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体育

第一卷 背弃的龙血

末章 心系目标,眼看当下

第一卷 背弃的龙血  末章 心系目标,眼看当下
灰白的石碑前,法里顿拿着一杯酒跌跌撞撞地站在了面前。

他又来到了这里,但这次,他不准备停留那么久了。

稍微站稳了些身形,他又将手中的酒灌入口中。

烈酒入喉,他本就不寒的面色,愈发的红润起来。

他摸了摸眼角后,将手中的酒杯用力的放在地面上,发出一阵响声。

“马上,我应该就要去找你了。”

说完,他一个转身离去了。

转身所激起的沙尘被披风扫了开来,让光芒照样到了里面的铠甲,反射出点点彩光。

这一去,可能就再也来不了了。

“夫人,今天的餐点可否满意?”

看着面前擦拭着嘴唇的伊苏罗蒂,血离询问道。

“很好吃,不过我没什么心情吃就是了……”

时间已经差不多要过中午了,这个时候罗勒通知的消息应该已经传遍整个龙境城了,那些吃完饭没事干的民众应该已经去等候了,等会应该就要开始宣布了。

“那个,夫人,你有没有感觉有些奇怪。”

“奇怪?你是说……罗勒吗?”

很好,本来以为还要费些功夫,但是她自己联想出来的话,就省了很多事情了。

“嗯,我其实也绝对这个时候发生战争不好,但不知道为什么罗勒侯爵这么执着,夫人你有什么头绪吗?”

这下子,她的话就做实之前那番发言是罗勒的要求了。

看着眼前伊苏罗蒂思考的样子,她知道该继续填料了。

“侯爵以前不是这样的人啊,他以前外交都很和平的,这次应该也可以和平解决才是,但他却故意弄了这事……”

说到这里,血离捂住了自己的嘴,一副说错话了的样子。

“故意?什么故意?”

“我……”

面对伊苏罗蒂的追问,血离表现的很慌张的样子。

“到底是怎么了?说吧,有我在呢。”

“嗯,其实夫人。罗勒侯爵是有意挑起战争的,作为理由的小姐,其实一直都没有事情,现在还在龙境。”

“什么?”

看着伊苏罗蒂震惊的样子,血离知道该像是和法里顿说的时候一样,将别的锅也扣给罗勒了。

“对,而且从别的角度来看,其实这都像是侯爵一手操控的,这次的事情简直就像是侯爵自导自演为了发起战争,而小姐也被监禁起来了。”

“罗颖被监禁在那里了?”

就像之前一样,只要让罗颖被罗勒软禁的事实坐定,罗勒就洗不清了,这些也都会是罗勒因为一己私欲挑起战争而做的事情。

甚至连自己的妻子都欺骗瞒在鼓里,多么大的恶人啊!

“我带你去吧夫人。”

说着,血离引着伊苏罗蒂向那罗颖所在的地方走去。

这个时候绝对不会被罗勒发现,他去完士兵们所在的地方,应该是要直接去城堡那边向平民们宣告对卡门斯的宣战,他这一段时间的行程到不了这里。

“不过,夫人你之后一定要保护血离,虽然血离没有看守好您的纹路,但血离真的没有办法。血离当时刚来,身不由己,罗勒侯爵的命令血离必须听。”

“没关系的,走吧。”

“多谢夫人。”

说着血离和伊苏罗蒂拥在了一起。

她刚刚依旧是声情并茂,一句谎话没有说,但是她有做到了,让伊苏罗蒂认为那个纹路是罗勒指示她盗窃的。

一早让人偷窃了纹路控制巨龙,一边策划了阿奇拉的袭击,并且将罗颖藏起来软禁,作为战争的发动借口。

这样的人,况且是与她已经冷淡了十余载的罗勒,她还会有怜悯之情吗?

“这边,夫人,侯爵现在应该不在,咱们快点。”

说着,血离拉住了伊苏罗蒂的手,想着罗颖所在的地方小跑而去。

虽然,看样子她是伊苏罗蒂的侍女,不管是言语还是行动上都是如此,但实际上,真正的主人,是她。

她已经完全的掌控了伊苏罗蒂的心理,与思考了。

龙境城堡下,此刻这里依旧有大量的民众在这里围观等待了。

而有些寻找商机的小贩们,也在这里兜售着酒水与一些小食,为这些正午在这等待着的人们解暑。

“我其实不是很明白,你为什么要在这里等,你不是已经知道内容了吗大主教?”

“诶,大主教可算不上,只有龙境这一片的话,我只算是主教而已。”

这位教会的主教摇了摇头,看向了旁边。

与这位主教鲜艳的服炮衣帽不同,旁边这人穿着漆黑的较为紧身的衣物,但他胸口挂着的倒人字挂坠,表明了他教会所属的身份。

“比起问我,你一个牧首呆在这里才奇怪不是吗?”

“我很好奇你来这里准备看什么。”

牧首淡淡说道。

“看民众的反应,我想看看这个几十年没有战争的地方,再次遇上战争会是什么反应。”

“观察这些迷途的羔羊以便指引吗?”

“算是吧。”

主教点了点头。

“话说回来,事情已经传到圣城了吗?”

“就算没传到,也应该快了。我差不多也要准备下了,不管怎么说,如果要开战的话……圣堂会议应该要召开了。”

“也不知道教皇会有什么打算。”

“谁知道呢。”

随着一阵锁声,血离面前的门被她打开了。

“有什么事吗……夫人!”

里面的侍女刚抬头想询问血离,便发现了她身后伊苏罗蒂的身影。

于是,她连忙慌张的低下了头。

“母亲。”

罗颖看到伊苏罗蒂的到来并没有太多惊讶,毕竟在他认知里她只是被软禁,母亲的探望属于很正常的事情。

“罗颖,你真的在这里……罗勒那个混蛋。”

“那个,我其实也没怎么样,没关系的母亲。”

“这怎么会没有关系?罗勒那个混蛋,还想要利用你打仗,你可是他女儿啊!”

“诶?”

听到伊苏罗蒂的话后,罗颖有些懵的样子。

终于信息出现问题了,这个时候,该出来圆圆了。

“其实,小姐有些你不知道。虽然我试过偷偷帮你,但是侯爵还是找到你了,我没办法只能先顺着侯爵了。”

“原来你还这么尝试过,虽然没成功但还是要谢谢你。”

听闻,伊苏罗蒂说道。

“父亲,想要发动战争吗?”

“对,我等会就去找他说个清楚。你先把罗颖带出去吧,别呆在这里了。”

“是,夫人。”

一旁的侍女回答道,即使是她,也知道等会要出些事情了。

现在罗勒不在,她自然要听伊苏罗蒂的命令。

“那我先去找罗勒了,血离你一起过来。”

“是,夫人。”

即使伊苏罗蒂不要求她一起去,血离还是会跟过去,她自己导演的结果,她怎么会错过呢?

“小姐,之后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再一起出去吧。”

“嗯。”

说着,血离蹲到了罗颖面前伸出了小指,而罗勒也也伸出了小指,两指缠绕。

“约定好了。”

“嗯,约好了。”

两人微笑着拉完钩后,血离跟着伊苏罗蒂向外走去。

临走前,该演一演的戏还是要演的。

可能不能觉得结果已经确定了,就松懈下来了。

如果常常这么松懈,那么总会有一天阴沟里翻船的。

城堡中,罗勒意气风发的带着身后一众骑士走着。

此刻的他不管是精神面貌,还是别的都仿佛回到了十年前,回到了他年轻气盛时候的样子。

除此外,随行着的贵族和骑士们也神情严肃,衣装严谨,他们都很清楚,接下来罗勒要宣布的事情对龙境有着多么巨大的影响。

“民众们已经在城堡下聚集等候了,接下来就等罗勒侯爵您了。”

一名卫兵走上前行了个礼后说道。

“走,别让民众们等太久了。”

“是!”

随着骑士们的喊声,众人朝着城堡上方前进着。

罗勒拍了拍自己崭新的衣装,即使是现在他心里还是不免有些兴奋。

或许,在他宣布完战争开始后,他的领主生涯才真正开始,他生命前半段的铺垫,终于完成了。

“嗯?”

在这时,他发现迎面走来一个着全身甲的人,不仅是罗勒,其他人同样也被此人吸引了目光。

“你是?”

走近后,双方停下了脚步。

“侯爵,是我。”

说着,法里顿低下了头,并将自己面甲揭开了。

“哦,你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来的挺是时候的,来吧,见证等会我宣告战争的时候。”

罗勒说完后,法里顿没说什么,而是直接向罗勒旁边走去。

而罗勒见状,也带着人迎面走了上去,准备直接继续前去了。

但,当他与法里顿即将擦身而过的时候,法里顿动了。

在在场其他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法里顿持剑指向了罗勒。

“所有人别动!”

在法里顿的吼声下,大家都反应过来了,其他骑士们都抽出了武器。

而更多的,是责问法里顿为什么要这么做。

“听他的,先别动。”

“可是……”

“你们想我死吗?他现在情绪可不稳定。”

“是。”

像是早就知道了什么一样,罗勒没有什么意外,静静地看着面前的法里顿。

“法里顿,你要背叛我吗?”

“不,我从未想要背叛你。但请你回答我,你为什么要开战,侯爵?战争所带来的结果,谁都不想承受。”

“如果只是这个的话,你没理由这样对我吧。看来,还是瞒不住,虽然不知道是通过什么,但是你还是知道那件事了。”

在身后一群人一头雾水下,罗勒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你承认了,所以这一切都是你的错是吗?是你害的我现在这样?”

法里顿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但他手中的剑却没有因此动摇,

他不敢相信,这一切真的是罗勒安排的,就连杏白的死,也是罗勒计划好的。

而其他的人则是都不吱声了,很显然他们意识到了,这两人在讨论他们根本不知情的事情。

“法里顿,过去的都过去了。虽然如此,但我还是希望你不要冲动,在我手下,你作为龙境第一骑士,能够发挥属于你的光彩,前尘往事,就莫再提起了。”

说着,罗勒向法里顿伸出了自己的手。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当做此事无发生过。”

“你要说的只有这么多了吗?”

看着没有继续说话的罗勒,以及他伸出的右手,法里顿咬紧了自己的牙冠。

“噗嗤——”

随着肉体的破裂,以及鲜血的蹦出,法里顿的剑刺进了罗勒的肉体。

“这就是我的决心,你看到了吗?”

说着,法里顿看向了窗外的天空。

“或许,这样也好……”

不知为何,罗勒笑了。

他很久没有笑过了,上次具体是什么时候,他自己都忘了。

看来,他的领主生涯要在此结束了,而他却几乎什么都没有做。

不过,或许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做吧,想想那些衣食不愁的平民,他闭上了眼。

他并不是一个好人,也称不上好丈夫,好父亲。

但他应该算是个好领主。

“砰——”

随着剑的抽出,与腹口血液的溢出,罗勒倒在了地上。

而剑也晃荡一声掉落在了地上,法里顿闭上了眼睛举起了双手。

见他这么做后,其他骑士才围上来将其压住。

这是他们头一次,压住这位第一骑士。

“来人快叫牧师!”

现场变得一片混乱,除了有人去喊牧师以外,其他人更多的都是不知道怎么办。

“罗勒。”

“夫人,你来了!”

“侯爵被法里顿那个叛徒刺倒了,现在生命很危险!”

是的,伊苏罗蒂到了,血离自然也到了。

比想象中的顺利很多,本来血离有考虑到法里顿没有直接杀掉罗勒的情况,她还为此特地准备了一些说辞,让罗勒在此殒灭,不过看来现在用不到了。

法里顿被压下后,场面依旧还是有些混乱,大家都讨论着法里顿为什么要这么做种种,或者是接下来怎么样。

要知道,民众们在外面等待很久了,接下来怎么办?

“都安静,行程继续之前的。”

血离大声说后,其他人也都看了过来。

“怎么继续?侯爵现在就算不死,也不可能能够对外宣战了啊!”

“行程继续,但是人从罗勒侯爵变一下,发布宣告的,是夫人。”

“诶。”

一瞬间,贵族与骑士们一片哗然。

“难道你们还有更好的处理手段吗?现在先对外宣称侯爵身体抱恙,由夫人出面,难道你们是谁想要代替侯爵吗?”

听到这话,贵族与骑士们立刻停下了讨论声。

代替侯爵这个帽子,他们可不想戴上。

并且,之前讨论时,她在罗勒面前给这些人套下的影响也有用了起来。

在他们看来,她可是那种亲信。

“可是,我怎么说?”

“夫人,你自由发挥就好了,宣战就免了。阿奇拉不是是被袭击了吗?把这个归结到强盗团身上就好了。”

“嗯,我尽量……”

于是,再一次重整队伍后。众人来到了城池上的平台,而下面的,则是龙境城密密麻麻的居民们。

“龙境的居民们,我是龙境领主,罗勒侯爵的妻子。罗勒侯爵身体不适,所以由我来为民众们解释。各位应该对阿奇拉的事情略有耳闻吧,一群强盗袭击了阿奇拉,商人们的货物尽失,并且损失惨重,在这里我们宣布,对强盗流匪进行强烈的打击。如果有线索,可以来提供情报,如果属实,我们会给予丰厚的奖赏。龙境将在这之后,更加的繁荣昌盛!”

伊苏罗蒂说着,周围的贵族骑士们脸色都变了些许。

本应是宣战,但此刻却变成了剿匪,这样的变化让他们有些措手不及,但他们也不可能在此刻打断伊苏罗蒂。

不过,不用打仗也好,虽有准备了,但不打仗可能好得多。

“更加的繁荣昌盛!”

“更加的繁荣昌盛!”

在血离的带领下,骑士们与贵族们率先跟着喊道,城堡下的士兵们也紧随其后的喊道,随后的便是平民们铺天盖地的喊声。

谢幕了,这场戏。

在人群的喊声中,血离不禁又挠了挠自己的眼皮。

法里顿被擒,罗勒死了,司马尘雾死了,尤克里和利比昂也死了,黑白家族的人也被解决了,伊苏罗蒂也被自己掌控了。

所有知道自己原先是奴隶存在的都解决了,而她也在龙境站稳了脚跟。

“如果你是要追寻过去,为什么要解决这些人呢?你完全可以不做理会,去追寻过往才是。”

“罗勒不是个很好的例子吗?之前我就说了,追寻自己的目标,如果太远了一直盯着的话,就会忽视自己的脚下。要想要不被摔倒,自然要时刻注意着脚下。如果连目前的生存都有问题,那何谈目标?”

“所以为了现状绝对安全,你解决了所有可能产生问题的人。”

“所做之事并非没有意义,现在所做的,是为了以后的目标更加便利。”

“朕真是看不透你这家伙,那你准备好收拾罗勒死后的这烂摊子吧。嗯?”

说完,真龙便又消失了,不过她消失前的那一声疑问还是被血离捕捉到了。

那边……教会吗?

“看来,还真是见证了一场意外。”

牧首摸了摸自己下巴,面带微笑说道。

“龙境的更替,又是一场剧变,未来会如何呢。”

主教的眼光与刚才有些不一样了,他摇了摇头,转身从人群中隐去,而牧首又看了一眼城堡上的伊苏罗蒂后,同样随着主教隐去了。

“你神神叨叨什么,听到神明的启示了吗?”

“神明?诶——应该是吧……”