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体育

第一卷 背弃的龙血

第十一章 逼迫

第一卷 背弃的龙血  第十一章 逼迫
随着流动的水声停止,杏白的沐浴也结束了。

她那本就白皙的肌肤,在洗浴后更加的肤如凝脂,杏脸桃腮的面庞,在水气的滋润下显得更加的娇艳动人。

被衣物包裹的香肌玉体若隐若现着,举手投足之间仿佛有魔力一般吸引着看着的目光。

这时,她拿着篦子梳理着青丝的手停了下来,脚步也随之暂停了。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杏白小姐洗完澡后更加美丽了。”

看着仍未离去,依旧坐在房间内的血离,杏白皱了皱柳眉。

而血离,则是很有韵味的吹捧了一番杏白,并又轻抿了一口茶水。

“还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大事,想和你聊聊。”

说着,血离倒了一杯茶放在刚坐下的杏白面前。

“呼,你再怎么说我也不会答应的,别浪费时间了。”

“不不不,真的只是想聊聊而已。”

血离微笑着摇了摇头,双手撑着自己的脸颊饶有兴致的样子,对面的杏白则是有些不解。

她们,有什么可聊的?

杏白歪了歪脑袋,示意血离继续说。

“杏白小姐为什么要在这当艺伎呢?明明写的一手好字,却要在这里。”

“小时候被父亲交给这的老板娘了,也是老板娘把我栽培起来的。”

杏白有些意外的样子,她有些惊讶血离知道她的书法功底,不过想想也是,毕竟是要赎她的人,这点肯定知道了。

“诶,这样吗?杏白小姐家里是有什么困难吗?”

“当时好像是龙境和比斯特有小规模作战,一些平民收到了很大的波及,我们家就是当时的一批,出于无奈,父亲将我送到了这里。”

“战争吗?那确实没有办法,如果不这样,或许你都活不到现在吧。”

“嗯。”

杏白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了些许伤感。

此刻,她脑海中应该尽是当时的事吧。

“当时被送过来舍得家人父母吗?来到这么一个陌生的环境,适应起来很不容易吧?”

“还好,当时年纪也不是很小了。”

“这样吗?杏白小姐还真是坚强呢,那么,你有没有喜欢的男生呢?”

听到这话后,杏白平稳的呼吸终于絮乱了一下,而血离的微笑依旧没有改变。

往事感情,铺垫的差不多了。

“为什么问这个?”

“有的吧,杏白小姐?那种倾慕着的男性,两人互相有好感,但是从未表达出来,关系永远是藕断丝连的朦胧感,因为是艺伎,所以说不出口,也不指望两人能成。”

“……”

杏白没有回话,贝齿紧紧地咬住了朱唇,手心也紧握着放不开来。

“你为什么要问这些,而且为什么要赎我?”

“这还用问吗?为什么此刻我在这里,为什么我要赎你,为什么我会说这些,你不应该很清楚吗?”

血离微笑着摊了摊手。

“这样啊……他被发现了啊,如果我不答应的话,你们会怎么样呢?”

杏白长叹了一口气,心中悬着的一把剑总算落了下来。

只不过,是正面扎在了心房上。

“你有拒绝的权利吗?你要知道不仅仅是你,法里顿也关系到了。”

根本不需要刻意编造什么谎言,只需要引导对方就好了。

谎言,并非必须。

“他来看我,这是他的权利,你们有什么资格剥夺?而且也没有碍你们什么事才对啊!”

“那你觉得他未来的妻子会怎么想?自己的丈夫和一个艺伎有染,这不太妥吧?”

“妻子……你们让他娶谁?”

杏白一脸震撼的样子,她不敢相信法里顿根本没和她说这个。

“这不重要吧?重要的是要把第三者消除掉不是吗?”

“你们这是人渣的行为啊!让他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孩,这么一段不美好的婚姻教会会允许吗?”

杏白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眼中的愤怒一点也掩盖不住了。

而血离则是一副淡定自若地样子喝着茶,丝毫没有在意的样子。

“说些什么啊?”

“已经开始大声,弄出噪音给自己壮胆了吗?嘛,用来掩盖自己的害怕也不是不行。”

“不,不要说这些无关的,你们这种人渣的行为……”

然而,杏白这没有丝毫底气的声音被血离打断了。

“你就知道这是不幸福的婚姻了,你就知道法里顿不喜欢了?这只是你主观臆断的想法而已,别人怎么想的你根本不知道,只是猜测对自己有利的言论而已。”

“我没有……”

说着,血离将自己的茶杯放了下来,然后摆出一副认真地表情看着杏白。

“况且谁是人渣心理没数吗?这么多年来一直吊着别人不放,明知道自己配不上,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抱有一丝希望,一直纠缠着从不拒绝,给别人一种你们两个可以一起的错觉。但是你从来没有接受过他的爱意,每次想和你表达什么都泥牛入海一样,你就一直这么拖着,浪费别人的青春年华。而他要和别的女孩有什么,你又觉得不行了,你说说看,到底谁是为了一己私欲,耽误别人的人渣呢?”

听着血离的话语,杏白宛如坠入冰窖一般,她想要反驳,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对方说的,好像并没有错,她的所作所为确实是这样。

而在这迷茫之际,血离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将两人的脸拉到了一个非常近的距离。

“他现在已经回去了,并且绝对不会再过来了。”

“不,不会,他一定会过来的!”

说到这里,杏白又激动了起来,在空中飘舞着的发丝也凌乱了起来。

但她的眼中,是坚信无比的眼神。

“那这样,你是觉得他会过来是吗?”

“对,已经约定好了的。”

“那么,他要是到日落的时候还没过来,你就可以确信他不会来了吧?这之后就请你不要再去打扰他吗?”

看着血离镇定自若,像是确信了事实一样的样子,杏白的心开始慌了,不会,法里顿真的……

“哼哼,所以说。你这种没有任何目标,为了活而活着浪费别人时间精力的家伙,有什么好留在世上的。法里顿不会来了,之后也会有人想要解决你,如果你不想要自己凋零的丑陋的样子被看见,就在这之后自己蒸发掉吧,你逃不出龙境的,这是最后的通告了。”

说着,血离将一旁桌上的用来切水果的小刀,扔到了杏白的面前。

她的意思是什么,不言而喻。

“那如果,他回来了的话……”

“肯定是按照他的意愿,如果他无法割舍掉这段过去,那就不割便是,但如果他想要的话,请你亲自动手。”

看着刀片中自己的映像,杏白不禁有些出神。

最后,她呼了口气。

“好,但是我相信他。”

“好的,那你差不多可以交代交代后事了,你和你家里人应该有书信往来吧?最后说点什么之类的,毕竟你的父母可是养育了你将你带到这世间的人,虽然很可惜你用着难得的时间去浪费别人的光影,但你还是要很感谢你的父母。他们有什么期望的,你也可以在自我了断前解决一下。”

说完,血离拍了拍自己衣服,站起身准备向外走去。

而杏白则是拿着那柄小刀一言不发的看着,眼中充满迷茫,虽然嘴上那么说,但她真的不确信会怎么样。

到时候,要自我了解吗?

“记住了,干完你要干的事情,找个别人找不到的地方自己解决,我也不希望让你的尸体出现在一些人的眼前。”

说完,血离起身离开了。

而杏白则是握了握自己衣服内挂着的吊坠。

“应该完成的事吗……”

她本打算忘掉信封里的内容的,但如果说,她唯一的精神支柱法里顿没了,那她也没有保持现状的必要了。

也该奉献下自己,不自私了,那个女人说得对。

这么想着,她看了看血离离开的方向,但是她还是相信着,法里顿一定会回来。

而已经离开了的血离则是不由得笑出了声来。

“呵呵哈哈——他怎么可能过得来,回了龙境,罗勒和伊苏罗蒂怎么可能让他走。”

龙境城,城堡大厅外。

法里顿此时被一小队卫兵用枪戟指着,一路走到了伊苏罗蒂和罗勒的面前。

而旁边的莱瑞安,则是手里拿着书,不知道翻阅着什么。

“法里顿,我等你的解释。”

罗勒看着眼前的法里顿说道,他并没有着急给法里顿下定论。

“侯爵大人让我看着小姐,但是属下却并没有遵守,带着小姐到阿奇拉去了,属下甘愿收到惩处。”

说着,法里顿低下了头。

“那罗颖呢?还有血离她们现在在哪里?”

“她们没事,小姐在阿奇拉歌剧院,我本来准备等会过去接她回来了,血离的话……她不是回来了吗?”

看着法里顿疑惑地样子,伊苏罗蒂的心瞬间凉了半截。

“够了,你仔细想想法里顿,你觉得你说的话有说服力吗?你为什么要带罗颖出去,还偏偏是阿奇拉?还让她一个人呆在歌剧院里,还敢一个人回来,你回来的理由又是什么?”

法里顿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明白就算他这个时候说他真的只是回来想换个衣服,去阿奇拉是因为想要见见她,但说出来谁信呢?

别人都不知道有这回事,原先他一直隐瞒着。

“唉,法里顿,我待你不薄,黑白家族到底是许诺了你什么,让你背叛的?”

“我法里顿绝对没有背叛过龙境,也没有背叛过罗勒侯爵,虽然我现在无法展现我的忠义,但请你相信我。”

面对罗勒的质问,法里顿低下头诚恳地说着。

而周围的卫兵们纷纷撇过头,他们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该说什么好。

“龙境第一骑士,法里顿。我收留了你,把你栽培成现在这样,我也一直很相信你,所以把看着罗颖的任务交给了你。但你现在让我怎么信你?”

“结果怎么样,怎么处理,侯爵的判断我都遵守,但是……侯爵,让我现在去把小姐接回来吧。”

“不,不可能。你觉得身份互换的话,我可能会放你走吧?相信一个偷偷回到龙境,又要偷偷出去的人。”

“不会。”

法里顿无奈地笑了笑,他明白,现在自己的嫌疑洗不清了,但这是他自找的,他原以为不会发现,罗颖消失一会儿罗勒也不会在意的。

到底是为什么呢?

“把他关起来。”

“是!”

在罗勒的号令下,旁边的卫兵准备将法里顿压进牢里。

但法里顿挥了挥手,将靠近的士兵推了开来,而那些士兵也不敢再上前了,毕竟面前这位,是号称龙境第一的骑士。

“我自己进去,不需要压。”

说着,法里顿当着罗勒的面,将自己的配剑扔在了地面上,想着地牢的方向走去,而旁边的卫兵也跟了过去。

“那么我接下来怎么办?组织人去救罗颖吗?”

“不好弄,这个时候直接过去无疑于说是和黑白家族开战,而且如果他们藏人,我们完全没有办法证明罗颖在他们手上,我们负担不起开战的资本。”

罗勒咬着牙说着,虽然很屈辱,但是没有什么办法。

“你的意思是,难道就这样,让罗颖落在他们手里吗?”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谁知道法里顿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背叛了?我能怎么办?你又一直不希望有战争,你要我怎么做啊?”

终于,在伊苏罗蒂的质问下,罗勒终于忍不住了,多少年积累的怨气总算是爆发了出来。

他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随着距离的呼吸胸口不停地起伏着。

看着罗勒的样子,伊苏罗蒂静静地听着。

等罗勒吼完后,她才继续说道。

“我明白,你要考虑的东西很多,所以这次,就让我来吧。”

“你要……”

听到伊苏罗蒂的话,罗勒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他看着伊苏罗蒂的眼神突然从刚才的疾戾,变得惊讶起来。

“是,龙境不能被这样侮辱。”

说完,伊苏罗蒂转身离开了。

不过,罗勒没有拦她,反倒是一副解脱了的表情,叹了口气看着远方的天空。

一旁的莱瑞安总算是合上了书,默默地看着远去的伊苏罗蒂。

这件事情,看样子是要解决了,代表龙境最强的力量的龙,要出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