非,法里顿背叛了,在这节骨眼上背叛向黑白家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