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体育

第一卷 背弃的龙血

第二十章 战争与决心

第一卷 背弃的龙血  第二十章 战争与决心
大殿中,下方站着的人无不有序的站着,安静地看着上方。

他们有的是有钱的商人,有的是龙境的贵族,也有着教会的神职人员,或者是骑士。

这里的人无不在龙境有着些许说话的权利,而他们此刻正等待着端坐在上方的龙境领主,罗勒侯爵宣布什么。

他们都知道,昨天阿奇拉发生了什么事情,今天必然会有什么大动作。

“砰砰——”

在这时,血离像是有些迟了的到场了,而部分人的目光也被吸引了过去。

要知道,这种情况可是大不敬,况且对于他们来说,这个女子非常的面生。

“差不多也该说事情了,人已经来的差不多了。”

就当有人准备要发声诘问的时候,罗勒突然开口了,而其他人自然也是立马止住了动作。

这个意思很简单,罗勒表示这个迟到并没有问题,其他人自然也不会说什么了。

见状,血离几步快速走到了伊苏罗蒂的身后。

当然,她晚来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她之所以会晚到,是因为罗勒安排的任务。

罗颖还在的事情要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血离很自然被罗勒要求照顾罗颖,比方说送送饭什么的,这也是为什么罗勒会对她迟到视而不见的原因。

不过,照顾可不是白照顾就是了,罗勒所在的地方,以及找的方式,可是在她手里。

“想必在座各位都知道了,就在昨天,阿奇拉发生了一件战事。卡门斯以黑白家族为首的商人,趁机掳走了我的女儿,并且还曾试图要挟我修改法案。既然对方这么做,我们龙境自然也要给予回击,所以,我准备对卡门斯黑白家族进行宣战。”

罗勒话音刚落,下面瞬间炸开了锅,各种讨论声此起彼伏。

“侯爵大人,黑白家族他们有必要这么做吗?”

其中一个贵族发出了疑问。

“什么意思?”

“他们只是商人,如果谋求利益的话,完全没必要掳走您女儿并且开启战争不是吗?况且昨天阿奇拉的情况,应该不仅仅是……”

“那你的意思是,我的女儿被那帮混蛋掳走也无所谓是吗?”

说到这里,罗勒的眼神中带着些许怒火。

“啊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绝对可以向卡门斯确认确认,如果真是对方掳走的小姐,到时候在打也不迟,如果这样反倒可能会让小姐生命有威胁啊!”

“也是啊罗勒,如果他们用罗颖做威胁怎么办?”

伊苏罗蒂听后,也觉得有些道理。

“对啊领主大人,而且目前龙境内商人损失过多,货物不流通造成的经济搁置很严重,这个时候开战对我们会不太好啊。”

商人也附和道。

还行,到目前为止还在想象当中,罗勒果然膨胀了,想要发起战争。

并且确实下面这帮人也不是傻子,还是有些人会提反对意见的,但是罗勒积蓄了这么久的火,可不是那么容易能消灭的。

“你们是想要反对吗?”

在罗勒阴沉的脸色下,那些反对者们也有些左右为难起来。

他们从没有见到罗勒这么倔强过,但这个时候也确实不适合再打仗了。

况且,龙境这么久没经历过战争了,士兵们的强度真的够吗?

“真是愚蠢,你们觉得罗勒侯爵会没有想到这些吗?”

这时,血离的话吸引了包括罗勒在内所有人的注意力。

见状,她继续说道。

“罗勒侯爵早就想到这一点了,但卡门斯肯定也知道我们现在的状况。他们肯定觉得我们不敢发起战争,依次作为要挟。而罗勒侯爵也是知道这一点,才要发起战争,不然一直被对方牵着鼻子走。而我们就是要给卡门斯那些家伙看到我们反抗的精神,以及我们反抗的决心。我们不是任人揉捻的软柿子,就算我们不一定打得过,也会让他们损失惨重。这样子的话,谈判上我们就不会被动了,原本的话卡门斯肯定会贪得无厌,而现在我们发起战争的话,他们肯定会让步。就像您说的一样,他们是商人,要赚钱,战争显然不符合他们的利益,他们肯定会让步妥协。反倒是如果不打起来,他们的漫天要价会让我们受尽屈辱,让所有国家都觉得龙境好欺负,你们有罗勒侯爵的深思熟虑吗?”

血离这一番话,将包括罗勒在内所有人都镇住了。

罗勒这长远的考虑,不管是商人还是贵族,亦或者罗勒自己都有些震惊。

“没错,我是这么想的,龙境要有龙境的血气,如果一直祈求和平,那屈辱甚至不如灭亡,所以此刻,即使我们不便开战也要开战,为了救回我女儿罗颖,为了龙境!”

“为了龙境!”

在罗勒即兴附和的话下,骑士们与士兵率先响应了起来,铺天盖地的声音席卷了整个大殿。

不过,即使没有血离的推波助澜,罗勒应该还是会强行通过个提案就是了。

但这么大张旗鼓说上这番话也是有意义的,首先是博取罗勒的信任,其次是让这些龙境的高层们意识到,这个女人似乎是罗勒的亲信,还是十分信任的那种。

毕竟,自己现在是伊苏罗蒂仆从的事情并不广为人知,该为接下来的事情铺路了。

“好,既然大家都觉得没问题,那么通知下去,今天下午让民众们在城堡外等候,届时我亲自公开对外宣布开战。”

“是!”

即使觉得不妥,但那些商人与贵族此刻也只能答应,这种情况下再违逆罗勒的意思,可就没什么好果子吃了。

“具体事宜,比如物资方面宣战后再做商讨,现在大家先去准备吧。”

“遵命。”

在罗勒示意下,下面的人都陆续散开离场了,而罗勒也是松了口气的样子靠在了座椅上。

“你居然会那么说。”

见人差不多都散了,伊苏罗蒂小声问向血离。

“这个……”

血离摆出一副难堪的样子,然后偷瞄了一眼罗勒。

这一举动,自然也被伊苏罗蒂捕捉在眼里了,而她此刻肯定会觉得,血离的行动是罗勒指示的,但实际上,血离一句话都没有说。

又是一次成功的诱导认知,不过这事情伊苏罗蒂也不会特地向罗勒去确认就是了,而且她就算要,也不会这个时候去,因为时机不妥。

而不这个时候不去,她之后有没有时间去确认就不知道了。

“干的不错血离,我去军队那边看看,这边的就交给你了。”

“是侯爵。”

“那我先走了,亲爱的。”

“嗯。”

说完,罗勒也向外走去。

而罗勒刚才话,也彻底让伊苏罗蒂那么认为了,不过她应该不明白罗勒为什么会让血离说,而不是别人。

不过对于血离来说,倒是确认了自己做到事情并非无用。

可能罗勒这么放心的去,并说这边交给你,就是因为自己刚刚表忠。

而这边交给你的意思,应该就是指罗颖了。

“唉,还是要开始战争了吗?”

伊苏罗蒂看起来有些忧愁,看样子她并不是很喜欢战争,但因为女儿的原因,却又不得不战。

“没办法,黑白家族那些人太坏了……说起来,法里顿骑士呢?”

实际上,从一开始血离就注意到这一点了,法里顿一直不在场,但至于不在场的原因是什么,她也清楚。

“咦,好像是都没有看到。昨天回来后好像就一直没见过了,他干什么去了?”

“不知道……总之侯爵宣布的事情还是要通知他一下,作为骑士最好还是别缺席了,我去通知下他吧。”

“嗯,好吧。”

说完,血离也抽身离开了,虽然不知道接下来伊苏罗蒂要去干什么,但也无所谓了。

计划的拼图,就差最后一块了。

龙境城,一处无人的平地上。

本就不大的光芒,在密不透风的阴云下,几乎没有照到那石碑与旁边坐着的人身上。

法里顿一人坐在碑旁,没人知道他一个人独自坐在这多久了,或许那已经被压进泥壤里的草叶知道吧。

苍白的墓碑上,刻着杏白二字,即使她生前有多么美丽耀眼,此刻却依旧与其他人别无二致。

除了,在某人心理。

他伸出了手,手指轻轻地在碑间摩挲起来。

冰冷的触感,让他不由得想起了当时她冰冷的手,早已经彤红的眼此刻也已经挤不出一滴泪水了。

他知道,人死不能复生,但约定所带来的执念却依旧促使着他呆在这里。

如果他死了,下辈子能见到她吗?

他这么思考着,不禁看向了腰间的剑。

“法里顿骑士。”

不知何时站在身后的血离的声音传来,法里顿回头看了过去。

本来年轻英俊的面庞,此刻苍老了不知道多少,若不是年纪不大,恐怕一夜白头,也不是没有可能吧。

“怎么了。”

他的声音没了之前那份沉稳和硬气,像是对什么都无所谓了。

“虽然很抱歉打扰你,但是有事要通知你……”

“什么事,说吧。”

“罗勒侯爵下令,准备要对卡门斯发起战争了。”

“什么?”

听到这话,法里顿的情绪总算有了波动,他难以置信地看着血离。

果然,这家伙反应会有这么大。

“为什么要这个时候打仗?阿奇拉出事后,物资匮乏,龙境还能支撑得起战争吗?”

“大家都劝过了……但是没有用,其实我也不希望有战争的,夫人也是。但是侯爵说这是为了小姐……”

“不能和谈吗?要是打起仗来,又会出现多少流离失所的人?”

说道这里,法里顿狠狠地锤了一下旁边的地面,并看着那块碑。

看来,他已经回忆起一些关于他的往事了。

“虽然没怎么见面,但这位杏白小姐也不会希望战争发生吧。”

“那是肯定啊,谁会希望战争发生啊!”

“那,法里顿骑士,能拜托你,帮忙阻止这场战争的发生吗?我也不想看到那么多人流离失所。”

“我……”

说到这里,法里顿止住了声。

他很清楚,自己只是罗勒的手下,他没有决定权。

“扑通——”

就在这时,血离跪了下来。

“血离,你这是什么意思?”

法里顿有些不解,并试图搀扶起血离。

“先听我说完法里顿骑士,这件事我只能和你说了,其实这次根本就不是为了救小姐发起的战争,是侯爵一己私欲想要和卡门斯开战。阿奇拉的那个应该不是巧合,很可能是侯爵他准备的啊!不然哪来的那种大规模法术,是侯爵计划要和卡门斯开战的。”

“不,这不可能。那个法术也是侯爵授意的吗?你怎么知道的?为什么这么确定?”

声情并茂的说的并没有问题,不确定性的词汇并不算是说谎。

“其实,小姐她一直在龙境,侯爵就连夫人都没有让知道。我知道是因为我负责照顾小姐,如果你不信,我等会可以带你去见见小姐。但法里顿其实,我只能求你了,想办法不要让战争打响,不要让更多的人流离失所。”

“我……”

他动摇了。

“现在,小姐也被侯爵锁在暗无天日的地方,梦想什么的都无法实现。并且也不知道侯爵对她做了什么,小姐一副生不如死的样子,如果可以也请你想办法救救小姐,但请不要说是我告诉您的,不然我恐怕会被诛九族。”

说着,血离有些动情的哭泣了起来。

“什么,他居然……真的对自己女儿下手了吗……”

“法里顿骑士,请你务必答应血离,只有你能想办法拯救所有人了!”

“呼——我知道了,我也知道怎么做了。你先起来吧。”

说着,法里顿将血离扶了起来。

成功上套了。

接下来,只要证明罗颖在,就能把阿奇拉的黑锅也扣在罗勒头上。

只需要证明一点,人就会相信其全貌是真的,更可况现在的法里顿,根本不可能理性思考。

杏白的死,自然也就被安到罗勒头上了,他会以为平民们的行为是罗勒怂恿,并且罗勒有意要解决杏白,而后面还在和自己演戏。

在他的视角来看,罗勒一瞬间就变成了无比的恶人啊。

“不过,你先带我去看看小姐吧。”

“嗯,侯爵正好现在不在有机会,但是到那地方后只能我进去,里面可能有别的人,你在外面听罗颖的声音就好了。”

“没问题,走吧。”

说着,法里顿回头看了一眼墓碑,像是下定了决心的样子。

下的很好呢法里顿,当失去了活着的理由,并且知道了自己侍奉的领主,是这么一个和自己和平理念违背的挑起战争的混蛋,还是间接害死自己还是一个对女儿不伦的恶棍,想要同时救罗颖,又要不挑起战争应该怎么做呢?

很简单的吧,当然是背弃自己的忠诚了,这就是他所下的决心。

龙境城,城堡旁一个隐蔽的房间内。

罗颖正一点点喝着面前血离送来的粥。

她没什么胃口,即使快中午了,也吃不下东西。

“小姐,吃完吧,不然对身体不好。”

“嗯。”

罗颖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喝着。

“身体怎么样呢?昨晚……没伤到什么吧?”

指的,自然是把罗颖带回来时撞在黑棺里有没有磕碰到。

“嗯,还好,其实也不是很疼。”

“小姐,那你恨领主大人吗?把你关在这。”

“不,我不恨他,毕竟他是我父亲,生我养我的人。”

罗颖摇了摇头,她觉得,她的命运怎么样,自己不能掌控也正常吧。

虽然这两个问题没有什么问题,但这两个问题连着问,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门外的法里顿会怎么想呢?罗勒对她做了什么,但罗颖并不恨他。

“那我先走了小姐,之后再来看你。”

“嗯。”

“好好照顾小姐。”

“是。”

旁边那位女佣人点了点头后,血离走了出去,并将门锁了起来。

在确定门关好后,他看向了靠在一旁墙边的法里顿。

“我会想办法的,战争不会开始,罗颖也会得救,你等着吧。”

这么说完,法里顿转身向外走去。

看来,他已经确定要做什么了。

“拜托你了。”

在法里顿走后,血离总算是有些忍不住了。

不知为什么,她挠了挠自己眼皮,就像是出于习惯性一样。

最后一块拼图,凑齐了。

“为了掩饰自己目的,居然了下跪都那么干脆,朕很好奇你的尊严呢?”

“尊严是建立在成功的基础上,失败者不配拥有。”

血离淡淡回答道。

“与那些强者以力量让人畏惧不同,与你处在对立面估计更加恐怖。朕大概知道结果了,但还是很期待。”

真龙的声音随着血离的步伐缓缓消失,这场戏的结果,已经注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