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体育

第一卷 背弃的龙血

第十九章 罗勒的野望

第一卷 背弃的龙血  第十九章 罗勒的野望
“说起来真是厉害呢,是早就驯化过龙,所以会听侯爵和夫人的命令吗?”

寝房内,血离一边为伊苏罗蒂更衣一边说道。

“差不多吧……”

伊苏罗蒂稍稍敷衍了一下,想必对于这一点她很在意。

罗勒之前应该是无法命令龙的,但是不知为何在之前能够做到了,而伊苏罗蒂的纹路正好失窃了。

在这么一下语言诱导后,伊苏罗蒂会怎么想呢?

根本不需要知道,不管伊苏罗蒂想的具体是什么,都会对她之后要干的事情有利。

将伊苏罗蒂衣物褪去后,血离并没有立刻起开身。

“放心夫人,小姐一定会回来的,在这之前,血离会陪在你身边。”

说着,血离从后面搂住了伊苏罗蒂,轻轻在她耳边低声说着。

“嗯,一定会的。”

话语间,血离已经将一旁的油灯熄灭了。

而她的手也在黑暗中,向着伊苏罗蒂拂去。

她要做什么,不言而喻。

黑暗中,伊苏罗蒂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血离指尖的冰凉,与她温热的体温冲撞在了一起。

“接下来,放松会儿吧夫人——”

“嗯……”

血离咬着其耳朵低吟后,伊苏罗蒂宛如少女一般嗯了一声。

接下来,就是全部要交给血离了。

两人光滑的肌肤,在黑暗中不停地摩挲着,彼此间的温度不由得往上涨燃了起来。

“唔——”

两人唇齿间再度染上了对方的印记,纠缠着的粉舌不断地向对方索取着津液。

不仅仅是上面,下方血离也轻柔地探去。

一开始,她只是像一个护理工一样,温柔地抚摸着那浅薄的草地。

“嗯啊,嗯——”

经过血离玉指不断地摩挲,伊苏罗蒂有些忍受不住了,她双腿夹紧,紧紧地将血离的手锁住了。

而血离感受到这一动作,自然也是加大了手中的力度。

她指尖不再限于在浅草上摩挲,而是更进一步深入到了洞穴之中。

紧致洞孔,在指尖的探索下逐渐扩张了起来,而洞孔中埋藏的种子,也被血离揉捏玩弄着。

“唔嗯唔——”

感受到身下的刺激,伊苏罗蒂不由得发出了可爱的声音,但因为她唇间也就被血离堵着,发出的声音显得特别模糊。

随着进出速度的加快,以及身体的剧烈起伏,洞孔中开始流露出滴滴晨露,润滑着一片春意盎然的土地。

而血离的另一只手,开始摁压着伊苏罗蒂前方的双峰。

食指紧压着豆蔻,掌间也不断地施力摁揉着,唇间的吸吮像是把伊苏罗蒂的忧愁吸走一般,剩下的只是轻松,与快感。

小轩愁入丁香结,幽径春生豆蔻梢,此情此景,唯有黑暗中交织的两人能够体会到。

接下来,在一段段高潮迭起下,两人到达了极致。

龙境城的旅馆内,罗颖正安心地熟睡着。

小巧的脸蛋上,依旧留存着醒时的喜悦,她依旧在期待着之后的旅行。

虽然今天一整天血离都没有过来,但是她相信着血离。

相信着她一定会实现诺言,和她一起去探险,一起去领略各国风光,一起追寻着自己想要的东西。

计划进行的很顺利,伊苏罗蒂的心理以及被种下我的印记了,并且加上之前的诱导,她应该已经对罗勒有些看法了。

想想看,纹路在早上失窃,晚上的时候罗勒突然能够控制巨龙了,就算是自己亲爱的丈夫也不可能一点想法都没有吧?

况且,之前有了解到,罗勒是入赘的,所以这应该也是为什么是伊苏罗蒂戴着,而不是罗勒戴着那个龙纹的原因。

看来上任龙境领主,伊苏罗蒂的父亲还是很有脑子的,估计罗勒都不知道是靠那个东西才能控制龙。

一边在城堡内走着,血离一边舔了舔自己的手指。

虽然左手臂因为之前的枪伤还有些疼痛,但影响并不大,否则刚才也不能够那番云雨了。

“看来是因为法案,那些农民组织队伍去袭击阿奇拉了。哼,司马尘雾那家伙也是自作自受,他绝对想不到自己栽在了一些被他当做韭菜的人的手里。”

“好像是这样,根据法里顿骑士那边找到的信息,似乎是有个平民家有家传的一次性大型法术,貌似就是用哪个破解了黑白家族的防御能力。”

“也不知道是怎么传下来的,那种玩意放到国家也是战略级武器的存在,居然就这么用掉了……”

来到了议事厅后,血离听见门口传来罗勒的声音,似乎是在和人讨论今天阿奇拉的事情。

看来,他们也查出来了,法里顿去到杏白哪里,应该是找到了那些信件,所以也不奇怪。

“砰砰——”

随着血离敲了敲门,门被一个卫兵打开了。

“血离?你来干什么?”

看到血离进来后,罗勒皱了皱眉头。

而他旁边的人也停下了说话,一同看着血离。

“是关于夫人的事。”

说着,血离看了看卫兵和旁边那人,罗勒心领神会后,招了招手示意其他人出去。

“说吧。”

其他人出去后,罗勒看向了血离。

“是这样的,因为这次的事夫人对黑白家族很愤恨,侯爵后面有什么打算吗?”

“打算?我和黑白家关系不好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之前为了龙境一直都忍让着他们,现在出了这事,也没有必要藏着掖着了。我会救回我女儿,也会让那卡门斯尝尝苦头。”

罗勒意气风发地说着,像是如果没有龙纹他也有这样的底气说话一样。

不过,之前血离查阅了一下,罗勒年轻的时候一直和卡门斯有过节矛盾,和她想象的发展也没有什么区别。

“毕竟女儿都被掳走了,宣战也是无可厚非的。”

“正是如此。”

“那个,其实有个重要的事情侯爵。”

“什么?”

假装酝酿了一下后,血离说道。

“实际上,小姐有下落了。”

“什么?在那?”

罗勒一脸震惊的样子。

“就在龙境,不过包括夫人在内其他人都不知道,我第一时间就准备直接汇报给侯爵大人。”

“干的不错。”

听到这话,罗勒不禁鼓了鼓掌,看起来很满意的样子。

“不过,这样的话就不用打仗了呢。卡门斯没有带走小姐,小姐就在龙境。如果这事情不公开的话,会有很多人要求要对卡门斯动用武力吧?”

血离微笑着,像是为不用打仗而高兴,而她的话也敲在了罗勒的心里。

“血离。”

“怎么了侯爵?”

上钩了。

“我是第一个知道的,是吧?”

罗勒很郑重地样子,并且死死地盯着血离。

“是的,消息也没有公布出来……”

“把消息封死,罗颖还在龙境的消息不能够透露出去。”

“诶,欸?”

血离装作很惊讶的样子。

当然会这样了,爱民如子为农民着想的罗勒,和把农民当韭菜割的商人有着天壤之别,加上本身罗勒和卡门斯那边就有矛盾,他当然会想要借这个机会做些事了。

特别是,在被她安上龙纹后,获得他一直没有的能控制龙的能力的时候。

人在获得特别大的力量后,绝对会膨胀,罗勒当然也是膨胀了,他积压这么久的怨气,当然要对卡门斯发泄了。

“你让人把罗颖带到我哪里,记住其他人都不要透露。”

“是,侯爵大人。”

说完,血离低下了头,然后退了出去。

看着退出去的血离,罗勒突然笑了起来。

“哼哼哈哈,多少年了,新仇旧账也该算算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这可都十多年了,再不报,可就晚了!卡门斯,我罗勒回来了!”

……

深夜,街道上。

此时,血离正带着几名卫兵向着旅馆走去。

这几人正是罗勒安排给她的,不过罗勒似乎没告诉这些卫兵要去干什么,只让他们听自己的。

并且这些卫兵开扛着一个小黑棺,想必他们很奇怪这到底是要干什么。

“到了。”

看着面前的旅馆,血离停下了脚步,而旁边的卫兵们也跟着停了下来。

“说起来,我们是要来……”

“带人回去,最好不要多问。”

血离一句话,将旁边那位想要问些什么的嘴给堵住了。

其他人见状也没有多说什么,跟着血离向里面走去。

“额,各位是?”

“领主的人,我问你,今天单人入住的一个小女孩住哪里?”

“额。”

老板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再次扫视了面前这些人一眼。

确实,大晚上这么一些人过来找人,并且还抬着一个像是棺材的东西,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善茬。

“你觉得,我们像是开玩笑吗?”

“额,好的好的,这边。”

说着,老板立刻摆出一副请的姿势示意几人跟过去。

他的脑子转的很快,不管眼前这些人到底是不是领主的人,都不是他一个小小的旅店老板能够得罪的。

万一没弄好,指不定还会引来杀身之祸。

“到了,就是这。各位爷还请小声一点,不要扰了其他人休息。”

这么说着,老板将一片钥匙递给了为首的血离,然后退到了一边。

其他人则是看着血离,等待着下一步指令。

“我先进去,你们在外面等着。”

说完,血离轻轻将门打开后走了进去,然后将门又关了上来。

转身,她看向了里面,和她想的一样,罗颖正在床上熟睡着。

虽然才十一二岁,但其睡颜可以说是一绝了。

“罗颖——”

血离来到了罗颖床边,轻轻地在其耳边低语着。

而睡梦中的罗颖像是被唤醒了一般,缓缓睁开了双眸。

当她看见血离的那一刹那,她眼神中充满着喜悦和兴奋。

“血离你……”

当她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她的嘴被血离堵住了,血离比了一个嘘声后,罗颖点了点头,她这才把手拿开。

“我们要出发了吗?”

“抱歉,小姐……”

血离看起来很难过的样子小声诉说着。

“罗勒侯爵查的很严,你还是被罗勒知道在这了,现在卫兵已经在外面了,这不过是给我们一些时间说说话而已。”

带着哭腔说着,血离抱住了罗颖,以让她看不见自己一滴泪水都没有,甚至还略有些笑意的面庞。

“不……没关系的。比较不是什么都能一定成功嘛,之后再想办法就好了。”

罗颖很贴心的拍了拍血离的后背,反而开始安慰血离。

这也是为什么血离这么做的原因,她确信罗颖绝对不会干什么出格的事情,就算事情败露她也不会说什么,而罗勒也不会知道罗颖是她藏起来的。

就算他们两个身处一室,也绝对得知不了对方究竟是什么情况,这也是血离敢这么做的原因,罗颖的情绪是那种不会有太大波动的小孩,这很难得。

“之后侯爵可能会不让你外出,不过有机会我会来看你的。”

“嗯,没关系的。”

在她看来是被禁足的惩罚,但在罗勒那是因为要对卡门斯发起战争而隐藏罗颖,一件事情两种不同的解释。

接下来,就没有什么别的意外情况和操作了。

罗颖这边轻松搞定后,自然是被带回到龙境里,罗勒那边。

“一个追寻着自己梦想的女孩,你就那么忍得下心骗她吗?”

“骗?不要搞错了,我可是一句谎话都没有和她说过,我只是没和她说是我告的密而已。我也确实如约来见她了。”

躺在床上,血离笑了笑。

“那朕换个说法,这么葬送掉一个女孩对未来的憧憬,你不会愧疚吗?”

“不会,对我来说,这是必要的牺牲。对她来说,这是必须要经历的挫折。这种追寻梦想的人,他们会看着很远的目标一直向前冲着,因此他们会忽视自己的脚下。如果不是一帆风顺的天才,他们肯定会摔倒,而这次,只不过是她人生路上的一次罢了。”

“说的挺有道理的,但这还是你的责任不是吗?”

“就算不是我,也会有别的人来,没有什么区别。”

这么说着,血离侧了个身。

“你这种家伙,还真是让朕有些难说,朕活了这么久都没有碰到过你这种人。你可是和折断了她双翼无疑。”

“谁知道呢,而且谁知道,罗勒出去折断她双翼,还会不会对她女儿干些什么呢?”

说道这里,血离不由得笑了笑。

这一笑,令真龙也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

它没想到,血离居然建立在罗勒会对她女儿做那种事的情况下,还心安理得的这么做了。

“真是个可怕的家伙,就连朕所知的恶女,也不及你的万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