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体育

第一卷 背弃的龙血

第十八章 杏花凋零

第一卷 背弃的龙血  第十八章 杏花凋零
随着一阵阵脚步声,龙境城的军队们进入到了阿奇拉内部。

没有生气的城镇,与纷扰的烟火向他们诉说着这里不久前发生着什么。

“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这里变成这样?”

盘旋在天空中的龙首上,罗勒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那罗颖呢?那些黑白家的人把她藏哪里了?”

“莱瑞安,你有什么发现吗?”

见伊苏罗蒂焦急地样子,罗勒看了眼龙首上的第三人,莱瑞安。

“并没有,要我说的话,按照这情况小姐应该不在这了。”

看着下面一片狼藉的场景,莱瑞拉镇定自若的说着。

“黑白家族毁镇跑掉了吗?之前就应该直接也硬闯的,现在根本就救不了……”

伊苏罗蒂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罗勒打断了。

罗勒双手轻柔地摁着伊苏罗蒂的肩膀,试图让她冷静下来。

“不,应该不是。不要乱猜伊苏罗蒂,罗颖消失了我和你一样着急,但是我们要冷静。你想,黑白家族如果只是要拿人质,他们有必要毁掉阿奇拉走掉吗?更何况阿奇拉本身就是黑白家族一手建立的,况且就算走,那么大规模不可能不留痕迹,他们根本目的是要和我们谈判来让我修改法案,而不是开战。”

在罗勒的劝导下,伊苏罗蒂深呼吸后将心情稳定了下来,她缓缓将罗勒手掌放了起来。

“那,为什么会这样?”

“不清楚,所以要查查阿奇拉到底发生了什么,这里应该还会有很多活下来的人,到时候一一质问就好了。”

“……”

听到罗勒这么说后,伊苏罗蒂没有说什么,而是和罗勒紧握着手心。

冷静很重要,她也相信罗勒,自己的丈夫。

话语间,盘旋着的巨龙已经落到了地面,随着周围军队的屈膝恭迎,罗勒拉着伊苏罗蒂走了下去,而莱瑞安紧随其后的跟着。

而不远处,血离捂着手臂跌跌撞撞地从向着入镇的大部队赶来着。

不一会儿,双方果不其然迎面碰上了。

“血离?其他人呢?”

“罗勒侯爵!我们为了找小姐所以四散开来了,结果我手臂被打伤了,利比昂骑士和尤克里骑士应该已经……”

一边说着,血离捂着自己的伤口,她很清楚莱瑞安在旁边她说不了谎话,而她自然也是一句谎言也没说。

她可没说手臂被谁打伤的,她也没提一个字自己是遇袭的,但是罗勒他们肯定会认为是遇袭的,因为不管是画面还是预言都诱导过了。

“快叫牧师!血离你没事吧?要不要紧?”

“没事的夫人,还好……”

伊苏罗蒂看到血离的伤口后喊道。

况且,一个这么漂亮,受伤的可怜女孩谁会怀疑呢?

外表的便利,在这一刻完美的展现了出来。

不过说实话,那种莫名其妙的祷告她可不想再听一次了,无聊的要死。

“对方是谁?有看清楚吗?”

“不知道……”

当然不知道了,血离完全不知道莱瑞安在问什么不是吗?

莱瑞安追问后也陷入了思考,同时,血离也确信,莱瑞安这一关她算是过了。

至于法里顿……完全不用担心他会说什么,他现在估计只会关心那个叫做杏白的,不管是找不到了,还是找到尸体,他可不是那么容易能恢复过来的。

在随军牧师的搀扶下,血离往后方走去,之后关于阿奇拉的探索她就完全没有必要参与了,不管罗勒和伊苏罗蒂在这里找多久,找什么,都不会有任何影响。

这么想着,她不禁回头看着渐行渐远的几人笑了笑。

“杏白!你在吗杏白?”

莺花楼下,法里顿用力地拍打着门,但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虽然天色很暗了,但楼内的灯光依旧有着,应该还有人才是。

“多有得罪了。”

说着,法里顿抽出了自己随身的配剑,直接手起剑落,几下将砍烂。

“砰——砰——轰——”

最后,随着他侧身几下冲撞,门终于彻底裂开来,而他打了个踉跄后也停了下来。

一眼看去,莺花内还与他走前没有什么区别,而里面零星的人也躺在地上,或者倒在桌椅旁。

见状,法里顿跑去这些人旁,用手指在他们口鼻上探了探。

“还活着。”

发觉这一情况后,法里顿心理不由得舒了口气。

门没有开,这些人虽然看起来都倒了,但是生命是没有收到威胁的,都还活着。

也就是说,杏白还活着。

这么想着,他变轻松了些许,然后缓步向着杏白的房间走去。

一边走着,他将自己的面甲盔摘了下来,并一边将自己身上的盔甲卸下来。

到了杏白房门口后,他将这些东西放在了一旁,而他则是身着着里面穿着的略显有些老旧的衣物,轻轻打开门后走了进去。

这衣服以及有些褪色了,布丁也有几个,如果不是家庭贫寒,就算是平民估计也不会穿。

在屋内寻找了一会儿后,法里顿很快的来到了廊房,并看到了倒在廊房上的白衣丽人。

“我遵守约定来了,杏白。”

找到后,法里顿总算是舒心的叹了口气,还好她一直待在这里。

在廊房上,应该是在看着什么吧,是想要等着他的到来吗?

这么想着,法里顿走了过去,在杏白旁轻轻坐了下来,然后将其扶靠在了墙上。

“嘛,虽然你现在睡着了,看不见。虽然现在天色晚了,但我还是来了,因为一些原因,我被侯爵暂时留下来了,所以很抱歉。不过你现在也听不见,到时候起来我还要讲一次就是了,唉我一堆想说的,所以忍不住就直接说了。”

微笑着,法里顿与其一同靠在墙边,一边诉说着,一边看着天空中的繁星。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那个时候也是晚上,我穿着这种衣服,你当时也是穿着白衣服。那个时候我还是个一穷二白的臭小子呢,认识后,还指望你每次给我带点好吃的……现在想想,还挺怀念的。”

一说起来,就很难停下了。

当年的各种事情涌上了法里顿的心头,诉说完,剩下的也只是唏嘘罢了。

“那个……虽然感觉你不会很愿意,但之后我们结婚吧,在教会的祝福下。”

终于,法里顿酝酿了一会儿,鼓起勇气说道。

“当然了,我会去和侯爵商量,以后我不会再在他身边工作,然后把你赎出来,以后我们两个可能一起开个小店,一起工作。可能以后有了孩子,我们还可以轮流带孩子,取名字的话我不擅长啦,这个还需要你来想。”

他并不是傻子,法里顿其实也很清楚杏白的想法,他放下了,骑士什么的,其实并不重要。

看着杏白那美丽的睡颜,法里顿的眼神再也无法移开了。

白润的面庞,淡红的粉唇不由得想让人吻上去。

法里顿轻轻地靠了过去,但还是在杏白面前停了下来。

他尊重每一个人,他是不会在杏白没有意识的时候这么做的。

所以,他只是用手轻轻拂过了杏白的面庞,将其略有些凌乱的发丝捋好。

但,突然他的手僵住了,他嘴唇微微煽动,但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最后,两行清泪从他眼角溢了出来,他伸手抓住了杏白旁边的手,紧紧地握在了手心。

“你是开玩笑的吧,想要骗我以为你没呼吸,其实你是想要逗我玩对吧?别吓我了,你肯定醒着的对吧?再不起来我可要生气了啊!”

最后这句,是带着哭腔吼出来的。

但他面前的杏白依旧没有任何动作,早已经冰冷的手也没有被法里顿温热,她依旧没有回应。

为什么会这样呢,其他人都没有事情,唯独杏白没有了呼吸。

法里顿不相信,或者说,他其实是不愿意相信事实罢了。

阿奇拉中心,罗勒与伊苏罗蒂正在灯火下听着来人的汇报。

就现在来说,阿奇拉里几乎没有醒着的人,大部分人都因为不明原因昏迷了,而小部分黑白家族的人以及商人都无一例外死了,而那些值钱的商品货物也洗劫一空。

“怎么会这样……”

罗勒十分头疼的样子,这对龙境来说虽然不是什么特别大的问题,但缺少商人的存在,之后龙境一定会遇到货物流通等种种问题。

“看来,那个大范围法术应该就是让阿奇拉所有人昏迷了,具体是谁发动的尚且不知,不过既然知道了这些,我们也该回龙境城了,这里交给调查的人就好了。”

这么说着,莱瑞安翻了翻自己带着书,像是在查找着什么。

“抱歉,伊苏罗蒂……”

“没关系,会找到罗颖的。”

虽然这么回答了罗勒,但她脸上的两道泪痕,却相当的明显。

“嗯,一定会的。”

说着,他轻搂住了伊苏罗蒂,而伊苏罗蒂也没有反抗。

她确实需要些许心理安慰了,她一直很寂寞,十多年前开始,就是这样了。

“莱瑞安,你有什么找人的方法吗?”

“不要把法术想的那么厉害领主大人,法术可不是万能的。”

“果然没那么容易么。”

罗勒摇了摇头,看样子并没有超出他的意料。

“那我们回去吧,既然罗颖不在这,那么我们也没有留在这的必要了。”

良久,伊苏罗蒂先开口了。

“好,没问题,落日已经很久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罗勒有些惊讶,伊苏罗蒂主动这么说让他有些意外。

不过这是好事就是了,所幸伊苏罗蒂并没有死打蛮缠。

“传令,让军队撤离。”

“是!”

旁边的一名卫兵听到后,立马一阵小跑跑去。

而就在这时,血离来了。

她的手臂上用绷带包扎了,看样子伤的并不是特别重,而另一只手拿着一杯水。

“夫人,侯爵。”

来到罗勒和伊苏罗蒂面前后,血离微微曲了曲身。

“血离,你手没事吧?”

见血离来了后,伊苏罗蒂立马走了几步过去。

“没事夫人,牧师说休息几天应该就没事了,尤克里和利比昂骑士有消息了吗?”

面对这个问题,伊苏罗蒂并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了罗勒。

“经汇报,已经死了,没想到两个骑士就那么死了。”

莱瑞安这么说了后,罗勒点了点头。

而血离手中之前还拿着的空水杯掉了下来,砸落在了地上。

“没事的血离,这不怪你,你也做不了什么。”

“我……没事的夫人。”

当然没事了,不然谁会估计装一下呢,什么都没有说,就能够让对方觉得自己很内疚。

接下来表情合适,就会是感觉内心挣扎了一番,谁会想到这样的少女是凶手呢?

“总之,我们先回去吧,就像刚才说的,时间很晚了。”

罗勒说后,率先向身后的龙走去,伊苏罗蒂点了点头后,和莱瑞安也准备过去了。

“那等我回去后,再帮夫人更衣入睡,可能会慢些就是了。”

“要不,你也一起来吧。”

说着,伊苏罗蒂伸手示意血离一起。

语言诱导的依旧很成功。

“诶?没问题吗,和夫人和侯爵一起乘坐龙。”

“没关系的,这样我也可以早些睡啊。”

“既然是夫人说的……好吧。”

说完,血离跟着向龙走去。

罗勒见状也没有说什么,他对此也并没有什么所谓。

但在接下来龙要起飞的时候,血离有了动作。

在龙飞起时,她的脚一滑,像是因为身体不稳从龙首上滚落了下来,直接向地面摔去。

“血离!”

“谁拉她一把!”

然而,血离并没有从龙身上滚落下去,她被龙用龙掌接住后,送回了龙首上。

而罗勒和伊苏罗蒂也是松了口气,幸好没出意外。

“没事吧血离?”

“没,没事。多谢夫人,多谢侯爵让龙救血离,如果不是侯爵的命令,血离有可能已经死了。”

“下次小心就好,没事的。”

血离一幅感激涕零的样子,而罗勒自然也是被她加入了重点感谢对象里。

当然了,她不可能是没站稳摔的,这自然是故意的。

她的目的,就是让罗勒情急之下说出哪一类的话,或许其他人没注意,但在那一刻,罗勒额间的纹路亮了一下。

再加上她刚才的话语诱导,罗勒应该会觉得,自己能够命令龙了吧?

这么想着,血离看着不远处正在思考的罗勒。

“那玩意没有让龙接住你呢?指望朕救你吗?”

这时,血离脑海里传来了真龙的声音。

“首先情急之下几乎必然会说这种话,就算不说,那个高度摔下去也死不了,刚起飞摔下去,卸力好的话顶多受伤。”

血离小声地回答道。

“值得吗?这可是重伤的代价。”

“重伤又怎么样,治好的话就是痛一下而已,如果连痛的觉悟都没有,还活着干什么呢?”

“奇怪的家伙,那我等着看,你让这家伙获得控制那些杂种的能力是为什么。”

说完,真龙的样貌消失在了血离脑海里,而血离也是耸了耸肩,没有继续说什么。

“下落在前方城内。”

随着罗勒的命令,龙果不其然向城内飞去。

果然,他开始尝试了,而结果自然也是可行。

而旁边伊苏罗蒂惊讶地样子,以及罗勒那略有些怪异的表情,正是接下来需要的。

马上,就要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