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体育

第一卷 背弃的龙血

第十七章 必要的排除

第一卷 背弃的龙血  第十七章 必要的排除
卧房内,罗勒一扫刚刚疲倦的样子看着面前的来访者。

“怎么了?”

因为有些头疼的原因,刚刚罗勒稍稍眯了一会儿,对于血离的到来他感到稍有些意外。

“时间差不多了,夫人催促侯爵大人快点。”

血离微微低头说道。

就在刚刚,她去过伊苏罗蒂哪里,并且‘稳固’了一下感情,至于怎么稳固的……就没必要提了,总之她顺便帮伊苏罗蒂来催一下罗勒。

不过,她来催还是有别的原因的。

“知道了,时间应该差不多了,我们马上出发。”

罗勒抚了抚磕头,站起了身来。

“咦?你什么时候换了身裙子?”

注意到血离的样貌后,罗勒有些惊讶地样子。

“之前是没有合适的衣物,刚才夫人那边已经弄好了,有什么不妥吗侯爵大人?”

“咳咳,没,就觉得,挺漂亮的……”

罗勒轻咳了两声,眼神从血离身上移了开来。

漂亮……这个领主怎么回事,虽然我也绝对现在的样子挺不错的,但直接讲出来也太奇怪了吧?

不过,说起来这个侯爵的性癖,貌似就是未成年的女孩的样子。

这么想着,血离朝罗勒靠了过去。

“怎么了?”

“侯爵大人脸上有灰尘,我帮忙清理下。”

说着,血离靠在了罗勒身上,伸手向罗勒额间拂去。

而罗勒并没有反抗,少女胴体的触感与香味让他感官有些麻住了,如果说在更进一步的话,他应该又要……

“好了侯爵大人,我们出发吧。”

不一会儿,血离又退开了,并且微笑着请示罗勒。

而罗勒听到这话后才反应过来,再次清咳两声后,他往卧房外走去,而血离也随之跟上。

所以说,换成女性的衣服还是有必要的,这样接近男人的话,他们不会有特别明显的反抗。

“你居然将禁龙纹给那个领主了,果然和朕想的一样,在你身上会有很多有意思的事情。我还挺期待接下来的剧情。”

是的,血离刚刚的动作并不只是清理,她将从伊苏罗蒂哪里得到的纹路给罗勒戴上了。

不过,她当然不是白给东西给罗勒,只能说,是暂时寄放在他这的。

看着眼前的罗勒,血离并没有回真龙的话,这个已经差不多要演完的剧本马上就要演完了,现在剧透也不太妥当。

不过,这个真龙应该真的和她说的一样,她是自愿被封在这的,可能是出于对人类愧疚之类的东西吧?不然她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跟着我出来的,这种活了很多年的家伙的性情就很捉摸不透。

城内,某个旅馆的房间内。

罗颖此刻正躺在床上吃着东西,并时不时眺望着窗外的夜空。

她在等着血离来接她的时候,此刻她的内心依旧向往着未来生活的种种。

她期待着。

虽然不清楚一共有多少人,但数量应该绝对不少。

看着月光照耀下的黑压压的士兵们,血离这么想着。

“抱歉法里顿,都是因为我害的现在这样……”

“不,这不怪你。说白了,还是因为我,我没有理由把这个责任推卸给任何人。况且,其实严格来说是我害了你。”

行驶着的马车旁骑着马的法里顿摇了摇头,看着自责的血离,他看起来很不是滋味,甚至有些内疚的样子。

“不,我不怪你的,并且我觉得法里顿骑士是个好人,怎么可能会怪你呢。而且之后我们肯定会把小姐救回来的!”

“应该吧,我肯定会竭尽全力的。”

说道这个,法里顿深吸了一口气,看向了前方。

看样子,他还是很在意的,或许他对罗勒确实很忠心吧,碰到这种事情他应该也不想。

“喂法里顿,你没事吧?”

就在这时,两个同样骑着马的骑士来到了法里顿旁边。

“没什么。”

“那就好,我还真怕你出什么……咦,你就是血离吧?”

“嗯。”

血离向他们二人点了点头。

“介绍下,这两位就是之前提到过的利比昂骑士,尤克里骑士。”

法里顿向血离介绍道。

“你好利比昂骑士,尤克里骑士。”

“啊,你好你好。”

“真的是你这个小姑娘,没想到这么漂亮。”

看着血离的样子,尤克里骑士摸了摸下巴。

这两个家伙,应该就是另外知道自己之前是奴隶身份的人了吧?

“多谢夸奖,这还是多亏了夫人的照顾。”

“朕真的挺佩服你的,朕到现在还没看出来你本来是什么样,一直装着一个人设去演绎不会累了么?”

看着血离的样子,真龙不禁调侃道。

不过,她的话也只有血离听得见,血离不理她的话,实际上和空气没有多大区别。

之后就很简单了,一边跟随者队伍行驶着,几人一边聊着天。

讨论着一些见闻,或者是以前的过往。

和血离想的一样,法里顿以前经历了一场战争,他的家人都因为战争死了,只有他被罗勒救了,所以他很忠诚于罗勒。

而杏白,似乎是他被罗勒救后,支撑着他精神的动力之一,让他在众多被培养成骑士的小孩中脱颖而出,最后真的成为了一名骑士。

只不过,他的这个精神支柱应该已经没了就是了。

至于尤克里和利比昂的,她只是表面上附和着听了听。

具体讲的是什么故事,她根本就不在意,或者说没有听的必要。比起这个,她更愿意想想等会怎么办事。

因为伊苏罗蒂是骑着龙的原因,所以她和罗勒并不与他们一起,而马匹车辆在比较靠前的位置,步兵们则是在后面。

这也就意味着到达阿奇拉的时间会不同,所以为了保持大部队一同前进,他们可以压了压移动速度,这就导致了去到阿奇拉的时间会长很多。

不过,经过并不长途的跋涉,他们还是较快的来到了阿奇拉外。

和之前不一样,现在的阿奇拉看样子又恢复了正常的样子。

“所有人听令,向阿奇拉进军!”

天空中悬浮着的巨龙头顶传来了罗勒的声音,随着他的指挥,士兵们朝着阿奇拉进发着。

而最前方的,自然是这些骑马的骑士了。

“奇怪,怎么像是没有人防守一样,简直就像是打过一场仗了一样。”

看着阿奇拉里面的情况,利比昂有些不解。

进到这里后,他们连一个活人都没看见,尸体倒是看见了不少,本应豪华的地方像是被强盗洗劫了一样,变得破败不堪。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出什么事了……”

法里顿攥紧了拳头,他心里有着很多的疑问。

这里,应该是支开他最好的时候了。

“法里顿,你去找杏白小姐吧。”

“可是……”

没等法里顿说什么,血离立刻继续说道。

“没关系的,我们会救小姐的,交给我们就好了。”

“是啊,方向吧法里顿。”

“没关系的,去吧。”

见状,另外两人也附和了血离。

好的,这种关键时候劝兄弟的精神还是有的,那么法里顿接下来就是要按照计划去找杏白了,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够发现死掉的,但无所谓,效果达到做好铺垫就行。

“那交给你们了。”

抛下这句话后,法里顿快马加鞭向莺花的方向行去,他也很想遵守约定,见杏白吧。

可惜见不到了。

想到这个,血离不由得耸了耸肩。

“我们接下来和别的骑士会和一起吗?虽然感觉没什么人,但小心些比较好。”

尤克里骑士看了看周围说道。

“要不我们直接去黑白家族的地方吧,如果小姐在的话,我们来肯定被发现了,到时候正面过去他们肯定会用小姐做威胁,不如我们少数人侧面进入营救小姐。”

“想法挺不错的,可是……”

利比昂有些犹豫的样子。

“没关系的,有两位骑士在肯定没问题,就算救不了小姐,我们全身而退也一定没问题。错过了营救小姐的机会就不好了啊!”

“……好吧。”

在血离的一番连哄带骗下,利比昂和尤克里还是点头了,放弃了和别的骑士会和,三人一起前往黑白家族的地盘。

果然,女性的装扮还是有必要的,在这种美丽的女性的称赞怂恿下,这种气血方刚的男的一般都会上头。

从而把自己的头送掉。

跟着这两位骑士,三人一起来到了黑白家族的驻地,不过在这期间,血离悄悄拿回了当时自己藏的东西。

从司马尘雾哪里搞到的火枪。

和之前不一样,本来很豪华的黑白家驻地现在有些面目全非了,如果说之前是一个华丽的宫殿,现在应该就是个遗迹了。

那些农民们应该已经把这里洗劫一空,然后自以为血赚地走了,但实际上他们并不知道自己被当枪使了。

然后就现在来看,他们应该已经撤离了,毕竟长眼睛的都看到龙来过了,不可能再贪一手留下来的。

就算真的留下来了,也不可能一点声音都没有,她可不觉得一群农民能够这么好的潜伏在这,并且伏击领主的军队。

要知道他们之所以能够袭击这里,靠着的还是那个貌似是一次性的法术。

“从侧面翻进去吗?”

“可以吧,正面可能会有埋伏。”

看着这两人一本正经地和空气斗智斗勇,虽然血离有些想笑,但还是跟着其一起行动了,毕竟不露出破绽才是最好的。

不一会儿,三人悄悄的从比较隐蔽的地方翻进了黑白家的驻地,和外面一样,这里像是被洗劫了一样。

“到底出什么事了?黑白家的人呢?”

“如果说是黑白家族要反,那为什么要搞自己宅邸?有蹊跷。”

尤克里皱着眉头沉思着,他和利比昂都意识到了不对。

“总之先往里面走吧,不管怎么样,先找小姐才是最重要的。”

“说的也是,来着的目的就是这个。”

经过血离的提醒,三人悄悄向里面摸去。

不管,他们怎么可能找得到罗颖,这个时候罗颖可是在龙境城里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三人进入到宅邸内部,并且经过了一点初步的探索。

而结果,他们自然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进度有些慢啊,要不我们分头吧,等会大部队应该也要到了。”

“也行,那分头吧,目前看来也没什么危险。”

“行。”

好了,既然已经答应了分头探索,那么接下来的行动就再简单不过了。

这么想着,血离悄悄给自己搞到的火枪装填上了弹药。

之前从黑白家出来的时候试射过了,没问题,所以现在可以放心的使用。

这么想着,血离向着利比昂所在的地方走了过去。

“嗯?血离?”

利比昂注意到了血离的到来。

“有什么发现吗利比昂骑士?”

“还没,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有什么势力能够光明正大在龙境洗劫黑白家族吗?”

在利比昂疑惑之际,血离靠到了利比昂身边。

“怎么了?”

“没什么,你脸上有些东西,我帮你擦擦吧。”

“额,这个就不……”

“没关系的。”

看着血离的笑容,利比昂怎么也说不出一个不字,咽了一口口水后,他静静地等待着血离的动作。

而血离一手抚着他的面庞,另一只手却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将火枪从身后拿了出来。

在他沉浸的时候,直接对着其嘴部来了一枪。

“砰!”

利比昂带着不敢相信的眼神倒了下来。

因为身上都有甲无法做到一击毙命,只有这个方式能够一击毙命了。

看着倒下的利比昂,血离这么想着。

“砰!”

接下来,她将子弹再次装填好后,毫不犹豫地对着自己左臂的边缘开了一枪,随后她再次将子弹装填好。

“啊!救命!利比昂骑士!尤克里骑士!”

随后,她十分惊慌地样子向尤克里所在的方向跑去,像是有什么人在追她一样。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有,有拿枪的人朝我开枪了!”

看到血离手臂上的伤,尤克里毫不犹豫地靠了上来,似乎是想要为血离检查伤势。

“还好,伤口问题不是特别大,你……”

“砰!”

然而,等着着他的,是血离迎面而来的一发子弹。

尤克里骑士,应声倒地。

见其倒下后,血离总算是松了口气,将火枪收了起来,然后捂着自己的伤口。

虽然说强忍得住,但还是有些疼痛。

“精彩绝伦,甚至为了打消别人的戒心朝自己开枪了,朕很佩服你的决断。”

这时,真龙鼓着掌的形象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

“法里顿可是知道我和他们两个来的,不带伤回去不太好。”

血离笑着回答道。

“有必要干掉他们两个吗?不,应该说你觉得值得吗?”

“值得,把危险因素都要拍吃掉,为了防止奴隶身份外泄,知情人必须处理。”

“包括那个法里顿和罗勒以及伊苏罗蒂?”

这次血离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微笑着摇了摇头。

“我等你的表演。”

“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说完,血离起身向外走去。

这两个人的命运,早在血离问法里顿他们名字的时候结果就注定了。

就算是很小的风险,能够排除也要尽量排除。

这么想着,她的身影消失在了黑白家被洗劫后的宅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