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体育

第一卷 背弃的龙血

第十二章 好朋友

第一卷 背弃的龙血  第十二章 好朋友
现在的时间是下午,离天黑前还有一段时间,在天黑前还需要做两件事情。

血离提着一个小包在街上一边走,一边想着,不一会儿,她停下了脚步,看向了前方的歌剧院。

如果不出意外,罗颖应该还在里面才是。

“第一件,先把罗颖带走。”

说着,她向歌剧院里面走去。

不过,和她想的一样,她来到歌剧院的门口后,被一位看门的男士阻拦下来了。

“小姐你是?”

面生的话被拦住很正常吧?不过问题不大就是了。

“我家主人在里面,我想进去下,等会就出来。”

血离一边诚恳地说着,一边将自己刚刚不久前兑换的铜币拿了一个,塞到了这个男士手里。

两个银币一共能兑换二十四枚铜币,为了让那个换的人爽快换她只要了二十三枚。

至于包里面的东西,是刚从青楼出来的时候,顺手带的女性的外衣。

“这样啊,行,那你进去吧。”

拿到铜币后,那看门的男子也显得很爽快,立马就让血离进去了。

走一会儿,进到歌剧院里面后,血离也是四处看了下,这算是她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吧?

这里墙上有着各式各样的壁画,大多是刻画着一些前人的舞蹈,或者说是一些比较著名的事件。

较新的,应该就是之前和比斯特一场战争中,还不是领主的罗勒率军出征的样子。

比起现在,当时的这家伙看起来还稍微帅些。

而向外凸陷的天花板上,则是挂了很多装饰,色彩各异看的人有些眼花缭乱。

巨大的舞台上早已经开幕,一些年轻的姑娘们在上面演绎着一出歌舞剧,不过血离到没什么心情看就是了。

她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大片的观众席上,很快,她便在零散的人群中找到了罗颖,法里顿给她带的帽子还挺显眼的。

罗颖正看着台上的歌舞剧,但貌似只是看着打发时间,并不算投入。

和之前说的一样,她其实对这个并不是很感兴趣的样子。

找到位置后,血离像是迟到了的看客一样,悄悄向位置上摸了过去,来到了罗颖旁边坐了下来。

“罗颖。”

“嗯——啊?血……”

还没等罗颖惊呼出声,血离便将她的嘴堵住了,以防让其他的人注意到。

“我们出去再说,先别说什么。”

血离摆了一个嘘声的手势后,将罗颖的帽子摘了下来。

听了她的话后,罗颖也点了点头,紧跟着血离悄悄往外走去。

只不过,走的地方稍微绕了一下,没有和之前那个给铜币的看门的打照面。

虽然摘掉了帽子,但她们并不引人注意,没有人发现她们的离开。

到时候,就算有人想要追查罗颖去哪里了,也不知道那个戴帽子的女孩在那里。

这么想着,血离将手中的帽子扔在了剧院内。

“怎么了,你不是回去了吗血离?法里顿骑士呢?”

出去后,罗颖想血离问道,看样子她有着许多的疑惑。

“那个,罗颖,你知道法里顿为什么跟着你吗?”

听到这个问题时,罗颖沉默了,如果不是被血离牵着走,她的脚步应该也停下来了。

“父亲要求的吧。”

想了想后,罗颖终于吐露道,看来她并不傻,那接下来就好办多了。

“那个,小姐,你想要去外面对吧?”

“嗯,不过,父亲不允许就是了。”

罗颖点了点头,眼中透露出了些许期待感。

“那我们自己去不就好了吗?现在法里顿也不在,要出去的话没人能拦的。”

听到血离的话,罗颖愣住了,她还从来没有想过出逃。

“可,可是这不好吧。从父母身边走掉好吗?而且她们会担心的吧?”

“没关系的,之后写信告诉他们你平安就好了,你只不过是去追寻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已,这没有什么不好啊!在这时候,等待着你的是全新的世界……”

血离描绘着未来的画卷,一边添油加醋的说着,她的话不停地击打着罗颖动摇的内心。

“可是,之后呢,出去后生活都成问题吧……”

“没关系的小姐,之后我们可以就像是旅行者一样,到处探索新鲜的玩意,一边旅途经商什么的赚赚钱,行走在各个国家之间,看看各种不同的地域文化,这不是问题。”

“但……”

罗颖看起来还是有些犹豫的样子,不过,这没有任何问题。

血离已经确信了,她已经搞定了的结果。

“我们不是朋友吗?虽然相处的时间很短暂,但是我想要帮助你,我们是有着相同理念的朋友不是吗?”

宛如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血离的话将这位憧憬着外面世界的少女,最后一道心理防线击溃了。

“嗯,对,我们是朋友,我相信你血离。”

罗颖微笑着说道,她根本抵抗不住未来的诱惑,追寻自我的旅程,对她来说根本拒绝不了。

搞定了,和想的一模一样。

“太好了……”

看着罗颖微笑着的样子,血离的笑意已经有些憋不住了,为了表情自然点,她这笑意化作了感动的笑容。

还真是好骗,这种年少无知的孩子是最容易欺骗的对象了吧。

只需要和他们打打感情牌,然后向他们承诺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东西,他们就会相信你,因为朋友的话他们绝对不会不相信。

然而,结果就是要么被骗的血本无亏,要么直接把自己人搭进去了。

不过,这只不过是低级欺骗人罢了,真正顶级的阴谋家,到最后都不会被发现自己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一边拥抱着罗颖,血离一边这么想着,最顶级阴谋家,说谁自然不言而喻。

对于罗颖来说,她连被上一课的机会都没有,不管是她,还是杏白,或者是法里顿,甚至是罗勒和伊苏罗蒂,他们都不会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演员和导演的决定性差距就在里。

“我这里有些外衣,先换上就不会被别人看出来是你了”

“嗯,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出去,不会被发现吗?”

罗颖接过了轻薄的外衣,询问道。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你先回龙境藏起来,到时候罗勒侯爵派人搜查的话,肯定是向外派,等风头过了,出去就一定不会被发现。”

“嗯嗯,血离姐姐好聪明,确实直接跑感觉会被抓回来。”

罗颖点了点头,觉得血离说的非常有道理。

而血离则是看着她慢慢将外衣穿了上来,这样子的话,布局差不多就完成了。

“这是十个铜币,坐马车回去,再住个旅馆是绰绰有余了,东西也够吃好几天的,记住不要随便出去,等我去找你。”

一边说着,血离一边将十枚铜币塞到了罗颖的口袋里。

“那,姐姐你呢?”

“我们最好不要一起,人多会被怀疑”

“嗯,好吧。”

很没有道理的一句话,正常来说有一万种质疑的方式。

但是,此时此刻的罗颖绝对不会去质疑。

一旦相信了一个人,那么固有认知便会被确定,就算得知了什么关于他不好的事情,自己也会下意识的去为其说话,因为给他第一印象是好的。所以这个时候的说辞,绝对不会引起罗颖怀疑,或者说,她没有怀疑的资格了。

反观,如果给人的第一印象很差,造成了你这个人不行的固有认知,那么之后就算有人说你干了什么好事,别人也会觉得中间有什么误会。

“你一个人没问题吗?”

“嗯,没问题。龙境我还是很熟悉的,旅馆就住我们之前看的那家吧。”

“那就好,记得,等我过去。”

说着,血离半蹲下,手搭在了罗颖的肩膀上,神情比之前严肃了些许。

“嗯,一定会等你来的!”

罗颖点了点头,很认真地回应道,见这幅样子,血离站起身来,放开了她。

而罗颖也很懂,见血离放手后马上转身向马车行走去,并且将新的帽子刻意压低了些许。

“一定要来啊!”

“放心,我绝对会过去找你的。”

见血离再次确认,罗颖放心地走了。

当然会去找了,只不过,可能不是带着跑就是了。

“固有认知吗?我原先还研究过这种东西吗?看来以前应该不是个忙的家伙,如果忙的话,可没有那么多时间精力想这些有的没的。”

“吱吱——”

说道这里,一声松鼠的叫声将血离的视线拉了过去。

旁边的一棵树上,有着一只松鼠看了她一眼后便消失不见了,但随之一颗松果掉了下来。

血离伸手一接,接到了这颗松果。

“没有尾巴的松鼠?我还差点没认出来,而且还把自己食物给我了,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有意。”

很奇妙的感觉,不知是冥冥之中注定,还是什么,血离将这颗松果放进了口袋。换做平时的话,他可能会直接扔掉了。

这个没有尾巴的松鼠,给了她一种奇怪的感觉。

“嘛,总之。所有东西都就位了,接下来,该去见见那个司马尘雾了,他应该在这里吧?”

这么想着,血离向着商会最繁荣的地方看去。

她根本不需要知道黑白家族具体在哪里,哪里看起来最繁华有钱,就往那边走就是了。

这里绝对不存在比黑白家族更加有钱的人,包括龙境领主。

阿奇拉,黑白家族。

此刻,一名年龄大概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披着黑白外衣坐在软椅上。

虽然四十多岁,但他的样子一点都不显老,皱纹什么的虽然有但并没有多少,较为圆润的脸与黑白两色的华贵服装不经意间体现出,他日子过的很滋润。

与一些喜欢留多点头发的贵族不同,他的头发剪了很多,差不多是个寸头的样子。

他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后,将自己面前的棋移动了一下。

“不愧是司马尘雾大人,棋高一招,是我输了。”

坐在他对面的人鼓了鼓掌,虽然现在还不是死棋,但实际上接着走下去,他必败无疑。

这个下棋的人,正是司马尘雾•黑白,黑白家族在龙境的代理人。

虽然说是代理人,但在黑白家族中地位比他高的并没有多少,用他的话来说,他已经是位于卡门斯顶端的那一批人了。

不过,他现在才四十六岁,如果不出意外还能活个很多年,也就是说,他是黑白家族下一任掌权者有力的竞争着。

“棋盘为世界,人为棋子,下棋就像是商战兵法一般。”

“那在下肯定自愧不如,在这方面上,你自称第二也没什么人敢说自己第一吧?”

司马尘雾笑了笑了,这吹捧的他很满意的。

“不过你也很强就是了,毕竟在棋方面,你也是一代宗师。”

“过奖过奖,哪里能和你比。”

那人笑了笑了,连忙摆了摆手。

“哈哈,大师还是谦虚。”

两人谈笑着,品了品酒杯中的红酒,然后互相干了个杯。

“话说回来,你们提议要修改法案,罗勒侯爵会答应吗?”

“这可就不是他答不答应的了,他不答应,也得答应。”

司马尘雾摇了摇头,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

“不愧是黑白家族,但是,这样修改法案后不怕农民们造反吗?”

“哼,造反,的确有这么个可能,但是敢来的话,我们会让这些贱民知道后果,到时候剩下的人肯定会乖乖回去。人就是这样,给点苟活的资本,再杀鸡儆猴,他们就会安于现状了。”

司马尘雾摇晃着酒杯,看着酒杯中酒液的流转,说的好像自己和那些平民不是一种生物一般。

“确实,这样可以将资金交给能够合理利用的人,而不是浪费在平民的手里。不过我听说罗勒对黑白家族不感冒,你说他……”

“就像刚才说的,他不答应也得答应,他有什么资格和黑白家族叫板?世界各国的商业,四大家族占了大半,而黑白家族就占了其中很多一部分,龙境的商业则是完全被黑白家族控制,可以说是垄断。就算有其他小的商人,那也比不过荧光之火,完全不是一掌之敌,他要是想要不从,那货物不流通的后果是什么,大家都清楚。而且为了防止有人偷偷贩卖,我已经叫所有商人把货物运到阿奇拉了,没有人能够给他们提供补给,如今的龙境虽然繁华,但过一个月,不对,只要一周,一周就可以崩坏。”

司马尘雾自信地说着,事情仿佛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中。

“考虑的真周全,和你的棋局一样周密。”

“嘛,虽然确实都很周密,但不用多吹捧了,我也差不多该去干别的事了。”

说着,司马尘雾站起身来,而那位大师也站起来准备送他。

司马尘雾见状,伸手示意他不必送,然后向外走去。

在经过一个地图旁时,司马尘雾看了看,而龙境的位置早就被标上了黑白家族势力的标识。

这也预示着,龙境其实由黑白家族操控着。

“龙境,笼罩在黑白羽翼的阴影之下。”

自言自语地说着说道,司马尘雾将披着的衣服抖了一下,光线照过,透下的阴影不偏不倚照在了地图上龙境的位置。

那位大师并没有打扰司马尘雾,而是看着其拂袖远去,自己则是静静地坐在原处看着。

“黑白鸟吗?穿着西装的绅士鸟,龙境暗地里最大的势力,黑白家族。”

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然后默默看向了旁边他已经认输了的棋局。

他伸出了自己的手,一个人继续下了起来。

而这本来已经很大劣势的局,却在他手下下的活了起来,本来劣势的一方仅仅几步后便转守为攻,将本来优势的一方彻底将死。

“和你的棋局一样周密呢,司马尘雾•黑白。”

看着下完的棋,他躺在了椅子上,斜着头向窗外看去。

这黑白羽翼的阴影,可是会被巨龙撕裂的。

“该离开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