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体育

第一卷 背弃的龙血

第十五章 平民们的揭竿而起

第一卷 背弃的龙血  第十五章 平民们的揭竿而起
晚霞的风轻轻从脸颊拂过,轻轻地卷起了两鬓旁的垂发。

杏白此刻,正一个人独自在廊房中向着远处眺望着。

远方天际中,那落日迅速的向西沉去,时间,已经临近晚上了。

“怎么了?”

这时,之前那位老板娘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没什么。”

杏白摇了摇头,但她那带着异常的执念的眼神,怎么看也不像是没事。

“唉——你在等那个骑士吧?所以你不接受那位小姐的赎身,但我之前也和你说过,要是你愿意,结清后你完全可以去找他,你这又是何苦呢?”

老板娘叹了口气,也来到了廊旁看着远处。

路上的行人中,并没有找到那一位身着盔甲的骑士。

“没必要——”

“只是精神上是不行的啊……你不说出来,谁又明白呢?”

见杏白没有回答,而是继续静静地看着远方,老板娘摇了摇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她也清楚,自己说多了没有用。

于是,她转身离开了,留下杏白一人独自在廊房眺望着。

老板娘离去,杏白也依旧没有什么反应。

她还在等待着那个人的到来,她相信,他一定会遵守自己的承诺,他不会有别的心上人……

虽然这么想,但已经快要与远处地平线重合的落日,让她心中十分不安。

她摸了摸胸口的挂坠,将其轻捻了起来。

透明的玉石中,有着什么东西正在流动一样,她轻轻将系着的丝线解了开来,留下了那一颗玉石。

天边,已经几乎见不到落日的身影了,等剩余的光线消去,应该就算是要到晚上了吧?

但是,法里顿还是没有来。

她轻轻叹了口气,看着手里这块玉石。

血离的话语,以及书信的内容在她脑海中闪过,她眼角也不禁落下了晶莹的泪滴。

“做完你该做的事情,就自行了断吧。”

最后脑中闪过了血离的话语,她将玉石向唇间递去。

阿奇拉外,一处小山丘上。

此时,血离正站在山丘上远眺着阿奇拉内。

天色已经差不多要晚上了,计划好的时间也要到了。

“该开始了。”

而就在此刻,远处的阿奇拉像是染上了一层墨水一样,变得黑压压了起来。

不仅仅是里面,就连天空中也被镀上了一层黑色,整个阿奇拉就像是陷入到了阴影当中。

“来了。”

此时的阿奇拉内可以说是乱成了一片,大部分人不知道为什么都突然变得软弱无力了起来,就连活动手脚都有些困难起来。

有的人还勉强的站着,但更多的都直接坐了下来。

而在一个祭坛前,一个坐在那里你男人将旁边的煤油灯推了进去,随着火焰的噼里啪啦声,一股浓烟升了起来。

而他也像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一样,一斜身,倒在了一旁。

“你女儿看来想通了。”

另一边,一个老者看着阿奇拉升起的狼烟说道。

“在天之灵……安息吧,牺牲你的女儿的是必要的的,如果你在,你也愿意为大家献身吧?”

说完,老者向外走去。

“所有人准备,狼烟已经升起了,该去从哪些商人们手里,抢回我们的东西了。”

“是!”

人群的碰撞,利器的撞击声,将死之人的嘶吼声,这些声音充斥在阿奇拉内。

虽然看不清楚具体的情况,但血离却乐在其中地看着这由她推进而成的现象。

司马尘雾被她解决掉了,而经过这场战斗,那些责任全都会由这场战争承担,不管是司马尘雾,还是被她胁迫自杀的杏白,这些就都和她扯不上关系了。

“很顺利,进行的很顺利。这种感觉很不错,没想到我是个喜欢控局的人吗?”

她看着远处那绝美的景象笑着,与其说是快感,不)如说这是一种成就感吧?

“完美顺利的进行着,接下来应该要……”

说道这里,血离停了下来看向了后方。

一股巨大的风呼啸而过,而伴随的,是天空中一只呼啸着的巨龙向这飞来。

那铺天盖地的体型让血离也不免有些惊讶,她没想到,这龙会有这么大。

“也是,差不多该来了……”

这么说着,那龙想着血离急速驶来,最后随着一声巨大的落地声与大地开裂的声音,它停在了血离的面前,而这时,血离也看清楚了它头上伊苏罗蒂的身影。

“血离,你怎么在这?罗颖呢?”

“我没看到夫人,小姐她好像不在这!”

血离用着焦急地样子说道。

我确实没看到,她也确实不在这。

“等等,那是……”

这时,伊苏罗蒂也注意到了阿奇拉的现状,她也十分惊讶地样子。

“不行,必须去救罗颖……”

“等下夫人。”

然而,就在这时,莱瑞安出现在了伊苏罗蒂旁,她和之前一样,拿着一本书看着。

“莱瑞安?你怎么在这?”

伊苏罗蒂也有些惊讶地样子。

“我一直跟着,比起这个,我建议暂时别过去,有大规模法术发动了。”

一边说着,莱瑞安关上了书本,凝重地凝视着远方的阿奇拉。

“可是……”

“就算去了,也不一定能够找到罗颖,而且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怎么办?对方可能是知道龙要来了,于是发动了大规模法术,要是这个时候进去就是自投罗网。”

虽然很不甘心,但是莱瑞安说的没错,就现在来看,伊苏罗蒂这个时候去确实是自投罗网。

“不……就算如此,我也要过去,我是一名母亲,出发。”

这么说着,伊苏罗蒂轻踏了一下龙首。

但,龙并没有动作,反倒是有些忌惮地转了个身,似乎不愿意去那边。

“动啊!求求你了,罗颖还在那边,去吧……”

伊苏罗蒂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只能带着哭腔,一次又一次的踏着龙首。

而莱瑞安则是舒了口气,幸好龙也不想过去,不然指不定要出什么事情。

但是,所有人包括血离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是,她额间的纹路又亮了。

“比起这个,夫人。先回去处理些该处理的事情吧,卡门斯如果要和龙境谈条件,罗颖小姐是不会出事的。”

说着,莱瑞安突然一手抓向了血离,而她背后也是凭空结出了一个法阵。

本来站在原地的血离,像是被一个无形的手抓了起来一样,不一会儿就来到了莱瑞安的旁边。

而她的眼中自然也是充满着惊讶,她尝试了一下,发现根本挣脱不开,这就是法师法术的威力吗。

“回龙境吧,这里不宜久留。”

将血离抓上来后,莱瑞安没有看向那边正带着哭腔的伊苏罗蒂,而是直接对身下的巨龙说道。

“要,要直接回龙境吗?”

“对,到时候等夫人恢复过来,你再想想怎么在夫人和侯爵面前解释吧。”

“我会的,回去后。”

虽然表面上的表情惟妙惟肖,但实际上,血离一点也没有慌张。

目前的展开并没有超出她的意料,之后就算再到罗勒面前也没有关系,之前打下的基础已经让她立于不败之地了。

在血离说完后,巨龙长哮一声后,展翅腾起往龙境飞去,而伊苏罗蒂则是默默地看着阿奇拉。

她还是不甘心。

而血离则是有些不自然起来,还是有一件超乎她想象的事情发生了,她似乎听懂那条巨龙在说什么了……而语言,貌似就是那个中文。

与此同时,与龙境相隔半个大陆的卡门斯境内。

“龙出现了吗……司马尘雾也没有消息了,罗勒动手了吗?按理来说,就算几条龙同时来袭,他就算走不掉也能留点信息才是。”

一个年近五十的男人躺在沙发上沉思着。

马上,他又站起了身来,将一旁黑白的外衣穿了起来向门外走去。

“太急了可不好,算是吃个教训吧,不过接下来该怎么处理呢?”

……

阿奇拉,黑白家族聚集地。

喊叫声与脚步声将这本应繁华的地方践踏着,值钱的艺术品,货物等等都被一扫而空,而那些黑白家族隶属的成员也无一例外遭到了这些来犯之人的屠杀。

“砰!”

随着一声踹门声,一群人涌入到了司马尘雾的房间,但他们却发现,本该被他们亲手解决掉的司马尘雾,此刻已经狰狞着面庞倒在了床上。

他已经死了。

领主大厅内,罗勒和伊苏罗蒂坐在上方看着下面被绑着的血离,而莱瑞安则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马上法里顿就要来了,在这之前,你想要说些什么吗?”

罗勒向血离问道。

“这不关法里顿的事,都是我的错,请不要责怪他!”

血离有些激动的样子,不过几乎是明眼人就看得出来,绝对不是她说的那样。

这是谎话。

“血离……”

听到这话后,血离回头看去,发现法里顿在他身后不远。

来的还挺是时候的。

“谎话就不用多说了,我有方法辨别,接下来请你们如实说出来,你问吧。”

说着,罗勒看向一旁的伊苏罗蒂。

“血离,为什么早上你们都消失不见了?我给你的东西呢?”

虽然没有说明,但肯定就是那个纹路没有错了。

“是这样的,我睡醒后第一时间发现那东西不见了,后面找了下没找到,所以我觉得应该是被什么人拿走了。后面也是我请求法里顿骑士带我出去的,这都是我的错!”

醒来确实发现东西不见了,找了没找到觉得被人拿走了也确有其事,只是后面发现根本没丢没说而已。

“也就是说,你是想要找那个东西是吗?你不是黑白家族的人?”

“我绝对不是,血离是夫人的人!”

稍加诱导,她就会把我说的两件没有关联的事情联系起来,但实际上去阿奇拉和东西丢失没有任何关系。

“那罗颖呢?罗颖在那里?”

“后面我和法里顿骑士还有小姐分开了……”

说着,血离看向了法里顿。

她没有直接回答,因为她是知道的,这个时候把问题扔给别人就好了。

“法里顿,你真的没有背叛吗?”

就在这时,罗勒问道。

“我以骑士的名义发誓,绝对没有。”

此时的法里顿身上的盔甲已经褪去,他那本应年轻的脸上不知道为何显得有些沧桑。

“为什么要去阿奇拉?”

“因为阿奇拉有我牵挂的人。”

“你让罗颖呆在阿奇拉,而自己又回来是为什么?”

“我骗小姐是要玩,于是让她呆在歌剧院,我为了完成与牵挂之人的约定,想要回来取很多年前的物品。”

法里顿一字一句回答道,眼中丝毫没有一丝阴霾。

“也就是说,是巧合吗?”

“真的是巧合,但属下没能看住小姐,请侯爵责罚。”

说罢,法里顿原地向着罗勒跪了下来。

“真是让人难以置信,会出现这样的巧合吗?”

罗勒掩面说道,虽然看不见,但光从声音就能够听出来他的表情是怎么样的苦愁。

法里顿没有说话,点了点头,这确实太巧合了,放在谁身上恐怕都不会相信。

和想的一样,重点根本就不在我身上了,成功的把所有嫌疑放在了法里顿身上,当初那一手离开果然是正确的。

“我相信法里顿骑士,他绝对不是这样的人,他可是龙境的骑士啊!”

这种没有意义的演出还是要表演一下,一句话不说的在那里,反倒会有些不妥。

“诶,他们说的,是真的吗?”

说着,罗勒看向了一旁的莱瑞安,似乎在寻求着答案。

“除去那句都是她的错外,句句属实。”

莱瑞安盯着血离和法里顿说道,血离这时候才发现,莱瑞安的眼中似乎铭刻着什么。

还真有辨别谎言的法术吗?说起来,之前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确认她确实不是闯入者应该也是这个原因。

想到这里,血离不由得在心里笑出了声。

本来还以为,这具身体不能说谎是很大的限制,但没想到,却意外的契合上了,正好防了一手法师的法术,但莱瑞安会这种法术血离还是有些惊讶。

按照记载,这种功能性的法术十分稀少,放眼看去一个国家都不一定能够找出一个,而莱瑞安居然会。

“这样啊……”

罗勒长舒一口气,看着法里顿流露出复杂的神情。

莱瑞安是不会骗他的,也就是说,法里顿和血离确实不是叛徒,顶多只能算是渎职而已,那么他应该怎么做呢?

“血离觉得,既然我们二人都没有做好,不如让我们再次前往阿奇拉,我们一定会戴罪立功,将小姐救回来的!”

听到血离这么说,伊苏罗蒂的眼眶湿润了起来,最后禁不住开始哭泣了起来。

“那个法术……”

罗勒皱了皱眉头,他已经从莱瑞安哪里得知了法术的事情,连龙都畏惧的法术,会是什么样自然不言而喻。

“侯爵,不用担心。这种法术不可能持续太久,卡门斯底蕴再强也不可能砸在这种无意义的地方上,如果要讨伐的话,也不是不行。”

“去,肯定去,一定要把罗颖救回来!”

伊苏罗蒂带着哭腔喊道。

“那个法术会什么时候结束?”

罗勒看向了莱瑞安。

“持续不了多久,我们可以先去阿奇拉外部驻扎,这个时候军队应该调好了吧?”

“那就这样吧,向阿奇拉进军。”

说着,罗勒站了身来。

“给他们松绑吧。”

说完,几名卫兵上前将血离和法里顿缠着的绳子解开。

“多谢侯爵。”

法里顿依旧跪在地上。

“起来吧,接下来,还要看你的。”

“是。”

另一边,血离则是来到了伊苏罗蒂身边。

“对不起夫人,辜负了你的期待。”

“不,罗颖的事情和你无关,而且龙纹的事情,是我误会你了……”

“夫人……”

说着,血离抱住了伊苏罗蒂,而伊苏罗蒂也抱住了血离。

而在这时,血离确信了,她已经完全搞定这个女人了。

破后而立的关系才是最稳固的,从怀疑到又变回信赖,这正是关系进阶的最好方法,而这也在她的计划当中。

更可况,比起那个龙纹,法里顿搞丢罗颖不才更可恨吗?

看着伊苏罗蒂身后的墙壁,血离终于有机会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笑出来了。

接下来,又要去阿奇拉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